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rings

☆極資深耽美愛好者。是信仰太過堅定虔誠?這陣子開始棄肉吃齋(鍋邊素就是了) ☆中國耽美小說評論專用號 ☆評分標準: 天雷滾滾→槽點略多→文荒可讀→尚可一擼→系統推薦(出自《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喜歡劇情文,熱愛BE及虐。極端受控。不喜純粹戀愛文,最雷傻白甜 ☆近幾年看中國耽美的感想:一個國家能讓我很喜歡他的亞文化,同時又恨死他的政權,也是很厲害

《山有木兮》by 非天夜翔

發布於
景設宏偉壯觀且華麗的歷史小說。

大神的作品在晉江專欄的簡介上一點劇情解說都沒有,但這是個大時代的故事,背景要稍微介紹一下。時代是大爭之世,在大晉姬天子朝崩壞後,諸侯五國割據,有梁國畢氏、郢國熊氏、鄭國趙氏、代國李氏,和以前被趕出關外、現在野心勃勃想回中原的雍國汁氏。攻君耿曙和小受姜恒(一開始)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兩人的父親耿淵是效忠汁氏的大刺客,潛伏在梁國宮廷內當琴師好幾年,直到梁王召集郢鄭代,四國共議伐雍,席間耿爸爸刺殺四國首腦,致四國損失慘重,而耿爸爸刺客任務成功後當場自盡,所以大家不但恨雍國,還恨到耿爸的兒子也就是主角們的頭上。耿曙10歲時因為父母雙亡(耿爸爸自盡後沒多久耿媽媽也死了),耿媽臨終前要耿曙去找姜恒的媽媽(姜恒跟媽媽姓),後來姜媽媽(也是刺客)也死了,兩人就一直相依為命,因緣際會進到當時已極度沒落的大晉王都洛陽在姬天子身邊任官(那時姜恒11歲...),天子在王都被攻破前將最重要的信物、代表姬天子的「金璽」交給了姜恒後自盡,城破時又因為耿曙的作戰計畫,兩人誤以為對方已死分離好幾年,後來各為其主,在姜恒刺殺耿曙的老闆時才重逢,然後就是姜恒帶著耿曙「尋找最適合傳承金璽的王者」的周遊列國之旅。小非哥的「諸天星官」系列(前作有《放開那個受》、《鷹奴》和《相見歡》)主受年上偽兄弟竹馬,受有點瑪麗蘇但1v1,HE。今年三月中完結至今還未出番外。

首先我有點不了解小非哥的作品系列邏輯,《鷹奴》就算了至少不是四象(而是紫微星),《相見歡》和這篇的系列性很明顯(刺客,還有烏洛侯家族),但小黃文《放開那個受》和這幾篇,除了有地域關聯外,我看不出有什麼相關的地方。但總之這個系列至少應該還會再有一篇,因為朱雀還沒出現(放開那個受是青龍,相見歡是白虎,這部是玄武)。另一方面,他目前最有名的驅魔師系列在他專欄頁面中並沒有放同個系列,三篇甚至沒被認定為一個系列。還有小非哥「人形碼字機」的稱號真非浪得虛名,他還是個編劇,我在想男生都這麼會寫的嗎?另外坦白說,我覺得我對中文男性作家的文筆有點閱讀障礙,所以小非哥雖然是大神級作者,但他的文我不是很看得下去。最三條線的是,他以前的文都非常多肉營養豐富,甚至有好幾篇小黃文,但他的肉都好直白,不是很符合我的浪漫;而且我總覺得耽美作家們對於男同做愛的一些錯誤觀念他都有,可是他既然能身體力行,為什麼還能胡謅出一些能把我們這些女性讀者唬得一愣一愣的做愛情節...還是說,不管是直是彎,只要是男生,天生就會自帶吹牛的本領!(我承認我性別歧視)

回到這篇。光看出自楚辭的書名還有上面的背景介紹,很容易看出景設是春秋戰國時代,雍國的地位設定就類似最後一統天下的嬴秦國。其實我覺得P大和小非哥兩位大神很有些膽識,在寫跟政治相關的題材會放一些自己的觀點在裡面,比如殘次品,比如這篇----姜恒和耿曙周遊列國時,姜恒前一分鐘還效忠鄭國刺殺雍王,後一分鐘就因為發現耿曙回了雍國而且是雍王義子便棄鄭投雍,之後又因為被雍王背叛再投靠其他國家找新君主。這是個謀士沒什麼「愛國」概念的時代,他們只想找個好的君主能施展自己的抱負。姜恒周遊列國的目的雖不是這樣(他是在找一個能託付天下的好君主,讓百姓安居樂業不再遭受戰亂之苦),但對「國家」的概念,甚至「君主」的概念都是淡薄的;而這和現在大多具有大中國思想的中國人,對於國家的價值觀並不相符。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以古諷今的意思,但看姜恒這國看看那國走走嫌東嫌西完全沒有國家的概念,我很好奇中國人看了不會覺得怪怪的嗎。

如果我沒記錯,這篇應該也是還沒寫或最多寫到一半,改編真人劇的版權就已經賣掉,所以這篇可以看得出來,就是以改編為目的寫的,因此主角的感情非常模稜兩可,一對相依為命的兄弟會從小就抱抱親親,還振振有詞說只是兄弟情?只有耽改才會這樣玩吧。然後景設格局相當弘大,春秋戰國那麼多國家,那麼多地方,那麼多不同的風土人情,作者全都要掌握。至於故事情節,不論宮鬥或戰爭都寫得鉅細靡遺,我甚至覺得他思路之清晰,不管是唐酒卿(將進酒)、水千丞(逐王)甚至P大(殘次品、殺破狼)這些大神也都難望其項背----小非哥這麼熱愛歷史的人,應該早就立志要寫一部正經歷史劇吧?其實《定海浮生錄》就有這個傾向了,可是畢竟主角是驅魔師,主線劇情還是在神怪那部分,所以這部應該就是來完成心願的。另外就是,他最近寫歷史故事喜歡寫塞外觀點,就是帶有胡人視角,定海和這部非常明顯(定海的攻甚至是大單于),所以看文的感受會跟表面上看來也有胡人出場的,上面說的將進酒等歷史文的感受不同。我喜歡這種非大中國思想的寫作方式,角度比較多元。不過也因為這些多元因素,這部能不能拍成真人劇我挺懷疑,因為春秋戰國時代的國家觀,放在現在的中國應該是政治不正確吧?也許反正結局大一統了,也算有正確回來啦。

我看到有評論說姜恒是個沒存在感的瑪麗蘇,人設沒立起來。姜恒一直很倒霉,本來看起來走得順風順水的計策,到最後卻經常翻車,搞得他不得不這邊逃那邊躲。可以理解,在那個時代下,作者想要他行遍各國看遍天下,還要觀察民情,用流亡者的身分是最適合的,但這樣就會給讀者一種「這個主角怎麼那麼笨,計策總是失敗」的感覺。事實上看完之後再去回想,其實姜恒挺厲害的,整個天下大勢確實始終是照著他的計畫在改變,但為了因應「每個國家他都必須走過一趟」的劇情需要,看起來就變成到處逃亡很狼狽,「受智囊擔當」的人設也就沒立好。連帶著大家也會覺得,這麼笨的人怎麼有資格當瑪麗蘇,怎麼能讓幾個厲害的而且很有個性的角色都愛他。這表示作者對他的描寫不是很成功,有點可惜。BTW羅宣(姜恒師父)和界圭(愛姜恒他爹的刺客)對姜恒的愛都挺微妙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政治正確的關係(現在不流行甚至反感瑪麗蘇文),作者把他們對姜恒的感情到底是什麼這件事故意弄得很曖昧,讓我懷疑除了是為了迎合讀者愛好,也是為了改編方便,到時改了只要拗成是對晚輩或像兒子那樣的疼愛就好。

感情線方面我就覺得有點扯了,如上所述,從小就一起睡到大,整天親親抱抱還玩那裡,說姜恒在不知道自己身世前對耿曙完全就是當哥哥看,騙誰啊!作者硬是把兩人正式談戀愛的時間點推遲到都快完結了才開始,一看就是為了改編方便才這樣寫的,這可是掛保證的、真實的兄弟情啊!不是社會主義兄弟情!然後,小非哥的CP都是那個套路,小受總是很天真(這已經是最好的講法了,事實上很多時候是想說小受笨的),最好的也只是攻君武力擔當小受智囊擔當,你很難看到像P大所寫的那種「會站反攻受」的CP。這也是我不喜歡看他的文的原因之一,這種CP不是我的菜。

小非哥的古耽文還有一個特色是看古人說著現代用語,比如姜恒說過捧殺,這個詞我還是2019年看陳情令花絮聽肖戰說才認識的。如果是其他人寫的我會覺得有違和感,但因為他的劇情線實在是夠精采,當沈浸在劇情的時候,就會覺得那些都不重要,所以並沒有妨礙我的閱讀體驗。

結論的話,劇情線是真的很精采,伏筆埋得好坑也有填好,宮鬥和戰爭也都讓人看得津津有味。但因為我不喜歡這對CP的性質(其實是不喜歡小非哥牌CP的性質...),也不喜歡姜恒那種類型的受(而且還瑪麗蘇!前面幾個網路上看到的批評我是認同的),感情線我也覺得有點牽強(姜恒應該在知道身世後兩人就水到渠成,而不是又彆彆扭扭了半天),扣了點分,尚可一擼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殘次品》by Priest

《將進酒》 by 唐酒卿

《逐王》by 水千丞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