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C

a history junkie,a girl, nothing more

通识科,你有没有教坏孩子?

發布於

昨晚在微信朋友圈看了一篇10万+阅读,热议的文,名叫“我花了725港币,买了香港的通识科教材”。以下是该文链接,大家可自行搜索:https://mp.weixin.qq.com/s/-bBonh5ku68WB8PF6N65fQ

之前对通识科有兴趣且有一点点了解,所以简单谈下看法。

我觉得这篇文章带有很强的引导性,正如大家所认知的“通识科本身承担的基本任务是公民教育",若因做得好就成为罪源,真的莫须有了。同时,这篇文章也在说“或许是通识科教坏孩子”。

且不谈如何定义什么是“坏孩子”,出街是不是坏孩子,就具体内容而言,我有三个疑问。

首先,“第一主题”下作者的评语是“课本内容里过多对香港政府的批评”。“小政府大社会”的理念一直贯彻,也一直为很多人质疑,港政府的确很多不到位之处。如果质疑政府=负面情绪,按照这个对等,想要积极情绪就要日日歌颂吗? 

第二,身份认同意识自70年代产生,其实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变化过程,而每一次变化都和多元化的香港以及内地发生的事紧密相连。我们看到这些身份认同的选择时,除了批判,是不是也应该想想为什么同胞会这样选? 

最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通识科教坏学生,究竟有没有证据?访问下上街的孩子,究竟是多少因为学了通识科走上街头反抗政府的?如果真的有这个证据说明,按照作者初衷可以说一句:通识科,你罪大恶极!如果不是就真的莫须有了。

ps:我也很想知道,最初究竟是哪个政客每次发生大事后把锅推给一个”不会说话“的通识科?

难道仅仅因为黄之峰通识科学得好,就能说明上街的孩子通识科都好?或者学了通识科就去上街?不好意思,我脑子笨,逻辑不好,无法划等号。

政客有没有做这个研究我不知道,有一位教授(通识科委员会主席)却是在数次批评后早做过多个调查,其中一篇文链接在这里,大家自行参考:

https://news.mingpao.com/ins/文摘/article/20190710/s00022/1562754678964/青年問題真的那麼難懂嗎(文-趙永佳)

此外,想说明一点,尤其是有教师经历的人更容易理解:课本内容是一回事,如何去教是各自的选择。我不排除坊间传说中某个别老师在通识课上极端的做法,但是要明白老师的问题和课本的问题能不能划等号?更何况还只是传说。

最后,我想说,更何况,每次大的社运,不只是年青人的事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