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超脫自我,展露鋒芒

縱然困在陰霾之中,唯有快樂能讓人存著希望的氣息,恢復盎然的生機

曙光乍現,華麗登場。

我一個起身,就疾疾地往廚房邁進,三兩下的功夫,一碗簡易的粥就被我打理好了,我順便剝水煮蛋,額外給他們添加營養,不料老公的蛋殼沒有完全脫落,黏住了蛋白,整顆缺了一角,輪到剝我自己的,簡直就是體無完膚,坑坑洞洞的,心想,樂天的個性,方能讓你超脫自我,展露鋒芒。

我一走往客廳,室外的貓一直呼叫妳,我只好步到外頭陪伴牠,貓咪見我出來,立刻舒展著筋骨,討我撫摸,一會,就在柏油路上曬太陽,玩起了自個的細長尾巴,甚至打鬥了起來,還不停地轉圈圈,我在旁忍不住笑開來,緩步地走進屋內,對著女兒說,「貓咪在抓咬自己的尾巴,就像我們會被自己的情緒抓住,搞得天翻地覆,人就生病了。」女兒沉靜不語。

我走到沙發,拎起包包翻找了上禮拜的哈蜜瓜月餅,撕開包裝,咬了一口,感覺酸掉了,我請女兒試吃看看,她捏了一小角淺嚐,頓時臉色凝重地說,「妳忘了,這個要冰起來。」我只好放下食物,心裡浮出想法,美好的情緣,也無法承受一口酸溜的話,還是要學會拋空一切,免受心靈上的折磨。

我們全家出門,打算去爬山,貓咪突然天真地衝到對向,蹲在鄰居家的盆栽裡,被一堆雜草包圍著,像一朵潔柔的小白花,脫穎綻放,我透著一絲笑容,出神地想著,縱然困在陰霾之中,唯有快樂能讓人存著希望的氣息,恢復盎然的生機。老公發動著汽車,上路沒多久,一望眼去都起了白霧,幸好有日光照耀,旅途也透亮了許多,不再感到迷茫。

我們抵達觀音山,行走到半途,準備下坡,兒子一時大意差點跌倒,他苦笑著說,「我太大步了。」我嘆了口氣對兒子說,「人在下坡時,誇大是做不了大事的,踏實才能闖出一片天地。」兒子秒回我,「妙。」我們沿著窄路,走著走著,前方有一顆石頭,我蹲低撿拾,扔到遠處,彷若提攜你,有了障礙,要蹲低姿態,才能去除。我們繼續朝前邁步,旁邊的登山客跟她的同伴說,「我家的狗,毛太捲了,就卡了很多跳蚤,很難清。」我靜默地想著,凌亂的思緒,就無法釐清頭緒,做好每一件難事

我們正要爬上長長的木梯,女兒立即阻擋我說,「壞了。」我們只好繞側旁的小路,走上去後,我邊喘氣邊對女兒說,「心情受創了,別人一踏進妳的領域,就會被妳傷害到,妳要修正自己的思路。」女兒走沒幾步,就被突出的石塊絆倒,幸虧即時踩穩,又回復平衡往前行,我沉思地想,一時受挫,要堅穩腳步,維持常態的一顆心。下山時,一位老伯在拉二胡,沁心的音樂,直灌耳內,調劑了你疲勞的身軀,也重新回到平日的軌道,安定生活。

折回家,老公因孩子不讀書的事大發雷霆,我為了護航兒子又跟他鬧得不可收拾,老公說出重重的氣話,「你護他,將來就不要後悔。」我心痛地說,「你生病,我從來沒有後悔在佛前幫你求情。」話語一說完,我抹著眼淚,心累得踏上四樓,推開大門,我仰頭望著晴空,視線不自覺地飄落在底下的道路,沉澱地想著,人心碎了,就會一鼓作氣地跳下高樓,命賠上了,也錯失了曾經的幸福時光,萬一沒有死去,就要用多少勇氣,把破碎的骨頭跟傷痛,一點一滴地修復。

突然兒子上前安慰我,老公也放下身段,走來關懷,我抱著老公說,「孩子有自己的未來,你也別太操心了,我們能給的只有快樂。」老公不願多談,只想陪我觀賞美麗的風景,忽然老公望見陽台的水孔蓋都被沙子塞住了,他急忙地把它清空,避免碰上雨天,我意有所指地對老公說,「火爆的場面塞住通道,家裡就會淹大患。」老公不答話。

我們下樓,去了一趟蓮池潭,我觀望著池面,水若反撲了過來,你就要往後退,不然會被吞沒,像似說苦來了,就要退回原點。七點多我們一家人去里長那裏助選,感恩曾榮發里長,在老公危難轉院時,有他的相助,才能撿回一條命,在此祝福他高票當選。

走回程時,一隻蟑螂赫然爬上我的右腿,當場驚嚇得用外套甩掉它,老公告訴我說,「妳的腳差點踩到牠,牠只好跳上來。」我勉強擠出笑容,冥冥之中彷彿提醒我,被人踩,才能激發潛能,奮力一搏。

2022-11-13

Pawel Czerwinski在Unsplash上拍攝的照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