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4080 
silm

食之療癒 | 飢餓

小時候的我總是很餓。誠實一點地描述,應該是饞。但兩者是否能夠分辨清楚,我不認為七八歲孩子有這個能力。事實上,我覺得這種饞,或許就是飢餓的另一種表現方式。長大後,我看過關於非洲孩子的照片,也從書籍裏見到某些不忍讀下去的記載。我的母親曾經語重心長地說,你們啊,都是活在好時候了。

silm

別浪費時間

這些天偶爾也會想,你寫這些,浪費自己時間也就罷了,可對那些真看下去的朋友,到底有什麽用?相聲界有個說法叫平地摳餅,意思是通過說話來換錢。大家都會說話,憑什麽要給你錢?所以,能夠靠着說話賺錢,平地摳餅,混出個樣子的人,堪稱語言大師和心理大師。

silm

相面

做一個世俗皆知的名人,是很難的,即使是一個皇帝,也逃不過被莫名拉去站臺。比如喜聞樂見的乾隆先生,自己願意留下到處一遊的墨寶,也就難怪總出現在各種小吃傳說裏頭,成為一個似乎到哪裏都要被食物搭救的吃貨。如果是真的也就罷了,可細細讀去,這一個個小吃的來歷,未免讓人發笑。

20
silm

下一本書

如果清晨剛剛天光亮,轉眼卻烏云雨霧彌漫,彷佛夜色很快回來,又該怎樣?你說怎樣?你或許這樣反問,就像我們一向都有的人生態度。問題彷佛帶上了個人的標簽,無論怎樣,就像登記時分別的那件行李,仍會在出機場前,回到我們身邊。還記得某首老歌曾經說,孤獨怯弱都是我們朋友,惶恐痛苦陪伴我們左右。

silm

光明

騙子很難識別,如果是那種連自己都騙的,恐怕真是可以騙你一輩子。當某人在廣場上大聲演說,下面的人如癡如醉。山呼海嘯,一呼百應,彷佛置身大型演唱會一般,似乎不站起來喊叫,就有了罪似的。你很難在這個時候,說臺上的人和臺下的人,到底是誰在欺騙誰。我每每看到老的資料片中的記録,總是感到心驚,因為這不是電影,而是真正的人。

25
silm

乞丐

外面天色很暗,但屋里比外面更暗。「我總覺得,自己大概不算一個人了。」 她總喜歡這樣夸大其詞,自從換了新工作,這樣的話就更多了。「今天停電,就別說這樣嚇人的話了。」我躺著不動,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她倔強偏執的性子,是不會停下來的。果然她繼續說:「真的。

20
silm

伯夷之書之人之擇

其實這些天事情也有,思緒也不斷,只是不肯去寫《學徒手記》這個系列,因為該說的,已經說過,若是沒有更深的反思,寫來也是浪費彼此時間。讀古人書,又讀今人書,總覺得我們現在的書雖然呈爆炸之態,但最終能大浪淘沙,留下供後人去反復閲讀的,或許不會很多。

20
silm

人生艱難時分,不妨逗笑自己一下

說起來這個標題,是某段時間,出版界抓眼球的一個模式,而且某位名人的書,正是如此。我這裏照抄一下,只是覺得,這句話很對。很多時候,并沒有人來安慰,也無鬚怪他人冷漠,只是這些默默的難過,都是一種人生經歷。雖然如此,可那些艱難的時刻,不管是輕微,還是巨大,擱到一個人身上,總是真實的。

35
silm

談資

原本是拿腔拿調來寫這篇短文的,可寫了兩段後,覺得不如直截了當來得順意。談資其實就是八卦,有首詩為陸遊所寫: 夕陽古柳趙家莊,負鼓盲翁正作場,身后是非誰管得,滿村聽說蔡中郎。所謂蔡中郎便是蔡伯喈,而陸遊聽到的這部鄉間野戲,則演說的是蔡伯喈負心,趙五娘貞烈的故事。

20
silm

听听看看,何处求得一个自己

南怀瑾名声很大,但旁人口中说来,则好坏参半。之前,我没有读过他的书,也没听过他的讲座,仅凭一些印象和读到的片段,很难有自己的看法。近些天偶然有机缘听了一节《大学》讲座,算是稍微完整,除了听他演讲时的内容,也感受到这种讲座的吸引力。还有一点很重要,南怀瑾在讲座中开章明义,说自己最重...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