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派Kelsi

行動派胡搞瞎搞的冒險故事 \(-ㅂ-)/ ♥ ♥ ♥ 透過寫作來療癒自己 遊記/心得/日記

十年友誼斷捨離 | 也許能夠再一起旅行的,才會是真朋友

旅行未必能完全看清一個人,但一定能看清哪些人是值得相處下去

很多人都說情侶結婚前,除了同居之外,一定要一起去一趟長途旅行,到時候朝夕相處,在不同環境最能夠暴露一個人的品性與生活能力。

我覺得,朋友也是。

有人說 2020 是個毀滅之年,但我認為,這同時也代表著置死地而後生的機會。

2020 的一開始,我好像就失去了很多,未來職業計畫、瘋玩的生活,以及曾經視為家人的好朋友。也有人說,和最好的朋友絕交,那傷痛無異於失去一段刻苦銘心的愛情

我想,的確是的。

做下絕交這個決定,我想了非常久,畢竟是十年最好的朋友之一。時至今日,我偶爾還是會有些懷疑自己的決定。

但在寫作《行動派的理想旅伴》的同時,我也清點了自己對於好朋友的要求,理解自己其實要的不多,只是想要可以「互相」讓生活更美好的朋友而已。

因此我盤點了幾個,無法繼續和一個人相處下去的關鍵原因,其實早都在一趟旅行中見微知著的。

是否能夠承擔屬於自己的責任

曾經我也邀請她一起出去打工換宿旅行,結果她因為幾年不在台灣唸書,就打著對台灣不熟、從國外回來的旗號,將所有需要共同承擔的責任拋到我的身上

也許是信任我,想讓我做決定滿足我的喜好,但不幫忙找,卻又對時間、地點等等的發表過許多意見,甚至還搬出父母的意見。

導致我一個人不停的更改行程及回覆信件,更是為了自己的偏好,要求我、讓我承受著拖著不回覆店家的名譽壓力。

後來有一次休假出門玩,錯過最後一班回民宿的車,她嘴上說著她網路流量有限,手上卻與曖昧對像訊息不停,放我獨自在一旁一邊查其他交通方式、一邊留意有沒有便車可以攔,還要聽她報告曖昧對象說的:可以搭計程車、攔便車等已知用火的訊息。還有她哪裡被蚊子咬了好癢,和忍受被她激動的肘擊:)

回憶起這些事,及往後的許多件事,發現她遇到事情總是看似豪無主見,心中卻抱有成見總是喜歡抱著尋求建議和幫助的心態想從朋友口中得到她心中的答案,就彷彿「這件事是某某某出的主意,不是我的責任」一般,將自己該承擔的責任丟到朋友身上。

若是將來出了問題,或是找到其他朋友更好的支持,還可以反過來怪罪當初她要求幫她出主意的朋友。

是否過度追求表面,用自信掩飾自己的自卑敏感

當時在民宿與主人家相處、交朋友的情況下,我的那位朋友也總是習慣性的擺出最好、最不像自己的一面,喜歡用肘擊等肢體碰撞的方式,連帶著警惕我一同偽裝,反而不喜我一如既往、最輕鬆自在的表現。

連做個家事、幫忙洗碗和管家一邊閒聊時,都能夠在一旁指手畫腳、跟我爭執洗碗的方法,刻意想要表現出自己平常很會做家事的樣子。

但實際上她非常害怕被貼上嬌生慣養、不會做家事等,各式各樣負面的標籤,才如此刻意表現,殊不知這樣的做法,反而讓我們錯失了一次次與民宿老闆們交心的機會。

其實這裡也看出了,她對外人的態度有時候都比對我還要好😫

到了後面這幾年,她開始覺得自己生活空虛、沒有能交心的其他朋友,卻又拒絕參與任何她認為與她專業無關、無法放到履歷上的事

最後自卑空虛到將自己投射到他人身上,開始覺得,大家看不起她,反而回過頭指責一直陪在她身邊當她後盾,想和她一起成長、不停鼓勵她、推薦她各種充實自我方式的我。

把自己內心因為敏感自卑而產生的負面情緒,怪罪給一直說她很棒,最希望她能好的朋友。
是否會非暴力溝通

在換宿期間,我們私底下遇到誤會或是摩擦的時候,她總是直接先指責、先發脾氣,詢問都變成質問,用講話直掩飾她太過難聽的話。

還記得有次遇到生理期不舒服,又遇到像跟蹤狂的爛桃花,出門到後來,我的臉色開始蒼白、變得不太好。

回程的公車上,甫一上車居然就被扣上一頂故意擺臉色的帽子,還是我好說歹說才消氣。

到後來更是演變成,只要說出不合她意的話,話都還不用說完,她就先視為你要攻擊她,要先反擊回來。甚至怪罪我說,是感覺我想要否定她,才養成反駁式溝通...

而我自己的問題便是,我太害怕傷人,講話總是很婉轉,措辭用字太過小心,有時候想太久,就過了最佳的溝通時間,導致溝通成效不佳,或是對方根本不記得或是不覺得那件事有什麼問題,甚至對方聽不懂導致更多誤會。最後溝通太多次、忍無可忍的放棄婉轉,卻又被認為講話太直太傷人。

到了我們友誼的尾聲,在她的又一次質問定罪、抱怨、歪理、指責及攻擊下,我道歉、解釋過後,換來的是新一輪更傷人的攻擊。

我終於承受不住和她斷交了。

我終於不得不承認,如果連心態會變超好的旅行,都讓我感到被消耗,那我們真正相處在一起怎麼會有辦法變得更好?

那些看似平靜、少有爭端和摩擦的視訊電話相處時刻,其實只是我生活的離她不夠近,沒有觸及到她的真實生活,通過電波只傳遞我們美好的一面。

說真的,到現在我也不懂,我為什麼在那段時間內忍得住,完全沒有對她發脾氣。也許我該多增加我的情商...
一趟旅行其實就是價值觀碰撞的縮影

相反的,也有幾次我帶著不同朋友出國去玩,其中有剛認識的,也有還不熟的,甚至還有到國外才認識的朋友的朋友。

不消說每個人是否都是旅行小達人,基本的做功課、不抱怨、互相體貼,我查住宿、你查美食是大家都能做到的。就算過程中偶有不愉快或誤會,也都會先出聲詢問,互相尊重理性的溝通解決。

遇到危機時也是,不會放你一個人在緊張、在解決問題,無能為力的同時至少也能做到不干擾、不拖後腿。

在旅行中也常常會遇到的是生活作息上的衝突,有些人喜歡早起出去玩,有些人喜歡睡飽再出發,也有些人5分鐘就能搞定,或者需要提前半小時起床,這時候通常都會互相妥協。

吃東西的時候也是,選擇不同景點也是,我想旅行中的一切選擇,都像是不同人生價值觀的碰撞,只是有些人選擇包容,有些人學著嘗試不同,也有些人讓自我臨駕一切。

所以也就是這樣,我們才能從中看清,哪些人適合當酒肉朋友,哪些人適合交心,哪些人適合一起生活。

雖然旅行不能一次看清方方面面,但至少能看清適不適合用心繼續相處。

寫下這篇心情日記的同時,我也在想,為什麼當初就看出這麼多問題,我還是能選擇溝通、原諒,欺騙自己這只是一時的小問題,繼續相處也許會有所改變。

也許這就是長大,長大讓我少了一些幻想和希望,多了更多愛自己的實際。

Matters上的文章是不能刪掉的,我也在想,也許有一天她也會看到,或許她會暴怒,也或許那時的她,會因為我的離開變得更好更成熟,能夠坦然看待過去的自己。

會能夠了解,一個人的離開,絕對是日積月累。

絕對不是她想得那樣,我看不起她、見不得她好,一切只是因為我累了,所有的愛被消耗完了。

我真的好累好累,累到連愛自己都沒有活力了。

說走就走!行動派的理想旅行方式和旅伴特質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