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典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 Followers
44 Articles

524 大典|王力雄

野兽爱智慧

野兽按:2018年借去台北参加国际书展之便,购读了王力雄先生的小说《大典》。王力雄的每一本书都是难得一遇的奇书。读王力雄的书,人们会再三感叹说:“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乔治•奥威尔!”国家不幸诗家幸,不知道这是荣耀还是耻辱。若说荣耀,因为王力雄展现了当代中国作家最缺乏的直面现实的勇气,以及先知般的预言能力。

《大典》后序--- 王力雄

im

...

大典 --- 幸福(4) /終結篇

im

李博从梦中惊醒时,以为使劲叫喊能摆脱噩梦。前面梦到的是与伊好相拥而抱,怎么变成一群厉鬼压在身上。清醒过来,噩梦不是梦,伊好踪影全无。强光手电如利刃挥舞切碎着黑暗。数个武警士兵压得他全身骨头发出错位声响,如同断折。数十持枪武警在洞外摆着夸张的射击姿势。一群带路的当地民警在外围。武警指挥官命令一半人留下彻底搜查洞里洞外,再细小的物品——尤其跟电子设备有关的——务必无一遗漏。「这是总队下的死命令!...

大典 --- 幸福(3)

im

山洞对李博已有如家的感觉,每次在外想到的归宿就是这里。没山洞前总是四处奔波躲藏,夜里睡车站也得担心警察盘问,遇到下雨更是只能去找桥洞一类地方。那时他从未睡过完整觉,现在则是要想法别睡太多。他每天花很多时间搞建设。把山洞分出大厅、卧室和厨房,修缮平整,垒桌砌墙;用树枝和蒿草绑扎的门掩盖洞口,与周边灌木荒草混在一起,即使绿妹来到跟前也会以为山洞消失了。他在林中开垦空地,用在山下农田偷采的秧苗种出...

Back to All

大典 --- 幸福(2)

im

新疆国保总队的杨副总队长在防疫运动莫名其妙被免职后,发配到政策研究室当副厅级研究员,每天闲得难受。一接到国安委要他到北京的电话,当天就上了列车。以往从乌鲁木齐到北京的公务人员从来都乘飞机,列车再提速也得走十几个小时,实在辛苦。但是近来疆独恐怖分子用从阿富汗偷运的地对空导弹击落了好几架客机,数百人死亡,便没人再敢乘飞机。而疆独分子不袭击出疆列车和进疆的空列车,散布保证出疆列车安全的舆论。成千上...

大典 --- 幸福(1)

im

...

大典 --- 民主(4)

im

最先赶到国安委大楼前声援老叔的是「访民」。访民一般是那些在当地解决不了冤屈反受地方政府迫害的底层百姓,到北京来找中央上诉伸冤。他们在各政府部门间被敷衍、踢皮球、遭驱赶,逐渐形成了互相抱团的群体,专门用搞事方式吸引社会关注,期待迫使官方满足他们的诉求。底层地位使这些访民没有什么怕失去,因此成为最有行动力的角色。他们的搞事往往打着毛泽东的旗号和说法。那既是策略需要——毛作为中共创立者,用毛当年的...

大典 --- 民主(3)

im

老叔好像是去洗手间,却是事先就让车等在电梯口,直接上车离开了会场。虽然还是总理的车,有土佐派的卫队。但是土佐在天安门上,听到的讲话是录音,一时不会有别的反应。如果土佐听的是老叔的真实讲话,会不会立刻命令卫队逮捕他?老叔不敢确定。车刚驶出罩住天安门的屏蔽罩,老叔立刻用随身终端发出约好的信号,国安委那边等待的IT人员便切断了土佐与卫队长的联络,同时锁住这辆车上的监控设备。前面一直没这样做,是因为...

《大典》--- 民主(2)

im

...

《大典》--- 民主(1)

im

三号切断了联络,却逃不出老叔的视线。他的身边人做了所有想得到的防范,包括访客的任何电子设备都不能进入他的空间,却没人想得到还有鞋联网。老叔在鞋联网上看到三号连续两天与上海市委书记在一起,浙江和福建的省委书记也专程到上海拜见。他们的鞋轨迹汇集,但无法得知谈的是什么。唯一拿到的料的是从性鞋距看到晚上有女人进入三号卧室,从SID查出是个三十七岁的按摩师,做完按摩后在三号的卧室过夜。第三天,三号常委...

《大典》--- 变(9)

im

与土佐分开刚刚六小时,从视频上看得出土佐态度有进一步转变,从最初自认为在老叔之上,到分手时的平等伙伴,现在已是不自觉地在老叔之下。蛛网组的传播让土佐对老叔刮目相看,老叔的形象被那传播放大了一百倍,虽然他俩关系的实质没有变,但就像一个瘪气球在被吹起一百倍的气球面前会自觉渺小那样,土佐已经无条件地接受老叔指挥,哪怕是奇怪的要求。比如这次老叔要的是,在他过一会儿跟军委孙副主席通话时,土佐要按老叔的...

《大典》--- 变(8)

im

国安委大楼留给主席的三十一层平时锁着,主席从未正式在这里办过公。此刻门打开,蛛网组开启设备,支起摄像机,布设灯光。老叔坐到主席的座位。桌上有国徽,身后有国旗。明知这会被官场视为僭越,老叔也要坐到这个座位上,因为这个座位代表「处突组」在国家危机时的统领地位。化妆师在老叔脸上做最后修饰。三个机位的摄像机都已准备好。此前在官场之外没有多少人知道老叔,这是他第一次作为主角在全国亮相,必须注意每个细节...

《大典》--- 变(7)

im

老叔离开中南海时,土佐派了一队中南海警卫保护他,豪爽地说以后那就是他的专属卫队。卫队长是一位军服笔挺皮鞋锃亮的少校。卫队分乘三辆车,一辆在前,两辆在后。少校与老叔同车,坐在前排副座。此车是总理的防弹车,土佐给了老叔。「人在一切在!」土佐叮咛老叔以后出门一定要乘这辆防弹车。如果是泛泛表示关心,可听可不听,但是土佐同时这样向少校交待,就成了命令——老叔以后出行只能用这辆车。一路是政治局常委享用的...

《大典》--- 变(6)

im

中国宪法确定中共领导中国,中共党章确定政治局常委会领导全党,因此中国的最高权力在有七名常委的常委会。此刻主席身亡,其余几位常委,两位正在中南海内办公,一位陪同刚果总统去八达岭长城,一位在中央电视台检查工作,还有一位在全国政协主持会议,只有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的三号常委在上海视察。每个常委皆有受中央警卫局局长直接指挥的卫队。各卫队长同时接到了警卫局长的紧急命令——执行最高级别反恐袭预案。在京的五位...

《大典》--- 变(5)

im

赶到北京医院的老叔别的都没做,先是对着主席的遗体哭了五分钟。五分钟放在平时不算什么,在放着一具尸体的抢救室里就显得相当漫长,陪在老叔身边的土佐开始扭动换脚,暗暗希望老叔早说正题。泪流满面的老叔似乎有感应,擦掉眼镜下的泪水,抽噎着拿出终端平板,在主席遗体旁打开展示给土佐。那是对天安门城楼各机位监控影像做完筛选和分析的画面,关键部分是捕捉到有蜂状微型飞行器从上空接近主席,经过局部放大和分帧播放,...

《大典》--- 变(4)

im

当老叔看到一次性手机上显示的是赵归常用手机,刚对赵归的激赏立刻减了一半。做成再大的事也不能忘形,只应愈发小心。按规则线人与老板通话必须使用一次性手机。老叔今早犹豫一下,还是把他与赵归联系的一次性电话接入天线。他希望没有电话,那意味最顺利,却看到赵归用常用手机打进来。老叔不接以为赵归能明白,没想到他竟然留下录音。从监控系统看,赵归是在从机场进城的路上,看来他前面是准备随时开溜,现在则是赶回来发...

《大典》--- 变(3)

im

赵归到达首都机场的希尔顿酒店时,初夏热辣的太阳刚升起。他提前几百米下了计程车,装作早起锻炼的客人,不引人注意地进了位于十一层的房间。房间是在他的女助理名下长包的,大部分时间空着。他提前准备的旅行箱已在房间,里面有三本不同国家的护照,名字不同,照片都是他,分别买了随时优先签转立刻能走的机票,飞往不同目的地。那是在上国安委楼顶平台前就准备好的。想到大典彩排会造成城区交通堵塞,配合飞行表演的空中管...

《大典》--- 变(2)

im

每天夜晚,国安委楼顶的梯形体内部会亮起数百盏灯,外表呈现为城市夜景中的凸起的蓝光楼顶。梯形体与楼顶平台围墙间的空隙是那蓝顶下的一圈亮线。楼顶平台里面则亮如白昼,直到半夜十二点熄灯后才有夜的感觉。地面传来的城市夜生活喧嚣逐渐归于平静,间或被只许夜间通行的施工车打破。赵归在对流的楼顶风中等待放飞电子蜂的恰当时机。放飞要尽可能晚,但又需要夜色的掩护,因此最佳时机是黎明。天亮将举行的大典彩排是千载难...

《大典》--- 变(1)

im

...

《大典》--- 电子蜂(7)

im

是不是梦?李博事后反复问自己。眼角晶莹,摸得到泪珠。睁开眼,食指尖上沾的泪水反光,放进嘴有丝丝咸味。是真的泪,因此现在不是梦,刚刚的经历也不是梦。然而那太像梦——伊好在他的身下扭动,赤裸手臂的紧抱,舌头伸进嘴中热吻,欲仙欲死的叫床和下流话……那以往对他连在梦中都不敢想,只在手淫的性幻想中偶尔冒出。他本已不想此生还能和伊好有这种可能,不要说用他的男人武器使她忘情赞美与下贱迎合,把她干到彻底瘫软...

《大典》--- 电子蜂(6)

im

刘刚一向自觉得善与人打交道,却搞不清李博为何总跟他别扭。以前无所谓,需要的事通过单位也能办。这次只能靠自己。好在李博曾为伊好的事主动找过他,算是递过梯子。他做出取得了成果的样子找李博,表示一直为释放伊好的事与北京市公安局沟通,经过他努力,加上没造成实质损失,处理可以从轻,只要伊好再做一个比较深刻的检讨就可以销案回家。现在的问题是伊好一直不认错,而世界卫生组织特别表扬了她,调查团从疾控中心病毒...

《大典》--- 电子蜂(5)

im

办事的时候赵归喜欢人少。,多一个人多一个变量,多一份麻烦和风险。尤其是办大事,人要尽可能少,就像阿基米德撬动地球只需要一个支点,支点多了一定不行。...

《大典》--- 电子蜂(4)

im

...

《大典》--- 电子蜂(3)

im

老叔这种时候本来没心思再听电子蜂项目的汇报。世界卫生组织的警报一解除,高速运行的防疫运动就像一头撞上了玻璃墙,戛然而止。电子蜂自然不会再用,收尾也用不着老叔过问,他面临的问题比这些小事严重得多。不过赵归坚持要汇报,让老叔感觉另有其他,就随赵归上了楼顶。国安委大楼可被看作一个巨型电器。里面的无数电子设备是其中的零件。大楼的墙壁内、楼板间、天棚上布满数据线、电缆、光纤、插座和接口,如果把其他建筑...

《大典》--- 电子蜂(2)

im

...

《大典》--- 电子蜂(1)

im

很少有人清楚赵归的真正身份。他早年学飞机设计,一直保持对飞行器的热衷,在国内有个无人机企业,同行中不算大,却是专供公安系统使用的无人机。他的生意主要在国外,钱也主要在国外。主席反腐以账目不清抓了国安部副部长时,据说他一次就从国外调回两亿美金给副部长堵窟窿。那时人们才知道他一直是国安部的人,也是国安部在海外调拨资金的白手套。副部长被抓对赵归影响不小,他陆陆续续一共交了十亿美金才算摆平。当时老叔...

《大典》--- 网格化(6)

im

主席在大典筹备情况汇报会上发了脾气,网格化管控搞到了极致,却成了按下葫芦浮起瓢,反而发生混乱。防疫是保证大典年的一个方面,不是全部。如果仅搞防疫,不考虑造成其他方面的不稳定,和破坏又有什么分别?老叔在会上做了检讨。把主席发脾气提升到英明指出物极必反的哲学高度,要作为指导防疫运动的新精神深刻领会。防疫大方向不能放松,但需要加强全局观念,不能形而上学地顾此失彼。老叔向主席保证,一定认真汲取教训,...

《大典》--- 网格化(5)

im

...

《大典》--- 网格化(4)

im

...

《大典》--- 网格化(3)

i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