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84 篇作品累積創作 388906 
silm

現場

——你能說自己沒有想法?——沒有。——撒謊!——沒有。——騙子!——不是。我搖着頭,轉身離開。你有沒有這種經歷呢?當人多的時候,我總是感到不自在,當眾說話也讓我尷尬。其實這不是我一直的樣子。侃侃而談的年紀,曾經伴隨過我很多年。只是隨着時間從指縫間灑落,一切都變了。

5
silm

近乎漫長的忘卻

“上帝經常會讓你一無所有,再給你一點甜頭,這點甜頭就是在閉上眼睛的一瞬間,讓你錯覺擁有了很多東西。” 這是開頭的一部分。“這讓我想起一個去洞中潛游時淹死自己的人,根本沒有人可以判斷他是不是故意的。” 如你已預見到的,這是我摘録的結尾。雖然我還不確信,作者到底要講些什麽,彷佛看完一...

36
silm

當一個人決定做些傻事

忽然就理解了 星星為什麽也會墜落 忽然就懂得了 一個人怎麽會突然沉默 忽然就願意不被發現 聽你唱歌 也明白你為何 會不由自主唱起歌 因為,這就是一個人的痛苦 曾經,有一個時刻 不知什麽規定了我們的模式 看着花兒,就歌頌生命 看見夫妻,就祝福白首 看見海洋,就大聲說,比海洋更寬廣...

59
silm

熱帶海洋

有一列火車,正在向前飛駛,你醒過來,打開車廂的門,看到很多陌生人,有人看了你一眼,又繼續自己的事情。門裏的氣味,很熟悉,但也陌生。你繼續走,穿過一個一個車廂,但總是走不完。這讓人驚奇,你重新走了一遍,并試圖記住路上的人和物,以便於證實自己的路,是在一直向前——難道車廂裏,不是一直向前的嗎?

silm

There Is a Road to Heaven

一袋青豆,蒜香味的,不知為何,被放在桌子上,卻始終沒人來吃。多好的一袋青豆,Peas Garlic Flavor,豌豆、植物油、蒜香味調味料……不要因為那些添加劑,而讓它傷心。這是午後,陽光斜斜照過來,透過窗子,那是夾藏在樓群間的太陽。刺眼,溫和,炙熱,短暫——有很多詞兒,可以拿...

69
silm

讀太白先生詩一首

偶然讀詩,卻因為幾次開合放下,便忘記是哪位詩人了,但也沒有翻回去看是誰,只慢慢讀了下去。不過短短幾句,就讓我驚嘆感服,於是還沒讀完,又翻了回去。原來是李白。全詩如是:有時忽惆悵,匡坐至夜分。平明空嘯咤,思欲解世紛。心隨長風去,吹散萬里云。羞作濟南生,九十誦古文。

silm

李漁的人生

能夠有閒暇的人是幸福的,於是上天賜予他睡眠。對於李漁來說,明末清初的那些刀光劍影,雖然驚險,卻也有一段讓他難以忘卻,無法重新經歷的時光。在度過了一陣險象環生的日子后,他選擇在山林中,逃避外面的戰火廝殺。那裏應該有水,所以他喜歡在水中躲避盛夏的炎熱,按照李漁的說法,盛夏對於養生來說...

41
silm

葛洪的故事

一位老媽媽從田地邊走過,累了。旁邊有石翁仲,還有一塊斷裂的石碑,正好可以歇歇腳,可歇夠了就走了,她把隨手擱在石翁仲頭上的麵餅忘記了。過了些時間,便有一些下田的人三三兩兩過來,看見了就奇怪:怎麽石翁仲頭上多出了一塊餅,還擺得平平整整,不掉下來。

35
silm

Carry Me Home

南方吹來风,暖意便悄然而入。明明北半球仍是寒冬時分,心裏卻總有些恍惚,似乎在去年還是更早,很迫切地盼望着,希望春天快點到來。也許是那一年的寒冷,讓人印象深刻,每天下了地鐵,就不得不聽憑寒風從耳邊吹過,一點點忍受,一點點度過平常重複的日子。誰能讓時間變得更快呢?

silm

夏目簌石的服從

夏目簌石在六月二十一日的日記中寫道:孩子學彈鋼琴究竟有何樂趣,我很不明白。但中島老師極力慫恿,只得服從。人間的事情,大概總是如此,每每出自不得已,雖然心裏並不認同,但想想又似乎沒有理由,於是只能服從。但這畢竟是确確切切,與自己本心相違拗的,於是不快樂,也是真實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