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973 

寫作的姿態

Junmmmerco

在初到海外求學時,曾經嘗試在一年時間裏不讀任何中文書,以期訓練自己的在英文寫作時能夠像“母語者”那樣行文思考。在學術寫作之外閲讀小説雜記,英文表述情緒時常常有一種“參與世界”的直覺和熱情。這種高歌猛進“參與”耳目一新,也或許修改了我一部分的人格,以至用英文表達時都覺得自己慢慢生成了另一個熱情澎湃的人格系統。

1

用五十字寫一個故事|夢

Junmmmerco

新地標落成 行至頂層,燃煙 俯瞰全城 天色漸暗 凝視眼前玩物, 灰色方塊上停駐小小身影 “唔,又搭一個盒子” 巨人揚手,黑布蔽住所謂“蒼穹”

關於1月7日的速寫

Junmmmerco

1月7日,天氣晴。廣場上的孩子追逐著一群灰鴿,蜜色的面頰里是歡快笑意,看狹長的鴿忽然振翅。幼嫩的手指輕輕擺動,是今夏海邊拾來的貝掉了在花叢裡。殼壁上珠光閃動,多似一個童話....可是孩子,我們該如何向未來的你講述今日?告訴你清晨的第一則新聞嗎?

教書筆記:“羔羊”與“沈默者”——新冷戰時代如何想像“中國留學生”?

Junmmmerco

負笈海外幾年來,在工作場合聽到同事公開抱怨“中國留學生”這個集體名詞,今年是第一次。抱怨內容包括撒謊,學術誠信,還有最主要的——對政治問題的高度敏感。這週的課程,討論信息安全和社會信用制度。一位同事說,一位中國學生在他的課室中和另一位同學高聲爭吵,他不知如何是好;另一邊,兩位同班...

2

BLM中的華人 —— 回答四個關於BLM的問題

Junmmmerco

BLM中的華人如何定位自己,是否參與和聲似乎成了近期非常熱門的討論話題。這個月,我在澳洲以收到了一家藝廊的邀請,大約25個華人藝術家/寫作者在郵件採訪中寫下了自己對於BLM的解讀和看法,我也有幸成為其中之一。經過策劃人同意,我也將自己對問題的回答發佈在這裡。

有關

Junmmmerco

窗外一望無際的深夜,新音箱裡在播林二汶前度音樂會《明年今日+外面的世界》。她的吉他,嗓音都是一種屬於敘事的安靜。旋律從《十年》,到廣東話唱《明年今日》,再到間奏《十年》,然後是國語《外面的世界》,只唱了兩句歌詞,卻怎麼像一個漫長的,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常識,一個關於羊群的夢

Junmmmerco

1989星星美展作品,鋪天蓋地印滿文字的紙面像天空一樣壓垂頭頂 一 要説的常識是 “這是國情“,不代表這個情狀是公正的,不代表你必然要加入這個情狀。“其他國家也是這個情況“,不代表這個情況是合理的,不代表你必然要容忍這個情況。“情況已經在進步了“,不代表你不可以繼續反思”進步“,...

武漢疫情及所謂「沒有一個支那是無辜的」—— 一些想説的話

Junmmmerco

武漢疫情蔓延。與疫情信息更新同步的是關於疫情的評論。Matters與其他中文社交平臺上,俯拾皆是的是來自香港臺灣的一種觀點,如題 —— 「沒有一個支那是無辜的」。這種觀點的形成當然有其值得理解的原因,但這裏也有些不得不説的話,我思慮再三,還是決定發在這裏,作爲一種討論和記錄。

11月12日

Junmmmerco

他今天也要去上班, 他有妻子,兩個女兒。上班要帶槍,帶子彈,還要穿制服。穿上制服,就開始上班。這是一個儀式。他接到電話,今天要去一所學校,他的上司說。以後女兒會不會讀那間學校呢?兩秒鐘后, 他出發。路上很多人, 槍口要對準暴徒,他的上司說。

《文學回憶錄》導讀 —— 風呀,水呀,一頂橋

Junmmmerco

引言 此文作於2017年,為中國一本藝術雜志撰稿。后因種種原因未得刊出。但當時選擇這個題目,確是真心誠意喜歡木心。讀他的詩和章句,常常覺得這樣親近,又這樣不可接近。他的文字是江南文風裏,祖輩的精神故鄉。弟子陳丹青說,他是少數經歷文革牢獄之災,卻絲毫看不出吃苦痕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