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筆

一次飛行誤入三次元的巫師,居德港人,平時愛撸猫、喝咖啡和寫一些生活隨筆,分享一些旅事,畫作和雞巫蒜皮的小事 。https://opensea.io/mopen 歡迎約畫稿設計稿~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怪事連連的厄運公司(二)

發布於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也有這樣的經驗,明明只有自己一個,卻理所當然的看到有同事走過的身影,事後才發現那到底是誰??

鬼月大家的文都好精彩,我又怕又愛看! XDD

上回提到,剛入職不久,職位高我一級的長腿美女妮子姐(senior)和八卦男同事已和我分享了在公司的一些靈異事件。

不過當時我也沒有放在心,把精神都花在適應新工作新環境,而且當時我對鬼鬼的認知不多,覺得自己不會被選中遇上(我錯了)
這份工作是需要輪班在星期六回公司半天,有時候也需要在星期日工作,我目前最高的連續工作紀錄21天,還沒在其他公司打破。21天沒間斷的上班,也賺了不少額外的補時(工作多出的時間可以選擇在其他日子放相應時間的假)。


這篇收錄了:

  • 「熟悉的陌生人身影」
  • 廁所的關門聲音
  • 隱形同事陪加班倍感寒冷

「熟悉的陌生人身影」

辦公室平面圖

某天星期六,我知道那天辦公室只會有我一人,所以我買了麥記早餐提早回公司享受,一邊看新聞。在一邊吃熱騰騰的熱香餅時,我感覺到有人由門口繞過我行過。(可參考上面的平面圖,不好意思字醜)

當時我沒有為意,心裏想著可能是妮子姐回來了,心神都在熱香餅和電腦螢幕上。但是,當我食完後,站起來看看身旁,沒有人。

我才意識到:剛才是誰經過了?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也有這樣的經驗,明明只有自己一個,卻理所當然的看到有同事走過的身影,事後才發現那到底是誰??

這害我那天整天都心裏有點毛毛,最後好難才捱到午餐時間,準時下班衝去電梯走人。

這樣的「熟悉的陌生人身影」不止一次發生了,最可怕的一次是,我明明確確眼尾看到妮子姐才剛經過我後面回座位,但當我大概5分鐘後轉身想和她說話時,才發現她的座位是空的。當刻除了勸導自己工作太累眼花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廁所的關門聲音

在這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後,我已經可以分辨聽出怎麼聲音是廁所關門聲、警衛巡樓開樓梯門聲和電梯到玻璃開門聲。有時候,又會碰到樓下的同事走上來用廁所。

記得有一次,我聽到廁所有關門聲,但遲遲也聽不到出來的聲音。因為當時我很想去廁所,所以一直在留意,等了大概10分鐘,還是沒聲,我便走去廁所查看,怎料兩間廁所也沒有人。

又有一次,下午午飯過後,妮子姐問我剛剛是不是有人去廁所,她說她好像看到市場部的人外出了後又聽到廁所門聲,當時我沒有為意專心工作,隱約記得眼角好像有看到人經過,而看看市場部的座位上都沒有人,所以我說好像是喔。

原來她是想去廁所又不想白行一趟,但她等了大概15分鐘後,等不下去並決定去廁所看看,如果有人便去樓下的廁所。

過了一會,她憂心忡忡的回來和我說:「巫筆,廁所是沒有人的,門倒了關了,我很害怕開門看到那女鬼...幸好什麼也沒有。」我心猛然一驚,不過也安慰她說大白天沒事的...

不過一年中也有幾次這樣的事,我覺得這飄飄大概很貪玩,或者求關注。

後來,我在公司經歷了第一次的農曆七月十五鬼門關大開日,那天下午,兩個廁所門竟然像往年般反鎖了!!於是我們那天不敢走近廁所的方向,並都結伴急著離開下班。


隱形同事陪加班倍感寒冷

當時我正在打破自己的連續工作18天紀錄,因為公司在舉行畢業論文評分,學生如果合格了便可以即場穿着畢業袍影畢業相,用來製作畢業期刊。

那天星期天,剛好輪到我負責拍攝畢業相,大約下午六時過後,我便完成所有拍攝,於是我回到自己的座位,處理這些相片格式和調色,因為第二天需要急用。

那晚我工作到大概晚上八時多,突然漸漸感覺到身後有一種壓迫感,手上的汗毛全都豎立起,害我不停的望向後面。為了壯膽,我走到門口開着全辦公室的電燈(本來是半開)。

不知為什麼,我那該死的想像力一直在想像後面有一個女飄飄看着我工作。天啊,我只是一個小社蓄,別搞我。

我是想壯膽,或者是我潛意識下的本能反應,我竟然開口對着空氣說:「好了好了,我快完成了,給我大概半小時吧,不好意思啦。」

應該是心理作用,那個壓迫感好像漸漸消失了,螢幕上有一陣影子閃過,這應該也是我眼花。我便繼續埋頭工作,後來大概晚上九時多,我已經完成七七八八,這個時候我決定休息一會,坐著一直在回覆訊息,和朋友商討一會兒去哪飲酒(因為不想回家)。

突然間氣溫急劇驟降,我感受到身旁的壓迫感又來了,心臓強烈的跳着,手上的汗毛又全豎立起來,我猜隱形同事大概是抗議我還賴著不走。

我有點害怕這寂靜的空氣,心知不妙,又忍不住對著空氣大叫:「知道了知道了,現在走了,不打擾你了。」頭頂的電燈突然閃了一下,我開始有些耳鳴。

於是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態關燈鎖門,衝出去電梯口。

在一邊等電梯上來的同時,靠着微弱的防煙門綠色燈光,我轉頭望一望身後玻璃門內的無盡黑暗。黑暗中,好像有個影子移動,我不理了,感覺到不是好意,額頭開始冒汗,該死的想像力令我腦海中出現着女飄飄正貼著玻璃面目猙獰的瞧著我看。

我的眼睛回到電梯上的數字,手不停的按着「🔼」,即使我知道這個動作是沒有任何意義。突然間,我聽到防煙門有點動靜,有人打開了門。

「啊!」我輕輕的尖叫了一聲。


頂!原來是警衛伯伯,他問我:「咁夜還未走呀?」我有點尷尬又有點心安,不知道他聽不聽到我剛才的叫聲,但有人陪着我等電梯,心中踏實了不少。我回說是呀,要趕工作。

就這樣,他陪着我進入電梯落到地下,我順利的離開了。

不過這天的事,我沒有和其他同事提起,因為終究可能只是我心中的陰影,實在是無從稽考。(我努力尋找科學性解釋:一定是累壞了,潛意識在提醒我下班)


下回預告:

  • 辭職潮/絡繹不絕的新同事們
  • 妮子姐辭職,我沒了依靠
  • 我也辭職了
  • 公司被人向蘋果日報爆料(報復?)
  • 新同事在公司自殺了

作者後話:

其實感覺要寫到四,但又不想分開那麼多篇,又怕太大的篇幅沒人看,大家想一次過看還是怎樣?😆

下一篇其實也不會太鬼,只是都是一些不好的事情。

這真的是厄運公司~_~; 在這公司工作的時間,我的感情路上也是一直遇到渣男,還一個比一個渣...又有母親的事...嗚QQ

後來辭職後馬上找到新工作,更好的工作時間和工資,賞識我的經理和同事,母親又漸漸好轉並提議好好裝修家(人生的第一次裝修,說了十幾年也不曾實行),不久後更遇到現在的德國先生了...

@_@ 

妮子姐找到的新工作也是十分不錯的~


鼓勵大家留言,讓我知道我不是在孤單創作!ヽ(;▽;)ノ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每月贊助一杯咖啡,助我走得更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怪事連連的厄運公司(一)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床上的不速之客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肚上的手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