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ac

I,Robot

《大典》--- 电子蜂(6)

發布於

刘刚一向自觉得善与人打交道,却搞不清李博为何总跟他别扭。以前无所谓,需要的事通过单位也能办。这次只能靠自己。好在李博曾为伊好的事主动找过他,算是递过梯子。他做出取得了成果的样子找李博,表示一直为释放伊好的事与北京市公安局沟通,经过他努力,加上没造成实质损失,处理可以从轻,只要伊好再做一个比较深刻的检讨就可以销案回家。

现在的问题是伊好一直不认错,而世界卫生组织特别表扬了她,调查团从疾控中心病毒库取得的样板与随机取样吻合,成为验证了中国政府透明诚信的关键。从这个角度伊好不但无错,而且有功。刘刚对这个说法不以为然。「后果到底怎么样不是主要的,关键是有些原则不能碰。举例说,一个人为外国当了间谍,给外国的情报是错的,对国家没造成损害,国家照样不会因此宽恕他。」

「我知道伊好人清高,有点固执,」刘刚拿出了一份打印好的检讨书。「不让她为难,我已经按她的口气起草了检讨书。你得去劝她一下,只要签个名就行,保证很快就让她回家。」

「签名?……」一直只看显示屏不看刘刚的李博转过头来。

「检讨往深刻写,有些说法和表态是免不了,如果她怕看了有纠结,就不必看具体写了什么,签名就行。」

「还要签名?!……」李博脸色涨红,嘴角抖动,似乎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突然啪一掌拍在桌上,桌上的茶杯盖跳了起来,随后便大步成风地夺门而去,扔下刘刚自己发楞。

当国保的经历让刘刚练出了该凶的时候凶,该忍的时候忍,为了搞定工作对象,对方破口大骂都可以心平气和。但他对李博陷入束手无策。从大数据系统调出与李博有关的所有信息,翻来覆去筛查搜索,反复研究,找不到可下手处。他不贪财,不好色, 无恶习, 没有可抓的把柄,贿赂和色诱都不会成功,唯一女儿是软肋,眼下却在捷克,解不了近渴。直到在医疗档案里发现李博曾去看过心理医生。

看到刘刚的国安委特派员证件,姓吴的心理医生没多问便调出了李博的病历。医生还能依稀记起。「……这人对他妻子的性无能既不是器质性也不是功能性的,是纯粹心理问题。开始我怀疑他可能是自我无意识同性恋,貌似过『正常人』生活,能结婚也能生子,但是不会在两性关系中得到快乐,很快失去两性生活能力,却以为是自己有病。我的检测方法是让他在一个单独房间裸体看色情片,监控看到他对同性行为没反应,而看两性色情行为时能勃起,反应正常。所以确定他不是同性恋,性无能的根源是他妻子对他构成的心理压力。这种情况不是没有,类似男人一般会以婚外恋方式解决,不在意和妻子之间不再有性关系。这个人却是强烈渴望和妻子实现性结合,同时又高度恐惧性无能,结果陷入恶性循环,越恐惧越无能,越无能越恐惧,最后连和妻子的性接触都不敢尝试了,生活状态和人格状态受到严重影响……嗯,这段病例记录了我当时想到的一种治疗,如果他用迷药迷倒妻子,或者是把妻子灌醉,没知觉的妻子不再对他构成心理压力,性无能也许就解除。那时他能与妻子实现成功结合,性障碍可能就此打破,进入良性循环最终而消除。但是医生身份不能提供这种可能触碰法律问题的建议,毕竟有些国家都有婚内强奸罪了。我只能以玩笑方式对他暗示,他这种书呆子不一定真能明白,或是明白了也不一定敢试……」

听到这,刘刚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博看到手机显示吴医生的电话非常意外,本以为再不会有联系,只是忘记了把这个号码从手机通讯簿删掉。吴医生告诉李博,一直记得他的病情,现在正好有一种新型设备,可以解决他的问题,成功率百分之百。

是天意安排吗?李博正陷在焦虑中。刘刚半小时前打来电话,说他出面给警方写了保证,因此不再需要伊好检讨,已经办好解除监视居住的手续,警方马上会送伊好回家。这消息当然让李博放心和高兴,同时一种熟悉的恐惧又悄然爬上心。他从鞋联网上看着伊好的一路轨迹,直到进了家门。他本应以最快速度赶回家,拥抱她,给她亲吻和抚慰,做好吃的饭,伺候她睡觉,然而他却拖延着没动身,就是因为这恐惧——睡觉时怎么办?今天的情景,从哪儿论都不该再跟伊好分房,但是他能不能行?比以往更糟的,是他会在过程中时刻想到伊好心里会把他与刘刚对比,那只能让他更加不堪。

要是平时他会认为吴医生在推销产品,现在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能马上有效?」对方回答是非常肯定的四个字:「立竿见影」,而且允诺免费试用。「不好用我给你交罚款。」吴医生像是开玩笑,足以表达自信。李博要求立刻拿到。「我马上就要检验,真能有效的话,多少钱都行!」

约好在李博家附近的星巴克见面。吴医生带了个助手,卷发络腮胡,深墨镜,不说话,只是默契地从斜挎小包中拿出设备。吴医生确实有点像推销产品,说话都如事先背好的广告词。

「这个设备叫梦造仪,奇效!可以让人摆脱束缚回归本能,让不举的男人雄起,让冷淡的女人火热,让形同陌路的夫妻变得如胶似漆。只要把梦造仪放在一旁,看到这个射频头吗?方向对准你们,五分钟内保证成功,而且会让你成为伟丈夫!」

吴医生看一眼助手。助手已经开机,输入密码,对准李博。于是吴医生的广告词继续:「体验为实,你开始感到冲动了吗?欲望压过理智了吗?是不是已经勃起?……这就对了。你不是想尽丈夫义务,夫妻双双上天吗?有了这梦造仪,你能让她从此再也离不开你!……」

吴医生的广告并不虚假,的确能感受梦造仪的作用!李博开始感到欲火从小到大燃烧起来,恐惧像秋风中的枯叶被一层层扫光,性的渴望逐渐澎湃。李博双眼紧盯在梦造仪上。

《大典》--- 电子蜂(5)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