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
Matty
maintainer
98 Followers
1.19k Articles

内宣、外宣与中产选择

頭城左千戶

论宣传宣传技巧没有进化不进化。宣传的策略很简单,你们爱看什么,我们就控制什么。你们以前相信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那我就控制这个,这个很容易。你们后来不信了,爱看微博、大V,那我就操控这边,塑造几个大V让他来说我的话。你们后来又不满足了,现在爱看微信上不明来源的小视频、爱看抖音快手、...

騙不了這個世界之後

梁啟智

一、 全球疫情蔓延,本來應該是顯示人類命運相連的時刻。不過查看中國內外對疫情的理解,卻猶如平行時空。在中國官方媒體的話語當中,世界各地都處於水深火熱,中國則不單止成功戰勝了疫情,還向外施以援手。假如我活在牆內,每天聽到這樣的「新聞」,我可能也會感到很舒服:悲劇發生了,但最終渡過了,人民團結,國家強大,值得欣慰。

审查体制与市场经济:从学校网课直播屡遭封禁说开去

无隅

作者:冯希夷 今日,微信公众号“拿甲书店”的推送《学校网课直播屡遭封禁,我们的互联网有病》引起了我的关注。这篇文章向我们展示了一组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笑话——“国家教育部钦定的教学内容,怎么在网上就成为了遭受屏蔽和封禁的对象?” 据该文报道,就科学技术类课程而言,多个人体器官成为敏...

新冠疫情下“照料阶层”的更大风险:基于项飙《从链式反应到网格反应》的思考

无隅

前几日,牛津大学人类学教授项飙发表了一篇关于本次新冠疫情防治中国家治理和流动经济挑战的文章《从链式反应到网格反应:SARS和COVID-19流行期间的流动与限制》。文章对比了SARS和本次新冠肺炎期间政府在防控传染病——尤其是限制流动性(这里主要指地理、工作等横向层面的社会流动性...

Back to All

我们为什么发文纪念李文亮医生?驳“人血馒头”论

无隅

前天(准确地说似乎应该是大前天)李文亮医生去世,国内外网络社区的网民、媒体、自媒体们纷纷表达哀悼与愤怒,无隅公众号也发表了《悼李文亮医生》一文。https://mp.weixin.qq.com/s/-7aLLFOUiQtSxEvybeZwAA 然而,我们在后台却发现这样的留言:感...

书评•评书 |《花冠病毒》——毕淑敏

MaryVentura

这本书并不难读,但却花去了我十多天的时间,也许我错了,这本书其实真的很难读。掩卷遐思,觉得这是本很有趣的书。读书的时候,人在书里,顺着叙述一直走,恍惚间进入了过去一个平行、自己曾深谙的世界,那个世界里人们的一举一动我都无比明了。闭卷之时,又不得不注意到自己面前这个真正的世界,一...

与“侠客岛”商榷:评一线医务人员子女教育优惠政策

无隅

作者:邢麟舟 近日来,为表彰一线医务人员在抗疫过程中的牺牲与奉献,以湖北武汉为首的部分地区出台了一系列表彰与优待政策。这些政策包括了各种工作补助、医疗费用、职级晋升、家庭照顾等内容,大部分都属于应有之义;唯有一系列医务人员子女教育机会优先政策引起了社会舆论关于教育公平的强烈反弹。

悼李文亮医生

无隅

作者:冯希夷一 6号晚上十点半左右,我在群里看到有人发微博图片,图片上的消息令人失声——一位名为@骨科关医生 的微博用户发微博称,“用生命预警的英雄。李文亮医生今天抢救无效,去世了。。。”这则消息从微博传到豆瓣,又传到无隅的读者群里。我起初以为这只是留言,毕竟李医生这样刚正不阿、...

直播女医护剃头:女性身体,宣传话语与官员素质

无隅

这两天关于抗疫的最爆炸新闻无疑是甘肃支援湖北队伍中的直播女医护剃头了。请各位原谅我使用这么戏谑的标题,因为我看到这则新闻时,除了看到一般挪用女性身体做宣传的新闻时的那种批判情绪与愤愤不平,更有一种啼笑皆非的荒诞感。我很难把这两种情绪掺杂起来,所以只得用了一个看似搞笑,云淡风轻,但让人一眼看过去就产生不适感的标题。

当我们使用“抄作业”一词时,我们究竟在说什么?

无隅

作者:绍轩 近期,“抄作业”一词,已然成了互联网上常见的热词,本文并不打算对这个词的使用作出直接的批评或是赞同,也无意于详细讨论具体的细节问题,本文将要做的,是对这个词背后的词义乃至根源,做出一些常识性的探究与分析,以此帮助大家能够更好地作出判断,至于这个词语在具体语境中的恰当与...

2020年11月24日:疫情第十一天

CrazyArticle

没完没了的核酸终于没了,但封区,封路开始了。恐慌也已经没有了,但还是能买一点是一点,我上午去了其他地方的超市,也是在抢购,而另一个超市则早已抢购一空。在封路面前,虽然我一身红马甲,但也未必有用了。

“云监工”与“小叉酱”:是工人在劳动,还是叉车自己在动?

无隅

作者:冯希夷近日,央视新闻在其官方微博上报道了一则消息,消息称,“无聊又睡不着看直播造医院的‘云监工’们,给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的设备都起了名字:小红小绿小小黄、叉酱铲酱呕泥酱”,并指出“为忙碌在一线的建设者们点赞!” 起初,作为一名奔三大叔的我,确实感到非常新奇有趣,我素...

作为现实与隐喻的封城与隔离:区隔,责任与地域歧视

无隅

作者:邢麟舟 肺炎疫情“官宣”爆发至今已近十天,不论官方还是民间都在防疫抗疫方面使劲浑身解数,在继承抗击非典中积累的宝贵经验的基础上,采取了各种创新应对措施。而其中规模最大,最具挑战性,也是潜在影响最大的措施,便是封城。1月23日起,武汉市宣布停运一切内外公共交通,对出入武汉的人员进行严格管制。

天灾人祸之分类与非此即彼的思维模式——与“西西弗评论”商榷

无隅

作者:绍轩 在无隅读者群内,一向有着大量的讨论和信息分享行为,这篇文章的主题也正来自于群内友人分享的一则公众号文章,即“西西弗评论”的《新冠疫情是“天灾”,不是“人祸”》,为了更进一步地了解该文作者的意图,笔者重新翻看了这个公众号之前的发文,得到的大概信息是,这一公众号的作者非常...

2022年11月30日:疫情第十七天

CrazyArticle

向白紙革命中失去自由的義士致敬,是你們用人身自由,換來的解封

弘扬传统诗词文化,万众一心抗击疫情!

无隅

墙内不好混,只能念念歪诗。前言 近日,为支援中国人民抗击肺炎疫情,日本友人向武汉提供了大批援助物资。除物资外,引起热议的还有物资包装箱外日本友人所贴的各种诗句:这些诗句引起了国内网民的感慨:日本捐款捐物之余,还用中国传统诗词表达自己感同身受的心情,鼓励中国人民振作起来抗击疫情,实乃文艺与温情的结合。

2020-2022 疫苗接種紀錄

Lusi

2020-2022 疫苗接種紀錄

2022年11月29日:疫情第十六天

CrazyArticle

这应该是我在疫情中最后的一篇日记,因为连我这样的人也没了自由。可能是安眠药的原因,今天一直就睡不醒,乃至于大喇叭叫做核酸,都没听见。下午穿着那身红马夹去居委会,发现出不去了。我有所有的证件,包括通行证,证明,如此等等全不管用,看来特权也是可以随时被剥夺的,负责人的电话也打不通。

2022年11月27日:疫情第十四天

CrazyArticle

当我看到上海人的反抗,看到广州人的反抗,我似乎看到了2014年的雨伞运动,看到了2019年的反送中,我无法忘记我在香港经历的那些事。我自己在想,如果当时我在上海的乌鲁木齐中路,我可能会扔啤酒瓶乃至于燃烧瓶,因为心中的那种怒火已经无处宣泄。

1

2022年11月26日:疫情第十三天

CrazyArticle

一句“疫情防控”,已经让公权力不受任何节制。

2022年11月21日:疫情第七天

CrazyArticle

官府宣称排查只到22号,我觉得遠遠不止,方舱医院已经建好,只等入住,你说四天?逗我玩吗?

2022年11月25日:疫情第十二天

CrazyArticle

祖国虐我千百遍,我待祖国如初恋

2022年11月23日:疫情第十天

CrazyArticle

我对口口声声说爱国的人说:封了你就不爱了。于是就被踢出群,现在真封城了,脑子终于开始想事了。

2022年11月22日:疫情第九天

CrazyArticle

这个装置的正是名称叫智能门磁感应器。这是一个可联网的装置,只要住户一开门它就会响,并且社区负责人手机会接到具体到门牌号的报警电话。这等于真的把人关在了监狱,家里变成了牢房

2022年11月21日 疫情第八天:

CrazyArticle

上面说到1,下面要做到10,这样才可以博得赏赐。

2022年11月20日:疫情第六天

CrazyArticle

健康码这东西就像一个开关,掌控这个开关的,只有那些当权者,他们可以随时给你红黄绿,就如同风扇开关的高中低,一切都是看他们的心情。

2022年11月19日:疫情第五天

CrazyArticle

移动支付被吹捧为”新四大发明“,可在这“新四大发明”的背后,却是一个紧箍咒。如今的健康码,行程卡就如同病毒一般,遍地开花,紧箍咒已经变得更紧了,而这些基于大数据的社会控制,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病毒呢?

2022年11月18日:疫情第四天

CrazyArticle

下午有大妈问:你有没有发现往返的公交车越来越少了?我这才开始留意,其他人也开始陆续发现经过的公交车慢慢少了,直到根本就没再出现,于是社区有人开始说市区封了。

2022年11月17日:疫情第三天

CrazyArticle

虽然路上有车,有行人,却没了烟火气。

2022年11月16日:疫情第二天

CrazyArticle

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妈说肇庆疫情很严重,她要去抢菜了。她用了一个抢字,这让我有些焦虑,我害怕和其他地方一样把小区一封了之,于是也加入了抢菜的序列。于是花200元在超市抢了一车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