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22 篇作品累積創作 322336 

“巨型企业”“垄断”和“社会主义”

Saturn

我最近因为公干参观了某世界五百强企业,现场旁观了这个企业自己拍摄的纪录片,里面大谈他们企业发明的一个叫XXXX的经营理念,然后里面宣称这个XXXX已经传遍了全世界,有十个地方建立了XXXX研究所,有五六个洋人管理学大拿和野鸡赞颂这个XXXX的历史性的贡献,让我恍惚之间仿佛在参观朝鲜的主体思想宣讲会。

又一次荒唐的以己度人 — — 论所谓“汉人专骗汉人”

Saturn

这两天,所谓“汉人专骗汉人”成了各路X壬好汉们眼里的香饽饽,他们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试图以此大搞解构,宣称民族不是共同体。遗憾的是,这个“香饽饽”早就馊了,笔者还是孩提时就已见人用过了,那时候还是更多的和“民族劣根性”挂钩,今天这是第n次旧事重提了,当然他们每一次用此类话术,除了反应他们自身的愚蠢可笑以外并无什么作用。

失语的中原—汉民族主义是“南方”意识形态么?

Saturn

如果有人在十年前说汉民族主义是南方意识形态,这大概和有人说乌有亲美一样可笑。今天这个问题能被大张旗鼓提出来,被你乎的““““东北””””人拿出来讨论,恰好说明了今天舆论场被扭曲成什么样了,也反映了“中原”衰落到了什么地步。但作为民族主义者,我反而又感慨又有点惊喜。

自我实现的“停滞论”和明清对比

Saturn

我看了几个答主对满清的迫真吹捧,哪怕不考虑作为一个民族主义者和汉人的身份,我也觉得非常搞笑,比如这个人。至于说为啥搞笑,我要是挨个列举能写上二十条,太过搞笑的比如拿明朝海贸税率30税一,然后拿明朝政府收到的钱来反推明朝贸易总额(我替明朝商人谢谢您嘞)我就不提了,光说一个我最纳闷的...

为什么要当民族主义者?

Saturn

民族主义保证的是你所属民族的大多数人的下限,让他们免于遭受“多余之恶”。民族主义其实并不是特别关心具体采用什么制度,被谁统治。民族主义关心的仅仅是“你不能采用什么制度,你不能被外族统治,因为他们一定带来地狱。

工业党和左壬的两种谎言

Saturn

我的朋友远善写了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工业党和左壬在经济方面是扭曲历史的,把大搞国家垄断统制经济和进口替代的各路政权(包括不限于拉美,印度,李承晚韩国等)经济失败,国家破产民穷财尽,导致右翼独裁者上台改弦更张搞新自由主义的历史,篡改成这些国家本来好好的,是右翼上台后搞新自由主义才经济破产的。

麻匪宇宙之二:低人权““优势””

Saturn

低人权优势是秦晖提出来的一个观点,这个观点要搭配昂纳克寓言使用。大体意思是这样的,为什么汉人经济在1992特别是2001以后发展的快?因为低人权,所以工资低,为什么工资低?因为搞极权,不讲人权,所以能把工资压低,而且办事效率快。所以汉人的经济能天下无敌,还能把欧美国家击败,输出低人权,迫使他们低人权。

皇汉论儒家(上):满清以前的儒家和其作用

Saturn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43493406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任何一个民族主义者都会赞同一点,意识形态为民族服务,而非民族为意识形态服务。

假如你是个北洋知识分子,袁大帅手下或者张大帅手下,你要为北洋统治合法性辩护,你需要怎么评价满清和民国历史?

Saturn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假如你是个北洋知识分子,袁大帅手下或者张大帅手下,你要为北洋统治合法性辩护,你需要怎么评价满清和民国历史?1,你会怎么总体评价满清?满清不能是遗老嘴里的理想国,不然为何大帅不让皇上复辟呢?该“否定”的还是得否定。特别是努尔哈赤那套更得否定。

从国足规划的巴西球员回国谈起

Saturn

最近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新闻,国足归化的巴西球员在国足再次溃败以后,准备回国了,而根据另外一些消息,他们回国就意味着放弃加入的中国国籍和户口本的“汉族”身份。这事,很值得说一说。开宗明义,任何一个民族主义者都会对巴西球员放弃“汉族”户口本身份的事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