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信的猫

人来,人往 日出,日落

在疫情那年失业12(连)

“多海,格朗好像在招博士后。我刚看到这个消息。她的招聘信息发在社会学人邮件名单上,昨天发的。你不是一直跟她有联系吗?这个职位跟你有关吗?”

早上多海起床后,冲好一杯咖啡,坐在窗前打开电脑,第一个跳出来的信息提示就是同事昨晚半夜发的这封邮件。本来还半睡半醒的多海一下子就清醒了,心跳还稍微加快了那么一点。这个早上开始的有些不真实,让人觉得像是还没从梦中醒来。他喝了一大口咖啡,打开邮件,认真仔细的阅读着邮件内容,包括发布时间,他生怕他的同事晚上不睡觉看错了什么关键信息,发来一条已经过时的信息。

没错,发布时间的确是前天,格朗确实在招博士后,明年3月入职,两年合同,到期后可续签。看到这里,多海一下精神了,他多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夏末秋初的沮丧与失望还历历在目,没想到第二次机会这么快就来了。多海难免对这样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进行了一番宿命论的解读,“我一定会成功,这个位置一定是我的,否则怎么会这么巧。我主动找她的时候还没有资金预算,现在就有了”,多海心里暗喜。他难以掩盖激动的心情立刻回复了同事。

“一大早就看到你的邮件,太谢谢你了!!!对啊,我们一直有联系,但当时不太顺利,因为她资金不到位。看来现在钱的问题解决了,我马上准备申请材料。太感谢你了!!!”

其实材料早就准备好了,那时多海还以为自己前脚交完博士论文,后脚就能开始在另一个大学办理入职手续,准备搬家去另一个城市开启人生的新篇章。他点开了那个熟悉的文件夹,“post-doc2020” - 这个名字听上去让人觉得充满希望,“2020”这个整数年直觉上就好像预示着某种转折点,比“2019”或“2021”都更像是某些古老预言中衔接结束与开始的象征,但这也可能只是多海自己的整数情结。

在正式发送申请邮件前,他还需仔细检查一遍所有材料内容。他更新了个人履历中的一些信息,补充了推荐联系人信息,附上了自己所有的学位证书和博士论文已交的证明,注明了预计的答辩时间,按照之前与格朗交谈时她提出的建议修改了研究课题概述中的某些地方。万事俱备,只欠面试和通过面试的东风。虽然八字还没有一撇,但多海心里顿觉轻松,好像他已经找到了工作一样,胸口不再有一块压得他透不过气的大石头。这个冬天,或许不会那么糟,他这样想。

墙上的日历上标明了下周二10月8日要去续签。多海不久前才去办理了保证金账户,冻结了他所有的存款,每月900欧元左右的使用额度让他只有精打细算到极致,才能在付了房租保险水电网后还能保证正常必需的吃饭与偶尔的出行,但现在他觉得这样紧紧巴巴的日子最多只用过四五个月,之后他就能有一笔还不错的收入,至少两年不用再为生计发愁,能专心致志做自己的研究,每周代课……想到这儿,多海兴奋起来。他关掉了为应聘大学外事处协调员而开始着手写的一封求职申请。不知是不是心理暗示,他总觉得他能申到这个博士后,不管怎样,他与格朗有些私交,也通过之前的交谈明白了她的研究兴趣所在。他除了博士论文外还发表了两篇论文,他在一次学术会议上也给格朗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多海觉得自己至少能进面试,他觉得他的契而不舍或许能够说服这位教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