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信的猫

人来,人往 日出,日落

在疫情那年失业29(连)

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里有这么一幕。伤痕累累的沈腾和黄渤生无可恋地对外星人说:

“地球给你了,随便吧。”

“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疫情这只手,不知扼住了多少人命运的咽喉。挣扎,似乎不再奏效,只不过让人更快地失掉了所有希望,更清晰地看到眼前漫漫的长路其实就是个死胡同。疫情没有改变谁的人生轨迹,就算没有疫情,多海和安黎可能还是会在博士结束的时候面临毕业即失业的现实,彭伟可能还是会猝死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肖茹可能还是会辞职,李靖可能还是会跟李志阳断绝父子关系,可能还是会愈发觉得自己选错了职业。这些与疫情的关系都不大,但这些却又偏偏发生在这个让人万念俱灰的时代。

困境不是生活中的稀客,但有些困境就像如来佛的掌心,任你万般神通也逃不出。无论热情再高,毅力再坚韧,也总有被耗尽的一天。辞旧迎新的憧憬可能在跨年的那一瞬间无比高涨,但隔天依然紧闭的小店和餐馆,依然居高不下的感染和死亡,依然动不动就封控、就强制居家的政策,让前一晚的那些愿景显得就像是逃避现实的致幻剂。突然间,小确幸的平凡生活成了青春伤痛文学中常描绘的那样:世界不会再好了,我的生活也不会。请不要随便给我快乐,哪怕只有一点点,因为愚蠢的我一定会当真,把它当作上天还眷顾的证据,自欺欺人地活下去。

对普通人来说,疫情让生活变成了一场没有胜算的困境。普通人以前常用来战胜困境的方法通通不再奏效,努力、坚强、保持乐观-这些普通人熟悉的精神胜利法,现在看来更像是为了让人别放弃生命的最后一颗精神鸦片。但靠它活下去的人只敢小心翼翼地小口抽,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个时代还会持续多久,这颗安慰剂还能维系多久。

但这种精神胜利法有一个巨大的漏洞。就像能量守恒定律告诉我们的那样,什么都不会凭空出现,希望也一样。你总得有点什么支撑你的希望。有人靠做好事,有人靠专注眼前,有人靠过健康的生活,有人靠放弃欲望,有人靠的单纯就是相信自己。精神要想不垮,就要靠这些源头提供能量,帮人抵挡生活中的不堪。可骗局就在这。你本着各种各样善的原则生活着,不仅仅是因为这让你感到心安,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你把生活当作一个道德的算术题,你笃信只要好好地生活,神明自会把一切看在眼里。就算你不信神,你可能也会多多少少因为深知自己的渺小,而不可避免地对所谓的宿命怀抱某种莫名的敬畏。所以你好好地生活,你尽力去生活,就算你不相信好人有好报,但你暗自琢磨着好人至少不会有恶报。可你逐渐发现,生活不讲道德,也不讲逻辑,想把这混沌的时空概念过成有原则可衡量的样子,那是哲人的一场梦。

要真是一场梦就好了。梦可以醒,醒了之后还能一切照常。但如果努力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梦,那要如何才能找到出路?

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工作也在不知不觉间变了。它不再只意味着实现理想和经济独立,不再只代表着美好向上的东西,它也成了一副枷锁,和现在这个高压社会中的一切环环紧套。你想,或不想走进去,很多时候都由不得你-当然,如果你只是个来自普通家庭的普通人的话。经济上的需求逼着你必须有一份工作,因为这是一份收入;但身体和精神上的备受折磨却在时刻劝你停下这一切。而在这二者之间徘徊就成了许多人的生活状态。生活在这种不得已的选择中,谁又不会觉得累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