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樸實

我在生活中,已然很少遇到樸實的人。

這不是什麽奇怪的事兒,反而是我如此鄭重寫出,反而有些奇怪。大概是這幾日,總有一些事又來尋我吧。本來避開的人,偏偏沒有放下過去的事兒,讓人剛剛聽到時,便有些猜疑。繼而又覺得這種猜疑,未必有益,反倒繚亂心緒,讓人重又陷入煩惱。

我本不是一個精明之人,對於人與人之間的瓜葛,也往往理不清楚。事前就算再多思慮,遇見了,也往往才明白,別人的心中原來如此。反倒不如敞開胸襟,將心思都用到自己喜愛的事情上,一天過去,也有一天的收益。

只是,我倒是遇見過真正樸實的人。

但使勁回想了一陣,卻又根本記不清楚。正如秋風一轉,與夏風又有什麽不同,唯有待到百花謝後,才後知後覺,發現那偷換了一切的秋日風雨,來來去去,早已掠過身邊。

於是,我還是想一想,即使只剩下些碎金斷錦,也未嘗不是一個好的故事。我只是沒有那種精彩的筆花開放,卻未必不喜歡這幽夜里,淡淡飄蕩的芬芳。

那是什麽時候呢?

也許還不算久吧,畢竟我的記憶也不很牢靠。

這些年,很多事我都忘記了,一些傷痕刻畫在心底,也漸漸被日子的沙粒墊平,反而是那些可愛的人兒,從不曾逃離。

什麽時候,我慢慢離開了那天地呢?

什麽時候,我慢慢淡忘了那些傷痕呢?或是,竟將一切的雄心壯志視作幼稚可笑。確乎如此,沒有實現的,在證明着過去;而未來,卻一天天黯淡了。正如走得累了,便睡在路邊,路燈亮着,星卻暗了。這疲憊的身體和麻木的心,到底該如何去發現,那還未曾走到的遠方,是不是如我所想。

人累的時候,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幻想,也有漸漸點燃的無名之火,燒得自己和他人,一樣的痛。

但又如何呢?過去的,不過去,那未來的,也就未來,一切的我,漸漸匯聚成了現在的我——這個我,卻又如何呢?他已忘記了那些曾經閃閃發光的樸實的人。

也許這也是一種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的錯覺吧?也許我現在還處於夢中,夢也本該如此。

夢該如此嗎?

若是這樣,我不妨繼續做下去。

讓我向前走,讓我看到一個舞臺,那裏燈火輝煌,燦爛得讓黑夜更黑。

一位過氣的歌手,仍然擁有着無數的歌迷,他們揮動雙手給出回應,而那些應援的星星,仿彿墜落地上。

歌聲依然充滿力量,即使容顔衰老,可生命里的過去未來,都化作了現在。

大聲喊出的謝謝,彷佛是鞠躬行禮時的眼睛,看向大地,卻讓你能感到是從一個人心底,望到了自己的心。

我的全部啊,我的全部。

從今天開始,全部獻給你。

而這時,最後那個音符彷佛變得遼闊而遙遠,似乎一切都隨着回憶變得莊嚴。我簡直來不及再去追問,一切都已然掉落在眼前,那是我睡着前看過的書,正在緊握的手中,露出名字:

樸實無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