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

我们在白天黑夜为彼此是艳火

【拒绝篡改,重回我的2020】1.20-1.23武汉一周年

 (編輯過)

当一些新闻、纪录片将浓墨重彩刻在23日......

我们都清楚地知道,事情的开端不是这一天。

时间线附财新新冠肺炎大事记,以下图片均为当时存图。2020年1月17日回顾点这里。


2020.1.20

恐惧已经开始蔓延。但模糊的说法始终禁锢着透明积极的行动。好在这一天钟南山终于宣布了人传人现象的存在。

在各种情绪的翻滚下,13年前柴静那段关于非典的文字在网络上开始流传。

同一天,胡舒立的朋友圈也在网络流传。只不过无关疫情,而是关于另一场悲剧。北京朝阳医院出现伤医事件,受害者之一,就是我们后来熟知的陶勇医生。

2020.1.21

面对未知的病毒和堵塞的消息,人们依靠人际网络和互联网四处打探情况。再回顾的时候我们知道,孝感最终成为湖北省内仅次于武汉的疫区。

当然,坚信不传谣不信谣的人们仍然可以乐观地看待一切。朋友圈里还在不停出现这样玩梗为乐的人。

除了上述种类的乐观,还有一种乐观充斥着“总有刁民想害哥哥”的想象。他们将疫情的传言和来自疫区的新闻习惯性归结为歪屁股递刀子的臆想。面对这种情况,我也看到了豆瓣“只有一个组”的思考。

回溯两个多月前,这里由于为哥哥红红火火庆生甚至捆绑cp而被封禁。再回溯一个月前的临跨年时段,他们因为追溯春蕾问题又被封禁。这种诡异的境遇大概只能说明,六十多万人的小组,组鹅想法各异是常事。东风压倒西风,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也是常态。单纯以“八鸡”、“智商盆地”、“小粉红”或者“8千聚集地”来贴标签是简单又懒惰的行为。

2020.1.22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发布会,但结果并不能让人安心。

为了唤醒记忆,摘取了图中提到的几个问题的问答。详情请看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20年1月22日发布会记录。

1月22日,春运仍在继续,武汉尚未封锁。发布会仍然传递出稳定有序的信号。

在这一天,反思开始出现:”如果国民不知道是虚假信息,但是根据自己生活常识判断他获取的信息是真的而进行传播,这样的言论就不应当被禁止......就比如在武汉有8位公民获取了疫情这样的信息,根据他自己内心判断,有可能是真的而去传播。这种行为就不应当被禁止,更不让被惩处......于是祸从口出谨言慎行等等缺乏基本公民意识的观点大行其道,我们的国家也从一场又一场的灾难中很少吸取到经验教训。我们不断的犯错误,犯同样的错误。“

搞笑的传言也开始出现。不过事实证明不要临时抱佛脚。


2020.1.23

武汉宣布封城了。但此时情形一片混乱。

被诟病不具备防疫意识,1.21号还在出席新年团拜会的湖北省省委书记蒋超良和省长王晓东在神隐。过几天”愿以革职以谢天下“的市长周先旺还未重磅出场,市委书记马国强仍硬挺不作声,当然此时距离他下台还有20天。

面对医疗资源紧缺、湖北各地医生求助网络、病人家属无助求援、各民间团体善意互助和武汉及上级政府迟迟未有决策等情况,网友发出了如下感叹:

混乱之外,这一天的舆论焦点是管轶。因为财新的一篇《sars专家管轶:这次我害怕了》被卷进微博热搜中心。

同一天,记者的朋友圈也被大众看到,让人动容。

在这个时刻我们越发感受到医护职业的艰辛伟大。但不愉快的常奏还在继续。

回顾这一年,这个事件又让人想到更多。第一个,谁也没想到,一年后石家庄成为了疫情复发的中心地之一。第二个,后面发生了一个类似事件,一名癫痫病发作的男孩扯掉了护士的口罩。但在抗疫神剧《最美逆行者》中,这件事被改编成一个小女孩儿无理取闹撕掉护士口罩,最终导致护士被感染死亡,引发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的不满和抗议。

这一天也看到了来自疫情中心的发声,一年过去了,期盼这位楼主阖家健康!

而回归我的生活,身边越来越多人意识到这是一场堪比SARS的病毒,我在家庭微信群里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图片(之前他们都不太相信)。据说来自武汉前线的医生。

一位朋友于23号从广东出发回家过节,中途路过武汉。留下封锁时刻的照片。

*封面图片来自电影《76天》剧照。

*最近杭州再次发生针对医院的放火案。通化疫情严重,基层却一片混乱。北京待隔离的宠物主又面临着和孩子的诀别。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许多经验沉淀成程序,就再次面对同样的问题,交出同样仓惶错误的答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