Sen

教育工作者;传播学、心理学爱好者;前新闻从业者。

工作

發布於
工作是现代人生存的根本,需要付出时间、精力、体力和劳动等,才能得到相应或低于相应的报酬,用于转移支付生活、学习、娱乐等物质、服务等费用。外在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和妈妈会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护你健康快乐成长。如果再奢侈一点,那就拥有更多自由和尊严的生活。比如,及早送你国外读书,免遭中国教育荼毒;及早移民离开这片土地,自由人权免遭践踏。

五个半月后,昨天妈妈再次回到单位,准备开始工作。

工作是现代人生存的根本,需要付出时间、精力、体力和劳动等,才能得到相应或低于相应的报酬,用于转移支付生活、学习、娱乐等物质、服务等费用。

当然,也包括生你养你所需要的一切花销,都需要从妈妈和我的工作中来换取转移支付的能力。

也有工作不用这么辛苦,只用坐享其成,比如父母很有钱,孩子不用工作,做什么想做的事都不是问题,甚至作奸犯科,都不在话下。

这不符合普通人的一生,也与法律法规相悖逆,所以不在此次讨论之列。你不要这样——你也没有资本这样,妈妈和我都是通过努力工作才能勉强活着的普通人。

既然工作是人活着的根本,那就努力工作,勤劳致富,达至自由尊严的生活啊!

理是这么个理,但现实生活中,却并不一定会带来必然好的结果。而如果还想更高级一点,依靠工作实现自我价值,那一定属于人中翘楚了——学生仔初入社会,也会有这样的幻觉和理想。

我出生在农村,资历也不好,北漂前在东北做过半年记者,也就是挖掘、还原、记录车祸、火灾、奇闻逸事、好人好事等的社会新闻记者工作。初生牛犊不怕虎,工作高压,长了见识,其他并没有什么。而现在的中国大陆传媒,已然沦为了附庸政治的无耻之流。

十三年前来京北漂,一干二净,口袋比脸和心更干净,床铺都住不起,只能去地下室窝了半年。折腾过一年多的图书组稿编辑工作,才算真正从通州进入北京城区,开始教师培训工作。

十多年来再未脱离这个大行业,工资稳中有升,但始终只是自给自足,没有什么余钱用以改善生存状态。而教育也是我最初希望从事的行业之一。

现今中国大陆的教育系统也是溃烂不堪。今年春天,朋友提携,换了份可以一个人还得起房贷的工作,进入针对中小学生的基础教育领域工作,虽然还是教师培训的工作内容,但社会主义铁拳教育大棒一刀切之下,部门同事还是一起被裁掉了。

新年到来时,我将被迫失业再就业。感谢国家“双减”好政策!中小学生和老师丧失了更多自由时间,沦为学习和教学、看娃的机器,而家长在支出额外的课后费用,失去更多亲子时间后,还会鼓掌欢迎——愚蠢不过如此。

而国家则与洗劫其他行业一样,收割了又一个行业,充实了国库,且没有任何质疑,没有任何法律风险。真是依法治国的好典范。

妈妈回到单位,却被挂职了新工作。高等教育不需要专岗专业,只用听中央巡视组的话,临时抽调人员,加强高校学生的思想控制才最重要。

其实,这些外在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和妈妈会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护你健康快乐成长。如果再奢侈一点,那就拥有更多自由和尊严的生活。比如,及早送你国外读书,免遭中国教育荼毒;及早移民离开这片土地,自由人权免遭践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