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408 

駛往愛馬仕的地鐵—疫情下巴黎中國愛馬仕買手紀實

Frank佩婷

『這篇文章寫於2020年8月,是我一暑假調查的結果,四處投稿無果,積壓了一些塵土。今天突然想起來,覺得這篇文章似乎還是有一些意義,於是決定發到matters上,希望市民朋友們看完後可以提出一些建議!』 Y是筆者的朋友,五月底的一天下午,他突然打電話告訴筆者他在巴黎當代購一天賺了1600歐元。

当代马其诺-南法边境小城抗疫周记

Frank佩婷

图:作者我是巴黎政治大學(SciencesPo Paris)的學生,在南法意大利邊境上的Menton校區上學。2月23日的時候,當天是Nice的狂歡節和Menton的檸檬節,遊客把小城圍得水洩不通,我當天早上開車從Menton到Nice跟朋友吃飯,平常30分鐘的路因為封路和堵車走了整整兩個小時。

如何不被消费地写作以及放弃

Frank佩婷

快过年了。昨天邮箱里收到了Matters寄来的派红包邮件,可惜我之前没绑定Liker,再加上实在对发文这事儿不上心,所以一分钱没领到。没拿到钱还是觉得有点儿可惜,所以我就赶紧登上Matters,绑定了我的Liker账户,然后望着空空的liker钱包,开始对未来产生憧憬。

在執念中打滾--《大象席地而坐》觀後隨筆

Frank佩婷

那天我看完了胡波導演的《大象席地而坐》,然後晚上我就失眠了。電影講了一個發生在某十八線小城的故事,那裡終日被霧霾覆蓋,太陽似有似無的,日子也變得很漫長。在破落的重工業國企中工作的人一復一日過著差不多的生活,幾十年來他們從平房搬進矮矮的家屬樓,又從這些破舊的家屬樓里搬到了帶電梯的高樓。

從“黃馬甲”運動中想到的

Frank佩婷

最近法國的“黃馬甲”(Gil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