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mmmerco

寫字的人 | 記者|教師

武漢疫情及所謂「沒有一個支那是無辜的」—— 一些想説的話

武漢疫情蔓延。與疫情信息更新同步的是關於疫情的評論。Matters與其他中文社交平臺上,俯拾皆是的是來自香港臺灣的一種觀點,如題 —— 「沒有一個支那是無辜的」。這種觀點的形成當然有其值得理解的原因,但這裏也有些不得不説的話,我思慮再三,還是決定發在這裏,作爲一種討論和記錄。

                                                                                                                                     —— 引言


人的思想,精神,會被一個社會的政治,教育左右。

中國大陸的教育,讓許多人無法接受世界的世界其他選項,這是不幸,是悲哀。但是,當社會水域改變,過去內化的知識也會被動搖,被修改。這種變化,我們已經在在東德,和東歐許多有極權歷史的國家見證過。所以,當我們堅持推動社會的改變,教育改變,我們也可以期待,精神想像的闊寬⋯⋯身份不是原罪。

我比許多人都痛切於同胞的麻木軟弱,可過去的經歷也讓我發現,在中國,麻木很多時候是許多人的一種自我保護。或許這是我沒辦法背過身,丟下一句活該的原因。我們希望強權式微,但這種式微,萬萬不該用這樣殘酷的方式成全。畢竟食肉麋者的財產國籍已經轉移,剩下的,是普通百姓和醫療救護人員在為滿地狼藉買單。

我有幾位朋友,都來自中國大陸,在近來眾多公共事件中, 他們始終默默地表達對民主運動的支持。而如今疫情蔓延,也輾轉難眠擔心家人成為「棄民」,憂心他的安全。試想當他們聽到這一句「活該」,會是怎樣的心寒。

我還是相信,我們中的許多人之所以期待民主,厭惡極權,是因為我們不願被極權剝奪愛的本能。所以,我們愛具體的人勝過理念;所以,我們相信每個人的生命都擁有與生俱來的自由意志,都有資格有尊嚴的生活,受公義的教育,不是嗎?

自然,許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不算是「故國意識」很強的知識份子。我也一直因顎蘭(Hannah Arendt)「不愛民族,只愛人類」的自由高貴而動容。

而所謂「愛人類」,愛的是生命。這種愛需要付出成本,付出情感,付出自我修養的時間⋯⋯而非只是聒噪的爭鬥和沈迷言辭的口水。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像那些嚮往民主的大陸人一樣,去體會個體在極權下類似的悲哀,或許也是對世界觀照的一種了解。

希望武漢平安。

武汉肺炎,官媒在感谢武汉的付出,而武汉人在逃跑

我在武汉2——武汉肺炎比想象中严重

#我看武汉疫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