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38 篇作品累積創作 778411 

我的宇宙也在下雨

silm

下雨的时候,就有风。风吹来的时候,也会卷着雨。风风雨雨,雨雨风风,在这样的天气,似乎永远不会停歇地敲打着窗,摇晃着树枝,吹起层层波浪,又让路上的行人,走得艰难起来。看风景的是人,而发现人的,则是另一种神秘的力量。就像你不知道,我此时的心,到底在宇宙的何方漂流。

When life was slow

silm

有時候,偶然間聽到的一句話,也讓人恍惚間脫離了自己的日常。如果青春就是擁有可以大把揮霍的時間,然而其他都兩手空空,到底該如何面對這不可停止的河流,又如何對待自己。其實這個世界越來越快,也不會看到有什麽慢下來的趨勢,每個人——也許不是每個人,但管它呢——都被什麽不知名的東西,驅趕着...

數字

silm

開往哪裏的車,只是帶着不知目的的我,還有三個孩子。在無人的夜,慢慢走,也不知道是誰,忽然告訴我一個數字: 三個「1」,「222」。我努力記住,并告訴自己,這就是夢,但要記住。人的生活猶如波濤洶涌的海,即使在沒有被誰看到的夜,一樣會有潮來潮去。

想象

silm

死屍在屠格涅夫的短文裏橫行。他所受到的侮辱和無端的指責,讓他憤懣無語,在人生的末尾,有很多事,並不容易讓他接受。或者說,他接受的是命運,而不是小醜——就連小醜都有永恆的魅力,而這些連名字都不值得記上一筆的人,則成為一種寫完就放下的無名之物。

自我總結

silm

有一些情緒,是需要等待一種特殊時間的。比如說,毛姆總結自己一生,便挑選了一個他認為的終點——儘管這個終點,距離他人生真正的結束,還有很遠。我小時候看過一篇漫畫,至今仍能記得開頭的畫面。那是發生在聖誕節的故事,雪還沒下起來,卻瀰漫着節日的氣氛。

也會聽到這風聲

silm

或許只是身體疲憊,也可能只是因為季節變更。外面的世界,將我的心撥弄,跟隨着一場剛剛清醒的夢。走在城市的街頭,偶爾能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可惜那只是相似。很多事,無法在當時就明白,可等到回想的時候,卻又發現:不必計較,也不必憤憤不平,人的心,原本無法裝下那麽多紛紜。

緊緊擁抱自己

silm

下過雨的夜晚,格外寒涼,一聲不知名的鳥兒,忽然掠過,什麽時候又到了天亮。沒人能預計自己的勇敢,那些迷失在小路上的人兒,是不是還在尋找,一顆顆在星光下閃亮的石子。也許,一個人的乖張暴戾,只是有一些不被人覺察的往事。猶如生命的鞋子,掉進了一顆沙粒,越是走,越是讓人難過。

The longest winter

silm

玩累了,就該回家休息,疲憊得不行,也就該早睡。世界上的規則總是如此,不是缺了一個人,地球就要大喊:不行。你懂得了這個道理,也許就會明白快樂是什麽意義。我的朋友,獨自住在一個偏僻的地方,可它最近熱鬧起來。她就想:搬家,還是搬家呢?可是她沒錢啊,這是開始工作的第十個年頭,她買了保險,買了股票,買了試圖等待升值的一切。

時光易得

silm

大概需要花很多多時間,纔會發現自己已然改變。并沒有那麽多編劇筆下的急遽轉折,也不會有什麽面對大海,還是暴風狂雨中的醒悟。人生是緩和,卻又決然,從不肯停下,悄然的,無聲的,不發一言地改變着我們生活中的一切。什麽時候,忽然發現自己聽懂了一朵花的心事。

紫阳花○向日葵……

silm

聽歌的時候,浮想聯翩,做夢的時候,誤以為那美麗的顔色,是真地將世界塗抹。想起的人,讓人心疼,不敢多去回憶,往事歷歷,已然在回憶之前,就讓我感到難分難捨。第一次知道紫陽花,是從歌之中得來的知識,原來是因為顔色多變,纔會被作者拿來比喻愛人的心,善變又容易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