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效言说
无效言说

藏在身体里的小小神灵

疫情认识的年下男们

此次突发疫情,不得不长期滞留在家,每天呆在客厅,环境吵闹毫无私人空间。所以看似应当是闭关静心学习的黄金时期,实则因为每天无法集中注意力阅读和思考,只能纵横王者峡谷和抖音短视频(不过很惭愧的是王者水平也并没有提高)。

据说今年春节假期因为疫情原因,大家都只能在家,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游戏日活创造了历史新高,各个社交软件也是又重回大众视野。刚封城不久我被拉进一个500人相亲群,我不爱这种和很多陌生人聊天的方式就没说过话,但也有几位男士加我好友,试图互相了解一下。但不幸的是我的年龄可能离相亲还稍有些距离,其中好几位男士都是80后,让我实在没有回复的欲望。其余的几位年龄差距不大的,也都感觉非常尴尬,无甚可聊。

但可能是因为每天的生活实在是没有内容,一点石子都会激起巨大的涟漪。经历了几天这种尬聊之后我开始觉得比我大的男生说话实在是没有意思,有点世故但又带着软弱的温吞,说话带着成年人的经验口气,没有新鲜和浪漫,总有种不够真诚或不够可爱的感觉。

可能我本人就是个飘飘忽忽不够现实的人,所以我当时就想:要不去认识一些弟弟吧?想象了一下弟弟们应该都会很可爱哈!

当然,后来现实无情地毒打了我,也让我有了一点片面的小小心得。以下内容以我本人成长经历为基础,以近两周认识的3位未成年弟弟为样本,暂且发表一些在家呆到情绪抑郁精神恍惚的小程的妄言胡说。

首先交代一下本人的心理准备基础:因为无聊想找可爱的弟弟们聊天打发时间,如果能王者带飞我那是更好。“可爱”是指性格可爱或者说话可爱,我本人是很容易觉得别人可爱的。我对他们的颜值不做任何要求,为了保持“可能是个小帅哥”的幻想,不会要求对方发照片。没有发展成为线下好友或者长期好友的计划。

我第一个加上的弟弟A,是刷抖音一个王者荣耀的视频,看到有一条留言是“想找个姐姐一起打游戏聊天”,私戳他,秒回,两个人加上了QQ好友。弟弟A自称17岁,高一,重庆人——此处凸显出年下交友的一大矛盾:我已经到了说周岁的年纪,弟弟们还在说虚岁的年纪,A问我是23吗,我内心很虚地回了一句,22(我97年的)。小时候我曾经很不屑那些喜欢说“我8岁半”、“我10岁多11岁还没满”的同学,我觉得就用现在年份-出生年份就行,在那叽叽歪歪装什么嫩。没想到屠龙的少女最终成为恶龙,我都不说“22岁半”了,直接把小数点后省略。

到了互报基本信息环节时,第二大矛盾又出现了——A报给我的格式是【姓名,身高,体重,男孩子】,看似简简单单,却让我陷入半分钟沉思:他报了个看起来很假,很假,很假的名字,身高接近180,体重却跟我差不多。这让我开始考虑:从个案来说,我是否应该编个假名已做回应;从普遍情况来说,报假名是否属于网络交友的基本礼仪。以及虽然我并不认为自己胖,但是报出真实体重是否会导致直接被他拉黑。最终网络交友经验不足的我选择了报真实姓名身高并拒绝坦白体重。

A一上来就说喜欢和姐姐聊天,因为觉得姐姐成熟稳重,同龄人都幼稚不懂事(当然不是我这种语气,是那种嘴很甜的)。一口一个姐姐叫的非常顺嘴,没说两句就夸我很可爱巴拉巴拉。从此我们俩陷入了除了互相吹捧其他无话可说的怪圈。每天就是“你可爱”“你也可爱”的口水话。虽然无趣,但也是为在家的平淡生活多了一点乐子,毕竟被人夸奖总是会很开心的。但是不知A是不是为了树立自己可爱弟弟的人设,喜欢说叠词,比如吃饭饭,回家家,实在难以想象是正处中二高发期的高中男生所为。

不过很有趣的一个细节是A有一次和我说到他喜欢买鞋,匡威万斯彪马啥的,后来聊到鞋码他说他40,我问是不是属于男生中的小码,他说是。我接了一句,很羡慕你们小码的人,买鞋便宜。当时感觉他有点抵触这句话,回复得有点尴尬。想了想,的确那个年纪正是虚荣心爆棚的时候,整个风气就是什么东西都要和同学比。上大学以后的,都是花自己的生活费买东西,哭穷和捡便宜就变成了很正常的事情,生活距离的变大,不再每天长时间和固定的大量同学共处一室,也就没了那么多闲得无聊的小心思。

想起之前看过说“不让妈妈在自己学校门口卖早点”的微博,许多人斥责故事中的孩子太过虚荣不理解家长的难处,但是这种心态是普遍存在于小孩子的世界里的。大人觉得这种痛苦和羞耻是错误的,不应该产生的。但这种价值判断并不意味着实际生活中这种氛围、这种情绪的消失。粗暴地选择否定它,拒绝接受它,然后假装看不见它,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似并没有什么错,但会给孩子带来实实在在的痛苦:他的同学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开他的玩笑、私下议论他,他也很有可能会因此而自卑。而且孩子无法反抗这种痛苦,因为他已经被判定为道德上的不正确了。照顾身边的人的情绪,是和讲对错道理同样重要的事情。

不要因为长大了,就忘记做小孩的时候的自己,这是弟弟A让我回想起来的最重要的一点。

如果说弟弟A和我的问题只是没有共同语言,略显乏味的话。总的来说A还是个神仙弟弟,嘴甜,王者打的不错,闲下来就问候两句。也是这个令人满意的开局使我觉得可以定一个一周一个新弟弟的KPI让自己开开心心过假期。

然后我开始努力在游戏中更活跃,多说点话,增加和队友的交流。于是弟弟B就加上了我游戏好友,一起玩了几局之后,问我要了qq号说以后再一起玩。查看他的资料卡时我发现他的qq号是3开头的十位数,对比我8开头的九位数,有种年岁被数字量化的恍惚。

B自称是高三美术特长生,马上要过18岁生日,身高184+,体重126(此处还自我补充了一句“不是竹竿那种瘦,是匀称的”)。加上好友之后,每天吃完饭就来滴滴我打游戏。我对B相当满意的一点是不仅游戏打得好(当然这是我的最基本要求不然不会加好友),而且非常支持我玩一些没什么操作难度(也没什么作用)的混子辅助。这就让本来认识弟弟的一大目的就是[带我躺赢]的我非常快乐了。

听起来好像挺好一弟弟,实则不然——B是第一个让我体会到和青春期男孩谈话的绝望的弟弟,极度自我意识膨胀,好面子,软硬不吃。例如我问他生日是什么时候,因为看动态貌似我们俩生日离的很近,他回答“一年365天每天都是我生日”,问他姓什么,答曰“性别男”。每句话都让人泄气,实在不知道如何将话题进行下去。

而且还有那种,我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不成熟的男生极其常见的行为模式——表达亲近的方式是“欺负你”,包括但不限于坚持叫我妹妹,在我并没有发过照片的前提下说我丑,胖,骂我笨,叫我回家种地,打游戏故意坑我之类,而且非常理直气壮地跟我说:“今天就是想把你坑哭,那样我就开心了”,但是如果我因为实在无言以对没回复的话,过几分钟又会给我发“开玩笑的”,以表示他并无恶意。

但B能做到的最大限度就是“开玩笑的”这样一条消息了——他绝不会因为言语的冒犯而道歉,更不用提说好听话哄人开心之类的了。其实哄不哄人开心倒不是重点,但是他每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说自话,根本无法沟通的情况实在是让我有一些烦恼:我无法主动开启任何话题,如果提出问题,他会拒绝回答,如果讲自己的事,他会嘲讽我。这对我而言无法称为愉快的体验。有天我和他提出这个问题,以我能做到最大限度的平和能够让人接受的方式,带一点委屈撒娇的意味,表达他这样让我有时候有点儿灰心丧气,希望他能成为一个温柔一点的男孩子。他的回复是:好像我的确有这个问题,但是我不想改呢(笑)。

——好吧,看来此路不通。于是我也直接加快速度终结这段网友情:你长得帅不帅,帅的话发照片我就原谅你,不帅就算了,不用发照片了。这段话如同我料想的一样让这位臭屁男高中生受到冒犯,从此我俩再无交集。

与B差不多时间线的弟弟C的认识则是更戏剧性的:匹配到游戏说了两句所以下一把拉了我一起打(这很常见),但是一进游戏就问我处不处cp这就不常见了……我问他多大,说18,然后又追问我处不处,我说哈哈哈那可以考虑考虑。他问我多大,我心虚报了个21,然后下一把游戏的时候他说其实是骗我的,他只有15岁……

之后他倒是还是有问我要不要处cp,还附带解释了就是游戏里挂情侣标然后情侣名,但是并不是真的恋爱的意思,我果断拒绝了。

和这位弟弟的交流一开始遇到的障碍更大,毕竟年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实在聊不来。他跟我说什么他们学校的“直男榜”“帅哥榜”,什么他是班霸挺皮的但是老师平时对他们也挺好之类的,都属于我毫不关心而且不想接话的主题。这种还是属于好的,更大的问题是,越小的孩子,越不懂得怎么礼貌说话。

有天我没回他消息,第二天聊的时候他说:“某人昨天没回我”。

我:“是吗?那某人可真是不对呀。”

他:“是啊,而且这个逼现在还不承认。”

我默然数分钟,实在是感受到我与他之间的巨大鸿沟,难以跨越,最后只能认认真真和他说这样说话非常不礼貌,换来了他的一连串“我错了”和“女生就是麻烦”。

由此和C还有C的朋友(同样是初三生)打游戏,也能感受到实在是不懂礼貌,说我的声音“听起来上了年纪”,“像是二三十岁”,在我说这样说别人不礼貌之后,为了缓解尴尬说“小姐姐生气了”“嫌咱嘴臭,没礼貌”这种只能让气氛更加尴尬的话。

那段时间我感觉整个人仿佛升华了,净化了,我不再是我自己了,简直成仙了。无论这群小男生说什么都无法引起我的情绪波动。我完全接受了他们的中二病、自我展示的欲望和不会好好说话。如果实在过分,我会直接说明,往往他们态度也很好,会直接道歉,之后就当无事发生过就好。仿佛在扮演一个个少男成长路上的NPC,教导他们该怎么礼貌说话,怎么正确道歉,怎么哄女生开心。

不生气的另一个原因,也是想到自己——我也是个很不会说话的人,很多时候因为知道自己不会说话所以选择不说话,也有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好像大家都是慢慢长大的过程中,经历过了被冒犯和不开心,才能产生共情,然后反省自身,学会怎样去和别人相处。

“新一届的小孩很不懂礼貌”“我们当年根本不敢这样”,类似的抱怨我从各种师长朋友那里听到过太多太多。每次听到BC说出那些很冒犯的话,但是能感受到他们的确并非出于恶意,而是真心实意地“正常说话”,甚至是“和你关系好所以更亲密地说话”。明白这一点之后我真的很难对他们生气,同时也开始反省自己——那些我对别人说的话,是不是也在我不知情的状况下冒犯了他人呢。可惜既然我不知情,那么就无法避免也难以挽回了。

2020.03.11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