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性感雜誌

女性向雜誌。 性感這個概念還包括着一種極具個性的氣質,一股能夠吸引別人的個人魅力和一份可以恰到好處地展現內在和自身優勢的智慧。 【新性感雜誌網站】https://newsexysoul.wordpress.com/ 【訂閱電子報】https://newsexy.substack.com 【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短篇小說|教主在上

心裡沒來由地,生教主的氣。八二君對他那麼虔誠,他把八二君撩成這樣,又不負責。天底下有比他更壞的人嗎?他的樂隊還名叫「新興宗教」,簡直是邪教組織。我也是受害者。
注意:成年讀者限定

在東京,想找到完全和「教主」無關的地方約會,真的很難。要避開「教主」表演過的場館附近,也不能選事務所一帶;雜誌取材過的,教主的SNS發過照片的地點都不行。最後我選了皇居附近的千鳥淵,八二君排查後對我說,「教主」沒去過那裡。

「教主」是我和八二君喜歡的樂隊主唱的尊稱。八二君則是我今天要約會的對象。

四年前的演唱會,鄰座的男生站起來時打翻了飲料,我遞給他一條毛巾。

他匆匆擦完地面,驚呼:「這可是教主的應援毛巾!我太失敬了!」

「是我失敬啦。」我說。

「抱歉。我會送去乾洗店的。」他把毛巾雙手舉過頭頂。

「不用不用,洗衣機洗了還我就好。」

「那⋯⋯下次演唱會妳來嗎?」

「來的。已經買好票了。」

「演出開始前半小時,我在會場門口等妳。」

再一次演唱會,我早忘了約定,排隊等著買周邊時,他一把揪住了我的袖子。

「原來妳在搶周邊喔!還以為妳忘記我在等了。」

「沒有沒有,我想買好周邊再去找你的,沒想到排了這麼久還沒到我。」

「沒忘記就好。這個還給妳。我也要排隊了。」

他給我一個藍色格紋束口袋,束口繩還打著漂亮的蝴蝶結。

回家後拆開,裡面裝著我借給他的毛巾,好香,不知他用什麼牌子的柔軟劑。

掉出來一封信。

我上次用精緻的信封信紙套裝來寫信,要追溯到中學時向社團的後輩表白吧。現在誰還寫信呢。

他的字跡像天鵝般優雅,一眼看過去,跟教主的字跡相似。我懷疑他就是知道自己字寫得好看才要寫信。

兩頁的信紙,第一頁是感謝,還有過於詳細的自我介紹。

第二頁留下了四個平台的SNS帳號,括號標註說,隨意加哪個。

我就把四個帳號都加上了。

四年來,我們線上互動很頻繁,但只在演唱會當天見面;交換隨機抽取的生寫真,有時給對方自製的周邊。要是都來得太早,也會一起到附近吃飯閒逛。

我們都加入了教主所屬樂隊的粉絲會,他的會號尾號八二,我一直叫他八二君。

八二君是個很平凡的男生,平凡的長相,平凡的身材,平凡的職業。說平凡並不是貶低他,在教主的面前,我們都一樣,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我猜八二君也是這樣看待我的。他的推特置頂四年沒更換,一張教主拿著吉他,俯視鏡頭的圖片,腳下添加了紅色的大字——教主在上。

演唱會時,他總是一臉虔誠地望著舞台,彷彿隨時要對著教主跪下。

同好變成日常見面的朋友不奇怪。但是⋯⋯我和八二君今天不得不「約會」,另有原因——

過去的兩年,每次看完教主的演出,我和八二君都會去LOVE HOTEL。

兩年前,我們一起申請了粉絲會的先行訂票,還抽到最前排。

八二君非常激動,每天發來一大堆信息,更新他為了和教主近距離接觸做的準備:買了新衣服,髮色換成教主的應援色,連指甲也塗了,還做了螢光棒的裝飾貼紙⋯⋯

夠誇張的。

我就打算穿應援T-shirt而已,螢光棒也懶得拿了,反正現場會賣發光手環。

那天,我和八二君到LIVE HOUSE的時間很早。在會場外面見到八二君,他果然打扮得很引人注目,今天來的粉絲,肯定都能一眼看出他是教主的腦殘粉。

不是粉絲也能看出來,因為他居然還買了痛包,包的正面有足足A3尺寸的透明窗,裡面掛滿了教主的徽章、立牌、鑰匙扣。

「你對教主的愛表現得太露骨了。」

「有嗎?」八二君說,「露骨才好吧。」

他提議去坐台場的觀覽車。

台場的風景很美,我邊聽八二君用手機外放教主的radio,邊俯瞰台場和東京灣。

八二君卻漸漸坐立不安,下了觀覽車就往洗手間衝去。

他出來時,臉色發白,我耐不住性子問他:「哪裡不舒服?」

他面有難色:「嗯⋯⋯想到要站在第一排看教主,太興奮了⋯⋯」

「哼?你該不會⋯⋯」

「沒有沒有!我只是在馬桶上坐著,試圖冷靜一下。」

「冷靜一下,是冷靜什麼?」

「唉?妳不是在問我有沒有那個嗎?」

那個?

面面相覷,甚是尷尬。

一陣大風,八二君一頭亂發,我拿出髮夾幫他固定好,正好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

拉著他到路邊的座位休息。

八二君小聲問:「不好意思,剛才,妳本來要問的是?」

「喔⋯⋯看你打扮成這樣,又說想到在第一排看教主太興奮,所以我問,你該不會是gay?畢竟教主也是男的。」

「我不是gay。我喜歡女生。」八二君低頭說,「而且教主不是男的。」

「你想像中的教主是性轉版的?」

八二君臉紅透了,聲音突然很大:「教主就是教主,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教主不需要性別的。」

「⋯⋯這麼說我倒是馬上明白了。」

「妳能理解?」

「能。」

「太好了。」

八二君好像鬆了口氣,笑了。

說起來,我還沒有見過比教主更性感的人。

教主不需要穿著暴露,也不需要做挑逗觀眾的動作,站在舞台上隨意晃動晃動,就讓人全身發熱。

他的聲音也很性感。身在現場會被高音貫穿,再被低音震碎,說話的聲音又好輕柔,彷彿耳語。

教主的吸引力不是只有女性才能感覺到,八二君說得也沒錯。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LIVE HOUSE門口排隊。

「今天我們上前線,一定要堅守陣地,不要被教主擊潰。」八二君握拳說。

「不要說大話了。沒用的。教主在上,我們只有臣服的份。不是嗎。」

雖然說的是「我們」,我指的是八二君。

看到八二君臉上分不清是委屈還是得意的表情,我好想笑。

我也從來沒有那麼近距離地看過教主的表演,不知道會怎樣?

教主一出場,八二君就瘋狂揮手,肩膀撞得我好痛,也沒說對不起,大概沒有意識到。

離舞台太近了,不方便看其他的樂隊成員,視線被侷限在教主一個人身上。

今晚教主的黑色長褲特別輕薄,腰部和臀部的曲線美極了;T-shirt和長袖襯衫,都是純白色的在強烈的舞台燈光中半透明;扎著短短的馬尾,平時被前髮遮住的額頭也露了出來。

「不愧是教主,簡單的造型也這麼迷人。」八二君感嘆道,「我今天恐怕要陣亡了。」

說什麼呢,這造型可不簡單呢。

「放心,我會救你出去的。」我說。

「謝謝,那我就盡情享受了。」

「不客氣。」

一開場的幾首就是需要爆發力的歌曲,教主拼盡全力地演唱,很快滿臉汗水。在第一排,教主濕漉漉的髮際清晰可見。他總是單腿跨在舞台前方的箱子上,悶頭狂掃吉他;或是拿著話筒,上半身緊貼大腿,整個身體折成不可思議的角度,只是看著都能感覺到身體被擠壓的痛苦。

高潮不斷,吶喊般的歌聲彷彿是從地獄發出來的,我們被蠱惑後跳進了岩漿,燒到骨頭都不剩。

終於有一首慢歌,可以調整一下呼吸。

八二君的眼睛淚光閃爍。

我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手指輕輕敲擊,他哭到肩膀都開始顫抖。

下半場時觀眾們都HIGH到不行,不知不覺,我跟著節奏雙腳離地。八二君也不哭了,跳得超起勁。

到了演出尾聲,我感覺靈魂出竅,精疲力盡。但教主不放過我們,居然唱了一首節奏更加強烈的歌,鍵盤DJ也跑到台前逼我們繼續HIGH,要我們跟著跳舞。這曲完了,我徹底投降,安可時的慢歌,教主的聲音太溫柔,我竟然也哭了。

勉強支撐自己的身體,到演出結束。

走出LIVE HOUSE,夜風吹著也不冷,只有頭頂和耳側感覺到,身體散發的熱氣被吹成了水汽,又附著在我的頭髮和耳朵上,好涼。

八二君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臂,整個人失去了重心般靠在我的肩膀。

我趕緊轉到正前方抱住。

「救命啊。我不行了。」

「體力透支了?我去給你買瓶能量飲料吧。要不然去診所?」

八二君搖頭:「我太興奮了而已。」

「喔⋯⋯我也很興奮。今天的教主太性感了,看完能活著就很了不起了。」

「頭好暈,站不住了。」

「這麼嚴重?」

「能不能送我去那邊的商務酒店?我明天九點之前在台場有工作,回家單程就要兩個半小時,我想在台場休息一夜⋯⋯」

「那我送你過去。」

我攙扶著八二君去商務酒店辦理入住。

把他送到房間後,我就離開了。

遊魂般輕飄飄地走到台場站,還有些呼吸急促。在改札前腳步停住了,心中冒出一個念頭:我就這樣回家了嗎?

不然呢?

還沒冷卻下來的身體,還沒冷卻下來的大腦。

我在站前的便利店買了避孕套,拔腿狂奔,跑回了酒店。

八二君剛剛洗完澡,頭髮吹得輕飄飄,換上了今天會場限定的BAND T-shirt。

XL尺寸在他身上太大,顯得手臂和頸部很纖細。教主碩大的肖像在他胸前,邪惡地吐出舌頭。和教主相比,八二君好像一隻小白兔,應該一推就倒了。

他可能是處男吧?對女性一點防範心都沒有?

我氣喘吁吁地說:「我也不回去了。從台場到我家也要轉車三次。」

「這樣嗎?明早妳出勤去哪裡?」

「新橋。」

「那坐百合海鷗號很方便。」

「嗯。」

「反正還有一張床空著。」

「嗯。」

「要不要先洗澡,妳看起來很熱。」

「喔,謝謝。」

我洗完澡走出浴室。八二君在床上,被子遮住了半張臉,看了我一眼就迅速轉向另一側。

我到空床上睡下,八二君伸手按了床頭的照明開關。

房間暗了。

我當然睡不著。走廊的燈光從門縫漏了進來,我盯著那片窄窄的光出神。心想,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突然聽到身後不遠的八二君喃喃自語:「冷靜不下來呢。」

「是那個意思嗎?和坐觀覽車的時候那樣?」

「對⋯⋯有點尷尬,一個人還能自己解決一下⋯⋯在妳面前,太不禮貌了⋯⋯」

「生理需求,我理解的。」

「我介意⋯⋯」

又是一陣尷尬的沈默。

心裡沒來由地,生教主的氣。

八二君對他那麼虔誠,他把八二君撩成這樣,又不負責。天底下有比他更壞的人嗎?他的樂隊還名叫「新興宗教」,簡直是邪教組織。

我也是受害者。

我從床上坐起來,大聲說:「這筆帳就算在教主頭上好了,都是他害的。我也不想這樣。」

「怎麼了?」

「如果你不抗拒的話,我過來睡了。」

「唉?」

「我說我過來了。行嗎?」

「喔⋯⋯」

「你要給個明確的答案,我主動說出口已經很羞恥了。」

「好⋯⋯好的。」

獲得許可,我擠到了八二君的床上。

相比起身體的高溫,指尖是冰冷的,觸摸時的溫差讓我震顫不已。八二君好像很猶豫自己該進展到哪裡,畏畏縮縮的,我很不耐煩;不想表現得太急切,但是身體已經跟隨著本能,騎坐到了他身上。

連上衣都沒脫。

聽到他壓抑的聲音,我更加興奮了。他用手背遮住了自己的臉。我抓住他的手移開,他又想用另一隻手摀住自己的嘴,我就用雙手和他十指交叉,塞進枕頭底下,再俯身壓住他的上半身。

我的姿勢變得不方便活動,八二君問:「我來動,行嗎?」

「這不用問吧。」我回答說。

其實是兩個人配合對方繼續動作。

宣洩完了,我還趴在他身上。他看我,我就吻了他,餘燼又燃燒起來,又聽到了他沈醉時輕微的呻吟聲。

身體終於冷卻,手心變熱了。他緊緊地抱著我,手掌貼在我的肩膀和腰間。

「其實我是第一次。」八二君說。

「看得出來。」

「不太熟練,抱歉⋯⋯」

「這種事情不用道歉吧?我感覺挺不錯的。」

「真的嗎?太好了。」

從那天起,我們每次一起看完演唱會,都心照不宣地去LOVE HOTEL,做完了再回家。演出時間在晚上的話,就乾脆休息到天亮再分開。

上一次我們在LOVE HOTEL做完後,八二君說:「我們不考慮一下交往嗎?」

我回答:「我想過這件事。可我自己先否決了,沒有問你。」

「有什麼顧慮嗎?」

「一般的戀人,是因為對彼此產生了慾望,交往也好,順其自然地做了也好⋯⋯我們卻是因為教主的表演太性感了,在演唱會後,生理衝動,對吧。所以我們的性幻想對象可能都是教主。就像青春期時,一起偷偷看了分級電影的DVD,也會不小心做了?這種情況下有必要交往嗎?大概是這麼想的。不好意思,你會生氣嗎?」

「不會。很感謝妳這麼坦誠。」

我想了想,又忍不住問:「八二君,在沒有演唱會的日子裡,想過找我去LOVE HOTEL嗎?」

「沒有。我本來就是性冷感的人,不會突然想做。」

「我也是,除了演唱會的日子,我好像都沒有性慾。如果我們交往了,平時不一定想跟對方親密接觸?」

「妳說的沒錯。只不過這樣的狀態,太曖昧,是不是哪天突然有了交往的對象,再結束這種關係?到時候不會尷尬嗎?」

「也是。萬一搞到演唱會時都要避開對方的地步,就得不償失了。」

我和八二君在床上陷入了沈默。

過了一會兒,八二君說:「那我們約會一次好了。我也想知道,除去教主的影響,我們對彼此有沒有興趣。我們就像普通情侶那樣,散步,吃飯,然後一起過夜。要是還會想做的話,我們就交往看看。妳覺得呢?」

我也沒有理由拒絕。

為了降低教主的權重,我沒帶任何周邊,穿著簡樸的黑色長褲和白色襯衫。

八二君穿著幾何色塊的運動套裝,彷彿是來長跑的人。

原來平時的八二君也會根據場景,打扮得煞有介事啊。不像我這麼隨意。

「八二君!這邊。」我向他揮手。

他小跑過來,遞給我一個紙袋,裡面裝著兩杯咖啡。

「謝謝你的咖啡。」

「不客氣,不知道妳喜歡喝哪種,就點了教主喜歡的。」

「真是保險的選擇。」

「但這樣是不是犯規了,今天不能依靠教主?」

「喝教主喜歡的咖啡也不至於產生性慾吧。」

「safe。」八二君舉起咖啡跟我乾杯。

我們邊喝咖啡,邊看內濠的野鴨。

看著看著,他把手臂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閉上眼睛感受了內心,果然,毫無波瀾。

睜開眼睛,嘆氣。

不禁羨慕水中成雙成對,交頸嬉戲,劃出漣漪的野鴨們。

自我安慰起來——別急,要是我能隨意對教主以外的男性產生心跳的感覺,就不會變成教主的粉絲。

記得第一次去教主的演唱會,我就為自己居然是個有性慾的人而驚奇。

在那之前還以為自己根本不需要有男友呢。

抱著想要被刺激的欲求,我也交了幾個男朋友。但每個男友都淺嘗輒止,大概是感覺到我性冷淡,難以調動吧。八二君是我第一次成功的性經驗對象。

和八二君做過之後,我就對約會沒了興趣,平時埋頭工作,期待著每次演唱會可以見到教主和八二君。

就算只是演唱會當天才能產生衝動,對我來說也是難得的滿足。

八二君入神地看著野鴨。這個人真好笑,連看野鴨,都能露出那種崇敬的眼神?

世間萬物都可以成為他的神嗎?

染成棕色的頭髮在明亮的光線中變成了金色,我伸手去摸了摸,他羞澀地笑了,視線並沒有離開水面。

我突然跟野鴨爭風吃醋起來。

八二君這樣專注地凝視的人,不是應該只有教主才對嗎?

我要替教主懲罰他。

迅速地親了他。

他嚇到了,用手背遮住嘴,一臉不可置信的神情,先是視線偏移過來,再跟著轉頭,看著我。

「我以為普通情侶都是這樣的。」我故作輕鬆地笑,「太突然了?」

八二君搖頭,說:「我有點頭暈。可以抱我一會兒嗎?」

「當然可以啊。」

他雙手抱住了我,把臉埋在我的肩膀上,聽到他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我好像,很喜歡這樣抱著他。雖然不到興奮的程度,也不會心跳加速,但是有種幸福感,好像小時候抱著自己的毛絨玩具一樣安心。我趁機蹭了蹭他軟綿綿的頭髮。

「謝謝,我平靜下來了。」八二君放開了我。

「那天我們在台場看了演出,你也是這樣手腳脫力地靠在我身上呢。」

「嗯,那次不知不覺地就靠上去了。也沒有問妳可不可以。」

「今天也不用問。已經說好是約會了。」

「謝謝。」

「不客氣。」我說,「普通情侶還做什麼?牽手散步?」

「我們往古書街那個方向散步吧。」

八二君把空咖啡杯扔到垃圾桶,緊牽著我的手,往九段下方向散步。

做了那麼多次,牽手散步卻沒有過呢。

千鳥淵的步道種滿了櫻花樹,春天會很美吧。

擅自想像著櫻花飄落的場景。

手心發熱,越來越濕潤,指縫間漸漸充滿了黏液,我產生了自己的手即將被腐蝕的可怕想像。但這樣想著,內心好像灼熱了起來。

我會不會因為難受就放開他的手?可不能前功盡棄。忍耐著不適和焦灼,盡可能抓緊他的手,以免不知不覺地鬆開。

散步到神保町,吃了書泉書店旁邊的海南雞飯,我說想在書泉書店逛逛。

「之前沒說過。我超喜歡逛書店。在喜歡上教主之前,我是個本格派文藝女子。」我說。

「我也喜歡書店。這家每一層都很好逛。」八二君指了指電梯,「從七層開始?」

我們從七層一直逛到地下一層。

地下一層的入口擺著大量寫真集,大多是男性向的,封面印著大胸美女之類的。

「啊,教主的第一本寫真書。」八二君衝過去,從滿滿的胸部之間,抽下一本,抱在懷裡。封面上的教主正在偽裝純真男孩,笑容清澈。

別被騙了,要撕開塑封翻進去才知道教主多邪惡。

「這本你之前沒買喔?」我問八二君。

「那時還不太能接受自己作為一個男性,竟然覺得男性很性感,糾結了一段日子,就斷貨了。沒想到書泉有存貨。」

原來如此。

「對同性有性幻想有什麼不對。我也有喜歡的女演員喔⋯⋯再說了,教主的性感本來就是超越性別的。」

「至理名言。」

「哈哈。明明是你先說的,教主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那你要買這本嗎?不買的話,我也可以借你。」

「要買要買。等我一下。」

八二君抱著寫真書去結帳。

走出書店,八二君突然狠狠敲了自己的腦袋:「我又犯規了,竟然要帶著教主的寫真集去LOVE HOTEL。」

我嘆了口氣。

「等下我保證不看。我發誓。」

「怎麼可能忍得住啦。」

「唉⋯⋯怎麼辦。」

「忍不住那就看吧。」

「看完要是想做的話,怎麼證明不是教主導致的呢?」

「嗯⋯⋯話說,八二君平時會看教主的生寫真嗎?」

「看啊,每天都看。每次去演唱會都買,攢了好幾本相冊呢。」

「看完會有衝動嗎?」

「那倒沒有過。」八二君看著天花板,大概在搜索自己的回憶,「好像只有現場看教主才會。」

「所以說,只是看看寫真,還不至於興奮起來?」

「說得也是。妳呢?」

「我也不會。實話說,要是我看看教主的寫真就能興奮的話,求之不得。」

「這叫什麼話。」

「哈哈。」

八二君拍了拍胸口,說:「那我放心了。就算看了寫真書,我們做了也不算教主的份。」

「這話真的很怪喔。」

我和八二君一起大笑。

不知道是什麼日子,找不到空著的LOVE HOTEL,只能換商務酒店住。

八二君洗完澡後,一直抱著寫真集翻個不停,時不時發出「嗚!哇——」的驚嘆聲。

我也洗完澡出來,他向我招手說:「快來快來,這張,教主簡直色氣爆表。」

他大概忘記我早就有這本寫真書了。

但我沒有吐槽,聽話地走過去鑽進被子。

那是一張教主躺在地上的照片,身體扭轉的角度很不符合人體工程學。

八二君說:「演唱會時教主常常用很奇怪的姿勢唱歌,好像被什麼困住了,必須掙脫出來一般。歌聲就彷彿在呼救。可是他不用誰救,他是在為了我們而求救。那樣的教主超性感的。」

「是喔。」

看著這張特寫,教主的歌聲迴響在耳邊,我的心臟劇烈跳動,呼吸困難,類似求生欲的激情,在身體深處嗡嗡作響。

我看了眼八二君,正好和他視線相接。

我們似乎看了對方很久。

八二君的臉和耳朵紅了。

「你是不是興奮了。」我說。

「對⋯⋯我還是第一次只是看著教主的照片就有衝動。」八二君低聲說。

「我也是,有點難受。」

「不做不行了?」

「那就做吧。」

說完我馬上伸手去脱他的衣服,他推開我的手。

「不行不行!這樣做了的話就不能確認,除去教主,我們對彼此有沒有感覺了。」

「無所謂啦。」

「我們今天不就是為了確認能不能交往才約會的嗎?」

「那⋯⋯下次約會時再確認好了。」

「喔⋯⋯下次嗎。」

「大不了這筆帳也算在教主頭上。」

「妳很過分!教主又沒做錯什麼!」

「幹嘛這麼維護教主。」

「教主對我有恩。沒有教主,我們也不會遇到對方,更不會⋯⋯」八二君停住了,大概是害羞起來了。

「好啦,教主最大,教主在上,我們的一切都是教主恩賜的。你快點脫衣服啦。」

「啊,妳怎麼這麼著急⋯⋯」

「我就是這種性格。有什麼怨言嗎?」

「沒有沒有⋯⋯」

八二君把寫真書合上,放到了床邊的背包裡,仔仔細細地拉上了拉鍊。

的確和看完演唱會時感覺不同,八二君的身體不會燙,只是溫熱。

我好像也可以忍耐衝動,不那麼急促。

能好好感受到他的皮膚、骨骼、頭髮、唇齒⋯⋯

纏綿——在腦海裡搜索了許久,想到的形容。

在纏綿之中,他的身體才慢慢發熱。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戀愛的感覺?說起來我連戀愛是什麼,都不太理解。

但今天我好像理解了自己——世界上的確不會有比教主更性感的人;平凡的我,也許做不到只是看著平凡的異性就產生慾望,除了親密接觸,可能還需要類似春藥和引信的東西,像教主那樣的。

在教主的幫助下,我和八二君可以交往下去的。我想。沒有必要確認除去教主我們還能不能和對方做愛,就讓教主成為我們的關係的一部分,不可以嗎?

今晚我側躺,背對著八二君,他從我的背後進入了。

他的喘息聲就在耳後,熱氣凝結在我的耳廓,感覺忽熱忽冷。

「不好意思,好像今天,很難出來。」八二君說。

「嗯?」

「演唱會當晚,比較激動,今天就不是。要花的時間可能特別長。沒關係嗎?」

「嗯,不那麼激烈也很好。」

「要是妳想結束的話就跟我說喔。」

「知道啦。」

之前每次做,快感都像排山倒海般襲來,這次更像緩慢上升的潮水,看不出水位變化。

想像中,我坐在海邊,望著遠處的海平線,不知不覺,身體被淹沒了。

一口氣沒來得及呼出,快感浸透了全身,連腳趾都蜷曲到腳底痙攣。

八二君還沒結束,我的腹部開始疼痛了,但我不想讓他馬上結束,只能忍耐著過強的快感,直到他也滿足為止。

什麼都無所謂了,這一刻,我只想再和他多做幾次。見到教主的日子也做,見不到教主的日子也做,最好每天都能感受到這種快樂。

「好像要出來了。」

「嗯。」

結束後,我轉身,和他面對面地擁抱。

「我覺得我是喜歡妳的。」八二君說,「應該不只是性衝動。即使我們不做的時候,在一起待著也很開心。以後我們可以經常見面嗎?我們一定能成為很幸福的戀人。」

「好啊。我們就每天像這樣約會好了。即使沒有演唱會,我們還是可以做。反正寫真書每天都可以看。要不然我們把教主的寫真放大,掛在床頭。」

「讓教主看著我們做就太羞恥了。不要啦。」

「又不是他本人在場,看不見的。就算看見了又怎樣,他只會為自己又摧毀了兩個人的防線而洋洋得意。」

「嗯⋯⋯教主確實就是那種人⋯⋯上次演唱會結束了他還嘲笑前排的觀眾興奮到摔跤。超沒同情心的。」

「對吧?不過我不會放的啦,只是說說而已。」

八二君好像放心了,看著我笑了,然後閉上了眼睛不知在想什麼。可能正在為褻瀆教主而懺悔?

我可不要懺悔。

我沒有那麼虔誠,最多把自己的推特簽名改成——

教主在上。


金梨 2022年2月27日 初稿 鎌倉
金梨 2022年3月3日 修訂 東京
金梨 2022年3月4日 修訂 東京
金梨 2022年3月10日 修訂 東京
金梨 2022年3月11日 修訂 東京
金梨 2022年3月14日 修訂 東京
金梨 2022年3月18日 定稿 東京
首發於新性感雜誌

圖片攝影、設計:@一朵

作者:@金梨JinlyWong  
專欄區:
金梨的性幻想手帳
延伸閱讀:

🎏Drive my car 
🎏
追星節食法
🎏 
和不是男朋友的人同居才刺激呢
🎏 
深藍色旅行箱
🎏 
想穿短裙,想談戀愛,想翻出學校圍牆
🎏 
年輕男子們的絕對領域
🎏 
性幻想是一個人的旅行 
🎏 
SOLO BASS 
關注新性感雜誌 → 新性感Matters平台文章索引Matters方格子電子報
原文發表於 新性感雜誌網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新性感雜誌

新性感雜誌

《新性感雜誌》是由生活在台灣,日本,香港,中國,加拿大的創作者所組成的女性創作團體。有著不同的生活圈、文化習慣,也代表各自不同階段的女性為追求多層面的自由而發聲。 歡迎追蹤「新性感」圍爐,也邀請您透過訂閱給予我們實質的支持! 每期雜誌皆有一個特別企劃單元,我們將會在此討論女性私密的話題,相關內容因涉及成人話題做上鎖處理🤫🤫

891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短篇小說】SOLO BASS

雨音|短篇小說

年輕男子們的絕對領域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