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筆

一次飛行誤入三次元的巫師,嫁入德國好幾年,平時愛撸猫、喝咖啡和寫一些生活隨筆,分享一些旅事,畫作和雞巫蒜皮的小事 。https://opensea.io/mopen 歡迎Freelance詢問~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怪事連連的厄運公司(完結篇)

發布於
按入那新聞,我整個雙手都雞皮疙瘩起來,新聞的內容就是,有一位男子墮樓宅掉中了巴士,再掉落行人路受重傷身亡.....我只覺得這整個地區(油麻地,連著旺角太子也是)實在是不詳之地。

這篇的靈異性不高,只是都是些不好的事罷了。想看鬼鬼靈異感覺的請直接跳到最後的一節吧。

這篇收錄了:

  • 辭職潮/絡繹不絕的新同事們
  • 妮子姐辭職,我沒了依靠
  • 我也辭職了
  • 公司被人向蘋果日報爆料(報復?)
  • 新同事在公司自殺了
弟弟昨天傳送給我看的照片,從我房間拍攝的香港夜景



辭職潮

在這公司工作了大概3個月後,某天市場部的經理被炒了,原因大概是他不務正業吧。

遲到早退已是日常,然後他的電腦經常性中毒,IT部門的男同事幫他修理時發現了他用公司電腦看迷片(AV 成人動作片),有大量紀錄,那位IT男同事暗地裏告知了其他同事,包括了妮子姐。回想起來,那位經理一回到辦公室便關門放下窗簾,原來是在......剛好辦公室正是我後面位置,真的很嘔心(可參考這文入面的平面圖)

不久之後,一位新女經理上任了,妮子姐說她的樣貌和梁詠琪有幾分相似。雖然她對我們都是友善,但感覺不好相處。

新人事新作風,很快她的高要求和不體恤同事的行為,令整個市場部元老都紛紛辭職,後來新來的同事也多數捱不了辭職,她自己又炒了幾個人。令我這層辦公室不停有新同事,差不多走了8-9人才比較安定一點,整個辦公室剩下2-3個人,其中包括我和妮子姐。整個工作氣氛馬上變得很冷清,令人沒有動力。



妮子姐辭職,我沒了依靠

這樣換血的情況持續下去,大概過了半年多,某次的展覽活動準備時間和工作內容上,妮子姐和女經理有些意見分歧,但她們表面上還是客氣對話。當時還是職場新鮮人的我簡直霧裏看花,完全不知道有什麼端倪。


但過了一個月,一個下午,妮子姐告訴我她已辭職了,並已找到新工作,這個星期五就是最後一天工作天,新公司的辦公室還有無敵維多利亞港海景,我聽得出她很期待。我問她為什麼辭職,她眼神看了女經理房一眼便說想轉換環境,我也明白了沒再追問。

不過,從此我心中很沒有底,以往我都一直依賴她,當女經理有些不相關設計的工作要求時,都是她挺身說不,說不是設計師的工作範圍。我不知道以後女魔頭,呀,女經理才對,會如何玩死我。

但說也奇怪,女經理自入職以來,她身體便斷斷續續不好,經常生病,但她即使生病也要回公司工作,名符其實的工作狂。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我這年的身體健康也開始走下坡,還是飄飄磁場?我也不知道了。

有一次我回到公司,頭暈眼花站不穩,妮子姐和女經理伸手探我的額頭,她們都說好像是常温,但我整個人意識不清的樣子,她們勸我回家休息。

一走出公司到了地鐵站,我卻感覺好多了,不過以防萬一我還是去了診所看醫生,但醫生也看不出問題,他說可能我太累,只是提議我回家睡覺多喝水。



我也辭職了

因為妮子姐的不在,我的工作動力立即下跌了一半,還要獨自應付女魔頭經理的無理要求,她最厲害的是,可以笑笑口地要求你做些工作範圍外的事,就像是理所當然的。

好不容易,我有一個後輩了!

他主要是幫助我設計上的工作和一些IT的工作。後輩君是個皮膚有著健康麥芽色的年輕人,比我弟還年輕,大概20頭剛畢業不久。他是個頗幽默的陽光小男孩,有時也有點自來熟的感覺,不太𢤦職場上的人事,但也樂於學習還會主動接工作。

我由頭到尾的教導他,他也是聽教的。過了幾個星期比較熟稔一點後,我也告訴了他這個辦公室的飄飄現象,他說他也試過看到「同事」進來卻不見影,還有次當一個人獨自在辦公室時,去廁所的時候有人敲門,開門後發現整層都沒有人影。

不過,這種有後輩的日子還是不能提高我工作動力,再看看女魔頭,我捱多大概半年,心想反正已有2年多的工作經驗,我決定辭職了。

辭職前的2天,公司已請了一名男同事眼鏡哥代替我,我在那2天便把手頭上的工作都交代好傳給他。

眼鏡哥是年過30歲的男士,身型瘦削不苟言笑,戴著眼鏡給人一種陰鬱的感覺,他首天返工那天穿着恤衫西褲,看起來是認真的人。
在我離開的那天,老闆上來看看情況,他問眼鏡哥習慣了工作未,他唯唯諾諾的說都差不多可以接手,會盡力而為。我偷聽到老闆詢問他的私人情況,只聽到他說,他住在新界區村屋,通勤時間比較長,有一個女朋友同居,準備結婚。
我聽著也頗羨慕,然而這個時候,老闆問了一句他的情緒感覺如何,他答說「Ok,可以」我聽起來覺得奇怪,但並沒有多想。


最後一天和大家道別後,感覺肩膊上的重擔立刻消失,身體頓時像輕了十磅一樣輕鬆。



公司被人向蘋果日報爆料(報復?)

後來,我在新公司工作了幾天(好像是2-3天的事),某天早上我一回到辦公室,我的經理便拉着我和貓姐(新公司的Senior)入他房,他神色慌張的給我看看他電腦上的新聞報道:前公司的大新聞!大爆料! 

爆料內容大概是公司有不合規則的買賣交易,如果你看過我第一篇,應該會知道這公司的工種,你大概可以估到,那就是可以買....(我怕說得太清楚,香港的朋友們很快可以起底知道我是那間前公司xD)

我整個人炸掉了,我剛好離職了真的很幸運!不用天天回去面對狗仔隊記者們的追問。

新公司經理這時候對我說: 難怪你辭職,我無奈的一笑,他追問我到底是不是事實,我說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但當然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貓姐在旁安慰我,好彩我走得及時。


這個時候,我立即發訊息給後輩君(我們交換了聯絡方法和臉書),問問現在前公司情況怎樣。他說,整個公司大厦的門口都是記者,他們一見到有人進入大廈便會衝上前訪問。

然後,蘋果爆料的內容有很多機密文件,他說人力部同事們(幾位元老級阿姨) 估計,有機會是那位不務正業看迷片的前經理做的,報復被人炒之仇。而面對這樣的醜聞,女魔頭經理也辭職了,丟下這樣的爛攤子。

市場部沒有負責人,對外的公關都落在其他同事身上。加上蘋果日報的擠牙膏方式報道,整件事在全港鬧得沸沸騰騰了大概持續了兩星期,最後大家都紛紛辭職

後輩君說,他們整個公司氣氛很差,不過即使涉及犯法,公司還是有時間去「清理」相關文件,看來最後也只會是不了了之,而事實也證明如此。(因為老闆認識不少權貴人士,去到現在還是沒人提告,最後老闆只是改了公司名字,公司依舊運作)



新同事在公司自殺了

大家記得我在上文中提及的眼鏡哥嗎?答案揭曉了,沒錯就是他。


事情發生在爆料後,過了大概一個月的時間,當一切都歸為平靜後,突然發生這件事。

當時我已離職兩個月了!

那天午餐過後的時間,後輩君突然發了一單新聞過來,他說公司又出事了。按入那新聞,我整個雙手都雞皮疙瘩起來,新聞的內容就是,有一位男子墮樓宅掉中了巴士,再掉落行人路受重傷身亡,而該位男子就是

眼•鏡•哥!!

(你有興趣看新聞的話,可以看這個相關新聞)

「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問後輩君。他說,那天下午,他們還剛一起吃過午餐,眼鏡哥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當回到公司後,他就直接開了接待處旁的窗,直接跳落去。 後輩君好奇為什麼他還不回座位,一走到接待處(可參考上文的平面圖),看到HR姨整個人驚慌失措,呆坐地上,她目睹整個過程了!她說,眼鏡男是臉無表情,十分平靜的開窗,並直接一躍而下。

她猜測,大概是他的情緒病問題,原來他是有情緒病記錄的,難怪之前聽到老闆詢問他關於他的情緒狀況。但是,他的情緒好像一直都穩定,而女經理走了之後,按道理應該沒什麼壓力才對。但是真相是怎樣,我們永遠都無從得知了。

後來頭七那天,後輩君又跟我分享說,他那天下午只有自己一個在辦公室,又聽到好幾次廁所開門聲,走去查看一下還是空無一人,後來坐著坐著,冷氣機還突然「自動」關了。他卻表示不害怕,始終是曾經一起工作的同事。


我只覺得這整個地區(油麻地,連著旺角太子也是)實在是不詳之地。

對這地方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下面這個網址。

重口味導賞團:「油麻地死最多人的地方」 直面死亡、貧窮與歧視

好了,這個故事完結了,今天這間公司還是運作中,有時候我不禁這樣想: 在香港,認識有權力的人,比循規蹈矩更加重要。(遠目)



作者後話:

後輩君後來也辭職了,然後換了幾份更好的工作,又找到女友,現在已結了婚並育有一子。

完結撒花~我成功完成大長篇(3篇文章),一口氣吐出好多回憶,有些懷念又有些感傷。

接下來的長篇寫作計劃是渣男回憶錄了(暫時想不到更好的名字,開放提議xD)

還有2篇社區活動文!!!


鼓勵大家留言,讓我知道我不是在孤單創作!ヽ(;▽;)ノ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每月贊助一杯咖啡,助我走得更遠。
目前讚賞公民: 0_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樓上的隱形派對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肚上的手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床上的不速之客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