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668 
JoyceCheng
置頂作品

寫作的姿態

在初到海外求學時,曾經嘗試在一年時間裏不讀任何中文書,以期訓練自己的在英文寫作時能夠像“母語者”那樣行文思考。在學術寫作之外閲讀小説雜記,英文表述情緒時常常有一種“參與世界”的直覺和熱情。這種高歌猛進“參與”耳目一新,也或許修改了我一部分的人格,以至用英文表達時都覺得自己慢慢生成了另一個熱情澎湃的人格系統。

JoyceCheng

教書筆記:“羔羊”與“沈默者”——新冷戰時代如何想像“中國留學生”?

負笈海外幾年來,在工作場合聽到同事公開抱怨“中國留學生”這個集體名詞,今年是第一次。抱怨內容包括撒謊,學術誠信,還有最主要的——對政治問題的高度敏感。這週的課程,討論信息安全和社會信用制度。

JoyceCheng

BLM中的華人 —— 回答四個關於BLM的問題

BLM中的華人如何定位自己,是否參與和聲似乎成了近期非常熱門的討論話題。這個月,我在澳洲以收到了一家藝廊的邀請,大約25個華人藝術家/寫作者在郵件採訪中寫下了自己對於BLM的解讀和看法,我也有幸成為其中之一。

JoyceCheng

有關

窗外一望無際的深夜,新音箱裡在播林二汶前度音樂會《明年今日+外面的世界》。她的吉他,嗓音都是一種屬於敘事的安靜。旋律從《十年》,到廣東話唱《明年今日》,再到間奏《十年》,然後是國語《外面的世界》,只唱了兩句歌詞,卻怎麼像一個漫長的,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JoyceCheng

流亡感

臺灣朋友大選前常常說起自己的“亡國感”。想想這個詞,用到自己這裏,應是“流亡感”。從小讀小説就喜歡“流亡”二字,覺得有一種神秘的浪漫,大了才知這是怎樣的不可言説。而最傷感的國之不國原來是疆境如舊,物是人非。我那個美好的中文世界,江上清風,松間明月,如今,湮沒在了紅色口號裏,午夜夢迴。

11
JoyceCheng

少年

秋 冷月当空 怀了长长的梦 坐在灯下 只看四周灯火 少年诚恳 做了梦 五根手指之间就吹了风 从指尖起,周身烧起火 眼泪掉下来 在尘土里滚成玻璃珠 然后,倒成了秋天冷冷的茉莉花 少年说话 一句是一句

JoyceCheng

常識,一個關於羊群的夢

1989星星美展作品,鋪天蓋地印滿文字的紙面像天空一樣壓垂頭頂 一 要説的常識是 “這是國情“,不代表這個情狀是公正的,不代表你必然要加入這個情狀。“其他國家也是這個情況“,不代表這個情況是合理的,不代表你必然要容忍這個情況。

JoyceCheng

武漢疫情及所謂「沒有一個支那是無辜的」—— 一些想説的話

武漢疫情蔓延。與疫情信息更新同步的是關於疫情的評論。Matters與其他中文社交平臺上,俯拾皆是的是來自香港臺灣的一種觀點,如題 —— 「沒有一個支那是無辜的」。這種觀點的形成當然有其值得理解的原因,但這裏也有些不得不説的話,我思慮再三,還是決定發在這裏,作爲一種討論和記錄。

JoyceCheng

慈惠

想到小時候好怕蜘蛛,見到就大呼小叫,要世界上的蜘蛛全部消失。蜘蛛的存在真是百無一用。八條醜醜的腿那樣靈巧地移動,八隻眼睛又似怪物。不像其他蟲鳥繽紛,再由人類的兩隻眼高傲一瞥 —— 這樣醜陋的蟲子,真是死不足惜。但父親不一樣,他把蜘蛛輕柔地捧在手裏,讓它爬來爬去。

JoyceCheng

11月12日

他今天也要去上班, 他有妻子,兩個女兒。上班要帶槍,帶子彈,還要穿制服。穿上制服,就開始上班。這是一個儀式。他接到電話,今天要去一所學校,他的上司說。以後女兒會不會讀那間學校呢?兩秒鐘后, 他出發。路上很多人, 槍口要對準暴徒,他的上司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