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87 articlesIn total 139621 words

香江有位神探

AdrianAu

近幾年有關香港的歷史書,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出版,不論是鄭寶鴻先生的著作、余震宇先生的《壹街一個故事》系列、港識多史著作系列的等,都讓讀者認識香港歷史。不過,很多都是資料性質,對某些害怕讀歷史的人來說,真的未必容易接受,那是否有一些另類選擇?有,今次介紹的《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下...

莞爾一笑的詩

AdrianAu

最近聽了一個向中學生推介翻譯文學的講座,講者開首說大家應該是多看香港文學,外國翻譯文學比較少。我很想講,我應該是在座的例外。別說香港文學,連華文文學都少閱讀。很多華文作品,都是因為觀看了紀錄片《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開始,作家西西是其中一位。

作家背後故事

AdrianAu

連續4週介紹的書籍,都是非小說類,今次終於回到小說類:陳雪老師的《少女的祈禱》。陳雪老師算是我近年很喜歡的作家之一。喜愛她的最大原因,是因為她描寫人性很細緻,特別是人性的黑暗面。當我閱畢《惡魔的女兒》,已被她的文字吸引。之後的《你不能再死一次》及《惡女書》,再一次感受到她的文字的威力:是如何強烈、是如何細緻。

42.195的背後

AdrianAu

第99屆箱根駅傳終於完結。今年是駒澤大學贏得。這個每年於1月2日及3日舉行的大學長跑比賽,由東京讀賣新聞東京本社出發,到箱根蘆之湖折返,分為10區。第一天是去程共108公里,第二天則是回程共109.9公里,全程217.9公里。參加比賽的,只有21隊大學隊,10隊是去年首十名,另外...

2022年精選書籍

AdrianAu

2022年第一本閱畢的書,是董啟章先生的《非常讀》;2022年最後一本讀完的,是西西老師的《哨鹿》。兩位香港重要作家,兩本文學書,剛好首尾呼應。全年365年,每天都是閱讀日,數量不是重點,重點是讀畢很多精彩的書,當然也有一些我感婉惜的書。能推介的,我都盡力推介。

書之一二事之印刷

AdrianAu

2022年最後一個書介,回到與書有關的題材:印刷。今日我們很幸運,很容易買到書本閱讀。而我,當每次打開書櫃,都感到一陣暈眩——還有太多書未閱讀。正因為這樣,究竟應該選那一本閱讀,都費煞思量。即便很努力一本接一本來閱讀,但仍無法追。這根本就如莊子的〈庖丁解牛〉的開首幾句「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

男言之癮

AdrianAu

每個人總會遇到一位「口水多過茶」的男士。他們侃侃而談,喋喋不休,但說話的對象,卻是女性。即使當中內容毫無根據,但總是擺出「我識野多過你」的態度。如果這個情景放在20世紀前,也許女士會聽得很入神(但有例外如Jane Austin);只是到了今日,在這樣資訊發達的時代,為何仍有男士,...

It's Fake News!!!!!!

AdrianAu

台灣上月舉行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在縣市首長選舉大敗,回到濁水溪以南的縣市。新竹、基隆及桃園都保不了。不過市議員的選舉,民進黨議職卻增加了。之後台灣的政論節目都在「幫」民進黨分析敗選原因,有些評論講到,民進黨沒有正面回應那些錯誤消息,讓這些消息發酵,最後讓部份選民沒出來投票。

迷失.咒語

AdrianAu

第57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獎的得獎是《斯卡羅》,它是改編陳耀昌醫師的作品《傀儡花》。故事以1867年在臺灣發生的羅妹號事件之後所發生的故事,描述「臺灣原住民、閩南人、客家人與西方國家等多個族群間的衝突、協調與發展」[註1]。最後是排灣族斯卡羅酋邦頭目與美國簽訂《南岬之盟》的歷史事件。

來自北方的情人

AdrianAu

近兩年擴闊了閱讀的書種,總會遇到一些令我有「相逢恨晚」的書本,莒哈絲的《情人》及《中國北方來的情人》一定榜上有名。第一次接觸莒哈絲的作品,跟作家潘國靈有關。事緣他最近的作品《總有些時光在路上》,有提及《情人》及另一作品《勞兒之劫》: 不是滾滾長江,而是憩淡的河流,一如我心之靜默在其上。

日本文學館

AdrianAu

最近到路過見山書店,看到有賣日本作家詩集。看到有一位詩人很眼熟:室生犀星。因為價格不貴,買了這本回家。在家查看資料,果然確認我的記憶:室生犀星的好友,是我很喜歡的日本作家堀辰雄。2017年的10月我到金澤時,曾到一座建築,有介紹室生犀星及其他金澤出生的日本作家。

一切從未名命的病毒開始

AdrianAu

還記得,2020年1月25日大年初一的下午,我外出跑步準備兩周後的半馬拉松賽。跑完回家,得悉取消了。自此,不止香港,全球都被COVID-19這個大疫情影響,到現在仍是,只是不同國家/地方有不同的處理方式。隨著各國再開放國境,疫情好像完結,但其實仍有後續。

私隱與權力

AdrianAu

過一陣子總會聽到朋友的通訊軟件被人駭了,然後不法分子利用這朋友身份向他的朋友問其的電話號碼,很多朋友不虞有詐。結果,這樣的詐騙電話號碼情況如漣漪般散開。你也許會問,提供電話號碼有什麼問題,現在所有公司都會收集手提電話號碼,以方便提供折扣消息。

掌中小說

AdrianAu

最近,香港文學雙年獎成為城中文青話題,因為新詩組從缺。主辦單位的從缺理由,未能說服。但是,正正因為主辦單位的「動作」,讓一般人去閱讀這些詩作。我身邊有寫詩的朋友,但我對詩作的欣賞價值能力很低,可以說缺乏這種知識。有很多作家都是以詩作開始,之後去創作小說。

陰間的同行者

AdrianAu

過一段時間,總會有些題目再搬上枱面討論,最近是稿費。有興趣到搜尋網站打關鍵字「稿費」就知詳情。另一個已搬上枱面好幾次的是粵語能否入文。這題目之所以會拿出來討論,都是跟是否能作書寫用、學習中文、甚至存亡有關。雜誌《迴響》正是因為後者而出版。第一期的《編者語》有這樣的回應︰粵文可以寫小說咩?

人生.旅行

AdrianAu

最近參加了一個讀書會,題目與旅遊有關:「帶一本旅行文學上飛機」。參加者們很認真地準備介紹,其中有一本我很有興趣閱讀。而我卻感到是最懶的參加者。事緣我介紹的書一定是曾閱畢的,不幸的是書櫃上的書大都是未閱讀的。書櫃能找到的與題目相關的書,只有詹宏志老師的《旅行與讀書》及潘國靈老師的《總有些時光在路上》。

不朽的作品

AdrianAu

某天朋友來家作客,看到茶几上的一本書,驚訝地問「你有去那展覽嗎?」。我當然沒去,因為展覽於2020年10月至2021年1月,在台北的北師美藝館舉行。那時各國各地都在對抗COVID-19而弄到焦頭爛額,根本是沒法出國。只有台灣仍能舉辦這類型展覽。

讀書浪人

AdrianAu

自從當過書店店長後,閱讀書單中,多了跟「書」有關的:包括書的製作、作者如何生存、編輯分享、書店營運辛酸史等。以下介紹的書,是在七分一書店@東南樓的書櫃「宛如靈魂的速度Bookslowly」購買的,店長是《書店日常》、《書店現場》及《書店有時》的作者周家盈。

回到那時光

AdrianAu

今年8、9月報了中央書局週三讀書會。講者是焦元溥老師。他以「樂讀文學:如何用音樂讀小說?」為題,介紹六本書。分別是《格雷的畫像》、《基督山恩仇記》、《包法利夫人》、《窗外有藍天》、《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及《第一人稱單數》。焦老師除了介紹書中提及的音樂外,亦試圖用音樂結構來分析寫作手法,很有趣。

人靠什麼活

AdrianAu

買書,除了講「緣份」外,亦要講「愛」。為何這樣說,留在最後才說。我曾介紹列夫·托爾斯泰的作品《傻子伊凡》及《伊凡‧伊里奇之死》,這次又是他的晚年的短篇集:《人依靠什麼而活:托爾斯泰短篇哲理故事》。編輯在書的開首有這樣的介紹:托爾斯泰在一八八O年前後,似乎經歷了一次重大的精神轉折,...

禪與藝

AdrianAu

今年8月進行了一個大規模「清書計劃」:努力將買來的書讀畢。當然,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因為買書的速度遠遠快過閱讀的速度,但只能盡力而為。以下介紹的書,就是在這情況下讀畢。這本書是在七份一書店@東南樓的看腳下書櫃買。記得店長Rachel向我介紹這書時,說一位攝影朋友介紹這書,因為攝影大師對這書讚不絕口。

我與烏鴉的距離

AdrianAu

連續兩周都是跟文學有關,這次介紹一本跟動物有關。我在朋友圈是有名的「烏鴉嘴」,壞事總是「開口中」。從機會率來說,本身就是一半,並非我特別「有能力」;但「好嘅唔靈醜嘅靈」例子太多,讓我不得不覺得自己還是「講少兩句」。至於烏鴉這動物,不論在西方東方,總有代表不詳之兆。

樋口一葉(下)

AdrianAu

樋口一葉活躍的時間,正是日本文壇「紅露時代」:以尾崎紅葉及幸田露伴為首的黃金時代。尾崎紅葉最有名的作品是《金色夜叉》。《金色夜叉》在《讀賣新聞》連載5年的小說。至於幸田露伴,他跟尾崎是同學,著名作品有《五重塔》。兩大文豪,寫作風格不同。當時有這樣形容:寫實主義的尾崎紅葉,理想主義的幸田露伴[註1]。

樋口一葉(上)

AdrianAu

很久沒有日本作品,今次就介紹日本作家及文學作品。最近參加了一個創作營,參加文學組的女生比男生多一倍。當然,這不代表什麼,不過也反應,女性從事文學創作的越來越多。但在舊時代並非如此,莫說創作,連自主生活都不能。可幸在明治時代,有位女作家可以創作,她的作品更與夏目漱石、太宰治、森鷗外...

城市與文化

AdrianAu

記得去年(2021年)出席《書人頌》的紀錄片放映會,放映會後有與導演討論環節,在場一位參加者問導演如何提升香港的閱讀文化,並說「香港是文化沙漠」。聽到「香港是文化沙漠」這七個字,突然挑起我的神經,我按耐不住,但又要忍著心中的火,對那位參加者說: 「別在說香港是文化沙漠,香港未有疫情前,你知道每日有多少大大小小文化活動?

歷史的點線面之面——抗日多少年

AdrianAu

上周提及歷史,那就繼續這話題,今次是抗日戰爭。近幾年中共將8年抗戰改成14年抗戰,即由1937年提早由1931年開始。中共選擇1931年作開始,是因為九.一八事變。相信大家心知肚明為何有這改動,是要表明中共是帶領中國人民對抗日本侵華,贏得勝利。

歷史的點線面之點——蔡焜霖

AdrianAu

曾經「有幸」與中學生分享如何讀書。幸好當時沒有家長在場,我想他們聽到我分享的內容後,會大感不滿。因為我當時說︰我現在的知識,大都是先透過看漫畫、動畫、打電動遊戲、聽收音機廣播,進而引發我去找課外讀物學習得來。如果學校課本變成漫畫電動遊戲,我相信我會學習得更好。

伊凡 VS 伊凡

AdrianAu

有人說2021年是香港獨立書店元年,短短一年多已經開了很多間獨立書店。而每間獨立書店的店長都有不同選書,無疑再擴闊我閱讀的眼界,例如卡繆《卡里古拉》、《誤會》、《正義者》、《異鄉人》;契訶夫的《第六病房》、《海鷗》、《凡尼亞舅舅》;喬伊斯的《都柏林人》等,當然還有香港文學。

太宰治的另一面

AdrianAu

近年日本文豪的華文翻譯本如雨後春筍般,不斷有新出版。與書店店長研究為何有這現象,他說大概是因為作者去逝超過50年,如果沒有基金會、信託團體、紀念館等維護著作權,那就會「出公海」,即自由出版。而出版社知道這類題材需求大,而成本下降了,所以都出「自家版」。

你唔可以再死!

AdrianAu

因為某些原因,突然放下手上正在閱讀的書,從書桌上拿起陳雪老師的新作《你不能再死一次》。故事講述讀高中的周佳君及宋東年的好朋友丁小泉,突然被殺,一絲不掛的陳屍在周佳君的桃花林,身上有不少刀傷痕跡。警方在案發附近找到持著兇器的男子,他是周佳君的父親。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