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佩婷

Sciencespiste

如何不被消费地写作以及放弃

發布於

快过年了。昨天邮箱里收到了Matters寄来的派红包邮件,可惜我之前没绑定Liker,再加上实在对发文这事儿不上心,所以一分钱没领到。没拿到钱还是觉得有点儿可惜,所以我就赶紧登上Matters,绑定了我的Liker账户,然后望着空空的liker钱包,开始对未来产生憧憬。于是,我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写篇文章出来给自己来个开门红,但是准备写的时候却写不动了。

很显然,我明确的不能再明确的写作目的(赚点儿小钱)无法支持我写作,因为一想到我写的东西需要被人消费,我就顾虑重重。经济学的知识告诉我,消费者喜欢多样性,喜欢新奇,所以我得写点儿新奇多样的东西,这样才有人来消费。其次,我写的东西得给人带来一种体验,带给人一种一环扣一环的心理运动,并且让他们在跟着我心理运动的时候误以为自己体会到了情感,跟着我哭跟着我笑,跟着我干自己不敢干的事儿,跟着我心里爽。然后,人的社交冲动会让他们把别人拉过来跟他们一起爽,煽动地爽,从众地爽,在家里爽,在广场上爽,甚至列为经典一代一代传着爽。但是,想要达到这种效果,我写的东西带来的体验就一定要持续“上头”,就像是Juul一样,招手即来,一口一爽,一直抽一直爽,爽出多巴胺肌肉反应回路,爽出瘾来。但这就意味着我必须得一直写,跟一个Juul一样,人家让我出烟的时候我就得出,不然我就会被快速扔掉。另外,就算我兢兢业业地一直吐烟,我的精力就像烟弹里的烟油一样,总有耗尽的一天,到了那时候,我也会被扔掉。总结一下,不管我怎么做,我最终的结局都是被消费被扔掉,尽管在被扔掉之前我可能会得到一些东西,但是最终的结果已经定了,就是被扔掉。

写到这里,我相信理想主义者是接受不了自己最终会被扔掉的残酷现实的,面对我的这种话,他们只会当做没看到或者把我批判一番。但是,这也是一种体验,憋屈的体验也是体验,憋屈是人生活的一部分,不憋屈的人不是个正常的人。

不知不觉我已经写了几百字了,这几百字多半是废话,因为我在找灵感的门,但是找不到,与此同时时间还是一直在流淌,以上这几百字便是时间逝去的证明,也是一个人在灵感面前踱步不前的证明。人的每一个选择都有着机会成本,我们生活中所有的坚持,其实都是对其他选择的放弃,甚至放弃比坚持更多。有些人尽管根本不认识你,但是还是会告诉你要坚持,这种人要么是不在乎你,要么是在骗你。自己掌握坚持和放弃的权利吧,与其让别人告诉你应该在意什么,不如自己任性一点把精力花在自己觉得值得的地方。

快过年了,祝Matters的各位鼠年万事如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