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我还能做什么呢?太难了。我回来了,我和我的声音还在,我们尽可能不谈政治和宗教,请大家多多指教。谢谢大家。

地空地劫 10

當年我寫我的構思,也是在偽裝自己,結果我真的發現了,我愛上了書裡的男女主角,就是採歌芝和西田秀。而我被這兩人罵翻了,他們認為我不能寫他們。說真的,我們都不喜歡被人評頭論足。但是我們會做人嗎?有人說:我的命我主宰。只要你不殺人,不害人,懂得做人,命是你主宰,我們就不怕。不然,會讓人害怕的。所以我的構思裡的作者,不是一個讓人害怕的人,我幸運了。

然後我又寫了玄妙愛情,我又偽裝自己自己成為李小明和林小清,裡面有一段話,我時常拿來用:是的!我們沿著自己的思維行動不斷鑽研、自問、自救、安撫、認識、自己揭開這玄妙的內心世界,玄妙愛情。要揭開玄妙的內心世界,就要讀書,和自己的內心契合,不然拿什麼來和這世界互聯,我就是這樣做。

然後我又寫了天生對手,這次偽裝自己成為好勝貓、頑固貓、愛哭貓、骯髒貓。這次他們還是被我寫進小說裡,只是他們並非傀儡,頑固貓老是發這樣的夢:我活在世界的另一邊,和你長得一模一樣,我們是天生的對手。這個《我》就是作者啊,他時常和小說的人物做對手,是天生的對手,這也是我求變的過程。

然後我又寫了愛情小說,同樣是阿哲、鈍、丫頭、小女子的故事。阿哲:十七歲。丫頭:十五歲。小女子:十五歲。鈍:十四歲。他們四個人在研究寫愛情小說,他們要画漫画,然後要投稿。我引用了詩經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美麗的淑女,正是君子好配偶。他們寫這部小說的同時,也發現了愛情也在他們身邊。

然後我又寫了群眾So average,寫阿美又向前飛奔了,他混在人群中。小明又想起群眾這首歌,套用阿美的說法,是很多人吧。這首歌,它的旋律非常優美,小明和阿美雖然如此要好,一但他混入群眾中,感覺像似被模糊了。每一個人都不同,我們都有各自的東西,我雖是我,但在人們的眼中,我只是群眾的一部份。人們在我眼中也只是群眾,阿美混在人群站在一旁看著小明,小明向他走去,他們都混入人群中了。

然後我又寫了文字世界,我上初中時,寫日記也是作業之一。日記裡內頁寫著:舊的過去了,又來了新的一年,每個人重新擁有機會、新的希望、新的夢想。在歡樂中把舊的撇下,只想到對的,寬恕做錯了的,不要空自悔恨過去的一切。新的曰子帶來新的勇氣,我們應該隨著新的開始而努力奮進。

然後我又寫了花言巧語,寫了玫小路。我存在某處,在那裡?是心,我的心在那裡?我自己問自己,那麼,我為自己設定一個模式,而我設定自己進入模式中。也許,我想的,在某處對某人有一定的幫助。這個人,也許躲在某間房內,偷偷的哭。或許,這個人在逃亡,他是逃亡者。他不知為什麼而逃亡,每人都有逃亡的時候,你為什麼而逃亡?我彷彿聽到很多很多聲音,很多很多人說話。這些人說話的目的是為什麼呢?他們彷彿需要一個天使,他們向存在某處的我訴求著,但是,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女子,真是非常的普通,我不是天使。我想,人們那麼需要天使,於是我嘗試寫一本書,成為公主的條件,我嘗試讓自己進入公主的模式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