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son

非典型事物爱好者

遇见:不戴口罩的人

發布於

备注:发现文章的时间戳只反映了创建时间,而非发表时间,所以自行标注。

(2020年10月29日)

早班公交车上人声鼎沸。几个大妈兴高采烈的讨论着什么,说的是上海郊区方言,半个字都听不清楚。整个车上只有她们在旁无若人大声交谈,我却感觉似乎前后上下左右都是高音喇叭对着我咆哮。无线耳机里播放着on the long haul,我却一个音节都听不见。

收好耳机手机,我抬起头,将视线拉长,看着车窗外面迅速划过的房屋,树木,行人。我几乎从来没有用心看过这段路上的风景。上班经过,我会闭目养神,或看美剧,小说。少数开出经过这里去办事,作为司机也无暇分心左右。虽然住在这里3年多了,但这些事物几乎是完全新鲜的。

公交车很快到站,我坐在靠近车门位置,所以第一个下车,避开腿脚不方便的大爷大妈。今天的地铁站不查体温,我有点惊讶,但只停留在脑海里不过零点几秒。走过闸机,上扶梯,那一班地铁刚刚好。车厢空空如也,只有寥寥几个乘客缩在靠近窗子的位置。我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去,将后背完全依靠在车座上。金属材质的座椅特有的冰凉感觉让我觉得非常舒适。

到站,离站,又到站。乘客越来越多,不知道从哪一站开始,再也没有空余的座位,后面的乘客只能站着。人越来越多,但车厢里依然如刚开始那样冷清安静。所有的人都戴着口罩,沉默的等待着到站声。有的人捧着手机,津津有味的看着什么。

就在这沉默的死寂里,突然传来了 dj 舞曲一样高亢的音乐声。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声音的发源地,有人在低声的咒骂“没素质”。很快,那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又恢复了原状。

9点多一点,地铁到站,乌压压的一车厢人分成两部分,一边去车头,一边去车尾,两个车门外几个想要挤进来的乘客。这个时间反方向并不忙碌,一般不需要抢座位,但他们依然执着的想要抢先一步挤进车厢。但下车的人远比上车的人要多,他们终究只能在外面着急干瞪眼。

午饭时间,我照例带着便当去四楼吃饭。餐厅里人声鼎沸,不时有爆笑声从几个聚餐的同事们那边发出来。很羡慕他们总是能笑的这么大声,他们一定很快乐吧。我打开餐盒,拿着筷子,对着米饭和鸡肉,大口大口的吃起来。童年时候的艰苦生活条件让我养成了这样的吃饭习惯。很快消灭午饭,我拿过水杯,小口的喝起来。

周围的爆笑声依然此起彼伏。我循着声音望过去,几位小姐姐笑的前仰后合,甚至发出“哼 ——哼”的抽气声。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笑出猪叫吧。都说笑声是会传染的,这不,我的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提起来了。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