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性感雜誌

女性向雜誌。 性感這個概念還包括着一種極具個性的氣質,一股能夠吸引別人的個人魅力和一份可以恰到好處地展現內在和自身優勢的智慧。 【新性感雜誌網站】https://newsexysoul.wordpress.com/ 【訂閱電子報】https://newsexy.substack.com 【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短篇小說】SOLO BASS

我今天就可以跟他約會,氣氛好的話,上床也不一定。

關上公寓的門,鑰匙和隨身物品丟在玄關的地板上,撐著牆面,腳後跟蹭掉鞋子。

把琴盒從雙肩卸下,小心翼翼地斜靠在床頭。

脫光了衣服,塞進洗衣機,走進浴室。強勁有力的水流迎面而來,額頭、鼻尖、嘴唇有點疼。轉身,讓水流濕潤頭髮,在髮絲末梢聚集,變成溫柔的撫摸,沿著後背經由臀部的縫隙流到了腿的內側。

搓洗頭髮時閉上了眼睛。

浮現在眼前的,河堤遇見的吉他手。今天也一如往常,他練習吉他,我練習貝司,結束各自的練習後,即興合奏了幾曲。

收拾好琴和安普,他說,河堤公園那邊有台自販機,要不要一起喝罐咖啡。我對他很有好感,這種程度的邀約當然不會拒絕。

兩人的琴盒並排倚在桌邊,我先坐下,面朝著多摩川。聽到身後傳來塞硬幣的聲音,按鈕的電子音,緊接著砰砰兩聲重響,罐裝咖啡掉落的聲音。

他拿來咖啡,拉開了拉環,遞給我。

「可能說過很多遍,但還是想說,妳的貝司彈得真好。」

「你的吉他也是。」

「有機會的話,能不能讓我去看妳的樂隊表演。」

「抱歉,我沒有樂隊的。」

「自由貝司手?」

「算是吧,在一家音樂教室工作,定期辦獨奏LIVE,偶爾也會去給別的樂隊做支援。」

「貝司手總是很緊缺,我組建樂隊三年多了,到現在還找不到合適的貝司。最近和妳合奏,感覺很默契,要是能一直合奏下去就好了。」

「你不會是想邀請我加入樂隊吧。」

「對。拒絕,還是考慮?」

「那我明天再答覆。」

「好。多摩川好像要進入豐水期了。今年夏天可別泛濫了,去年公寓設備間浸水導致停電,真是陰影。」

「原來你就住在那棟裡面啊。」

「對啊,好倒霉。正在考慮搬到離排練室近的地方去。」

他把重要的事放在最前面說完,之後才開始閒聊,這種個性也是我喜歡的。閒聊很放鬆,我沒有迎合話題,心想這個人也許會跟我交往,我反而不必假裝什麼,順其自然更好。

離開公園有段台階,他順勢牽我的手,感覺到他的手臂有些僵硬,臉也紅了,看來不只是想讓我加入樂隊,對我也很動心。

我今天就可以跟他約會,氣氛好的話,上床也不一定。

但是,那樣我就不能冷靜地考慮加入樂隊的事。所以,先決定要不要加入樂隊,再問能不能交往。到了路口,我若無其事地說了再見。

洗完澡,發熱的身體還是不平靜。從冰箱拿了一瓶麥茶,冰涼的液體灌入喉嚨。身體短暫冷卻,很快又熱了起來。

想到他的手,手指很長,指節很粗,指甲修剪得短而整齊。撥動琴弦時,樂音清晰有力。要是那雙手在我身上彈奏是什麼感覺呢?

兩年前分手的男友,也是吉他手。我們都是初學者時,在同一家音樂教室。有天練習室人滿為患,找不到空房間,他打開門叫我進去一起練習。

練習到手指疼,他也正好停下來,出去買了兩瓶麥茶。

「其實想買咖啡給妳,但是排練室內只能喝水和麥茶。」

「謝謝。」

「妳平時好像很少說話,也很少跟別的學員一起排練。這樣下去,等畢業發表時,可能組不到樂隊喔。不擔心嗎。」

「我沒打算組樂隊。」

「可是老師說妳是這期貝司的學員裡彈得最好的。以後不打算走音樂道路嗎?」

「嗯⋯⋯那也不一定要組樂隊吧。」

「吉他的話,一個人做民謠彈唱或者古典指彈的也很多,貝司是節奏型樂器吧?一個人彈連旋律都有限,是不是這樣?我的吉他也剛入門,也許不太了解樂理和業界的情況,說錯了的話請不要生氣。」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很喜歡貝司。一個人彈就很滿足了。」

「我好像說了很多餘的話。我很喜歡妳彈貝司的樣子。即使妳一個人表演,我也會每一場都去看的。」

「謝謝。」

那次搭上話之後,他加了我的LINE,常常會發信息來說佔到練習室了,讓我不要著急。

發展到練習後一起吃飯。

在錯過了終電的深夜,他坐在我的床邊,戴著耳機練習電吉他。

突然,他摘下耳機說:「妳不覺得彈吉他的手部動作很像男性在自慰嗎?」

我哈哈大笑:「原來有人跟我想的一樣。」

「妳也這麼想?」

「喔,不是,我對吉他沒什麼興趣,我是說,彈貝司也很像女性在自慰。」

「妳不會是為了這個理由彈貝司吧?」

「高中時在前輩家彈過一次貝司,當然只是擺個姿勢亂撥,當時感覺到弦音穿過身體,連自己的子宮都在共振,於是決定攢到學費後就去學貝司。」

「那我就放心了,我還以為只有我在褻瀆樂器。」

我們並排坐著又練習了會兒。

他再摘下耳機時,我在他耳邊說:「要不要我們交換一下樂器?」

他看著我,愣住了。

「要是聽不懂性暗示就算了喔。」我又說。

「啊,我只是太驚喜了。」

「終電過了也沒有趕你走,你那時應該就懂了吧。不要假裝純真男孩好嗎。」

「妳的個性真的⋯⋯進度有點難抓。」

「要交往的話,你還是放棄控制進度比較好。我就是看感覺,從來不參考別人談戀愛的進度。」

因為沒有準備避孕套,我家又住在遠離商店的地方,那天晚上我們只是互相愛撫,沒有插入。回憶起來,比之後和他無數次十分激烈的性還要興奮和過癮。

畢業發表,我獨奏貝司,他和其他學員組了搖滾樂隊,趁機做了成團演出。

分手也沒有什麼特別原因,有天我想回到一個人的生活,就很平靜地結束了。他說分手之後也沒覺得痛苦,樂隊走上正軌,排練和演出把精力消耗完了。

我很喜歡他做的音樂,他的樂隊的LIVE我幾乎每場都會去。場地越來越大,他應該不知道我在台下。但是我知道他很少來我的LIVE,因為貝司獨奏的聽眾不多,互動環節時我看得清每一個聽眾。

我無法想像沒有做過愛的人的動作,只能借用前男友留給我的記憶做素材,重新拼裝組合,變成現在喜歡的人和自己做愛的過程。

他會把左手放在我的上半身,有時是頭髮,有時是頸部,有時是乳房。

右手在我的下半身彈撥。

他低頭彈琴時,表情很嚴肅,皺著眉頭,撅著嘴唇,好像在想:音有沒有彈準呢,節奏是不是太快了?不一會兒汗水就從他的臉上滴下來,他這時會說:「不好意思,我有點熱。」

沒有幻想到插入的部分,也不需要。

快感強烈到無法忍受時,我也不會叫出聲,我就是這樣的類型。我只是緊緊閉上雙眼,聽見自己的低鳴在內臟間共振。

高潮的瞬間,靠在床頭的琴盒歪斜,似乎要倒了。我下意識地伸出雙手抓住了它的頸部,快感猛烈襲來,我抓琴盒用力得像是要掐死它。

身體終於平靜下來,把琴盒打開。

琴盒很堅固。但我還是認真檢查了才安心。

已經拿出來了,就忍不住要彈奏。乾脆練習一會兒。

赤身站在床上,想象腳下就是舞台,台下空無一人。對了,比起滿場觀眾,我更喜歡排練時觀眾席空空蕩蕩的場景,沒有掌聲,只聽得見自己說話和演奏的迴響。

全世界只有我和我的琴。

熟悉的低音和弦,熟悉的震動,不只是子宮,我感覺全身全靈,都為之搖晃,旋轉,戰慄。身體深處的能量噴湧而出,我低下頭,用盡全力彈完最後一個弦音。

好累,好過癮。

雖然可以用前男友的素材,但我想,和他做愛肯定和前男友感覺不同。哪裡不同,也只有做過才知道。

至於樂隊的邀約,此刻我仍然只想SOLO。希望他不會因為我拒絕加入樂隊,也拒絕跟我交往。


作者/@金梨JinlyWong

關注新性感雜誌 → 新性感電子報Matters方格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新性感雜誌

新性感雜誌

《新性感雜誌》是由生活在台灣,日本,香港,中國,加拿大的創作者所組成的女性創作團體。有著不同的生活圈、文化習慣,也代表各自不同階段的女性為追求多層面的自由而發聲。 歡迎追蹤「新性感」圍爐,也邀請您透過訂閱給予我們實質的支持! 每期雜誌皆有一個特別企劃單元,我們將會在此討論女性私密的話題,相關內容因涉及成人話題做上鎖處理🤫🤫

891
CC BY-NC-ND 2.0

性幻想是一個人的旅行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