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雁東南西北飛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東引今憶:炸糯米腸

發布於

炸糯米腸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食物,家家巷口的鹽酥雞小攤都有在賣,但東引「台雞店」炸糯米腸的特殊作法,我在台灣就沒見過。

東引島上的居民有一個特殊行業--開餐車,車上冷熱飲、小吃等應有盡有,只要一通電話,隨call隨到,服務我們這些在窮僻小島服役,購物不易的阿兵哥們。

「台雞店」是其中一台餐車,除炸糯米腸之外,還有炸熱狗、雞排、炒泡麵之類的小吃。記得第一次吃炸糯米腸,還是一身菜味的時候,有一回被派工差到隊史館粉刷油漆。剛開工不久,隔壁工兵連就叫來了台雞店,我們本部連的弟兄也蜂擁而上。平時我是不太吃這些油炸的食物,不過基於好奇,我也排在人龍中,一邊盤算待會要點什麼。輪到我前面一位弟兄,他跟我一樣,也是一個菜兵。老闆大概是看他有點猶豫,便熱情的說:「小弟,來來,吃吃看我的招牌炸糯米腸,保證你吃過不會後悔!」

見他捧著糯米腸走了,我計議已定,也點了一份。老闆從保麗龍箱中拿出我的炸糯米腸,油香四溢,非常誘人。「試試我們辣椒醬吧!自己做的,很香哦!」就在老闆正為我的糯米腸塗抹醬料的同一時刻,遠方一個高大身影朝這裡走近,還戴著口罩,分辨不出來者何人。直到離我們約五十公尺距離時,我才認出是我們連長來的。

「慘!」我心裡哀號一聲,才開工就在「麻」,這下非同小可。只見身後尚未點餐的弟兄個個鳥獸散,還在掙扎要不要混在人群逃之夭夭,老闆已將糯米腸遞到面前,示意我去接。我只好硬著頭皮接下這包暖乎乎防油紙袋裝著的糯米腸,同時眼角偷覷連長的動向。看到他只望了我一眼,就轉身走進隊史館,才鬆了一口氣。

炸糯米腸果然不俗,裹粉後下油鍋炸,外皮酥脆而糯米鬆軟。米香在炸後被封鎖在腸內,待一口咬下,濃郁的香氣馬上從嘴中向外擴散,妙不可言。第一次嚐到炸糯米腸,伴隨著驚恐,但它的美味也立刻撫平了我的情緒。

原以為有驚無險,想不到這一麻已被眼尖心細的連長登入黑名單。在一次集體訓話中,連長當眾揭發我的「罪行」,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也讓我剉到極點了。

後來,「老」了以後,每次出公差,只要值星官一離開,我就泰若自若的拿出手機,呼叫台雞店前來。電話中,如果得知炸糯米腸銷售已罄,就貼心的告訴老闆:「不用麻煩跑這趟了!」當然,致電、搶購、大嚼的過程中,「提高警覺,時時戒備」是必不可少的,才不會笨到重蹈覆轍呢!

離開東引後,我就不再吃鹽酥雞小攤賣的炸糯米腸了。有時,點閱手機電話簿,不經意點到未刪去的台雞店老闆電話號碼,總是讓我會心一笑。

當年忘了拍炸糯米腸,只好放一張當兵時的照片意思意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早餐輓歌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