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field

学习一点人生的经验

”制度导致灾难说“的讨论注意事项

(edited)

(again 旧文重发,网络环境日趋恶劣,在此备份)

我们这几个月经历的种种,出现了各种探讨,其中有是听出耳茧的

“某制度导致灾难”、“某制度不导致某灾难”、“既然结果一样、那么也没有谁好谁坏”问题,各种比较背后都有一些假定,而这些假定往往粗糙、隐蔽、站不住脚,问题往往在于

1)探讨对象过于宽泛以至于很不一样的东西都放在一个类别里面,并且使用者把这种宽泛类别下很不一样的个案当作一样的东西比较,常见的有把整个地球分为“东、西”(多用于文化比较)、“南、北“(多用于宏观经济政治比较”两块,这当然不是不可以,但是得特别小心,证明需要严谨,不然会得出假因果关系。同样如果全世界只有两个案例,你也不能说明什么,最多只能比较出两者有不同,至于这个不同是“东西”导致还是“南北”导致的,还是正好有这两个区别,除非有很仔细的机制分析要不然也很难有结论。

2)比较是否A导致B的时候假定导致B的机制是唯一的

3)把结果想象成“有”、“无”,而不是“有多少可能有”、“有多少可能无”

4)混淆事实和伦理判断

才疏学浅,我不是想告诉大家到底什么制度会不会导致灾难,只是想给出一些这种讨论中常见的思路大坑,帮助大家思考的时候避过,而真正的因果关系证明探讨汗牛充栋,也反映问题比较复杂,更令人绝望的是很可能很难得出绝对确定的答案,毕竟这些问题的答案不是自然科学那样做实验就能获取的,还涉及的人对事物的阐释和定义,但这不代表我们不能获得比较好的解答。至少我们可以通过逻辑,筛走不及格的答案。下面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某制度导致/不导致灾难”讨论的坑,这部分是关于因果关系讨论常见的逻辑陷阱;第二部分是“既然结果一样,也没有谁好谁坏问题”,这部分集中说一下伦理讨论常见陷阱。

“某制度导致/不导致灾难”坑

1)首先,得先问:你说的是什么制度?详细解释一下这个制度的特征是什么?常见人们把一些大词用得很溜,仿佛他们都是同一种东西,但你仔细问他们,又说不清楚。比如问一下:你说的某制度,是瑞典制度、西班牙制度、日本制度还是中国制度?你说的制度是名义上的制度还是事实上的制度,正式的制度还是非正规的制度?是广义还是狭义的制度?人们说制度的时候,可以是:资本主义、父权制、民主制、威权制、“西方的制度”、“东亚的制度“等等,也可以是公司制、合伙人制、校规家规甚至文化,更甚的是,哪怕用同一个词,也不是在说同一种东西。很可能吵到最后,发现彼此讲得根本不是同一个东西,只是用了同一个名称而已。

--例子1:资本主义国家A人民安居乐业、贫富差距不大;社会主义国家B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有资源和没资源的人生活相差万里;结论:资本主义好

--分析:到底资本主义国家A当中的什么因素导致人民安居乐业的呢?可能正是它的”社会主义“因素,比如质量优良又全民可享受的医疗和教育;社会主义国家B当中的什么因素导致人民水深火热的呢?可能正是当中的父权制因素,比如资源按官僚的级别分配。虽然国家A被归类为资本主义大类,国家B被归类为社会主义大类,但发挥作用的并不是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

2)现在你确定你和你想象的(或者实在的)讨论对象在各个环节讨论对象的定义都获得一致了,那就进入下一个环节,比较得出因果结论。很多人对于产生结果的想象停留在很粗糙的想象当中,常见的有:

”如果大家都做了A,都出现了结果B,那说明A便是导致B的原因“

--例子2:S城有几个大商家,很多帮大商家发声的媒体,又充满着犯罪和穷困;Y城也有几个大商家,很多帮大商家发声的媒体,又充满着犯罪和穷困;因此大商家和帮他们发声的媒体是犯罪和穷困的主要原因,我们需要针对他们的改革。

--分析:可能S城媒体是由自由而权力巨大的大商家控制的,媒体又是由这些大商家控制的,并能影响政府分配资源,那只有通过能牵制大商家的法律重新分配资源才能减少贫困和犯罪,结论对S城是成立的;但是在Y城,商家生意虽然大但并无多大权力和地位,媒体、话语他们也不能控制(参考明清的大商人),贫困和犯罪在于连年天灾和物资分配路径不通畅,哪怕让大商人上缴所有财产,这些财产也不会分给穷困的人们,那惩罚大商人并不能解决问题。

这种错误还经常在巫医中出现,巫医中也有有有效成分的药方,经多年经验可能是有疗效的,但是他解释机制是错误的,比如烧了药,念咒,喝下去,身体便好了。巫医的解释是“药+咒”呼唤了神灵,让人身体变好。我还看到过一些使用数据模拟出历史结果的分析,他们的解释和这个巫医解释没有本质的区别,看起来似乎抓住了一些东西,但是其实什么都没说。

”大家都没做A,也出现了结果B,那说明A不是导致B的原因“

--例子3:某地海啸,淹没了所有的村子,A村完全没有筑坝,B村筑了3层楼的坝,C村筑了10层楼的坝;那说明筑坝没用

--分析:讨论灾难常见的就是马后炮,海啸来之前,没有人知道海啸有多大。没有人知道有多大,但是防范做的好的,风险便会降低,但做了这些防范,不代表就不会出事了。就像有的人天天消毒、回家洗手、戴口罩、戴手套,但是仍然逃脱不了病毒的魔抓,然而也有不消毒、不洗手、不戴口罩手套的,从头到尾都没事。但是我们都知道,消毒、防护是可以减低风险的,只是不能把风险降到零。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总会做一下防范,最后得病了也不代表这些防范没有意义。正是因为不知道海啸有多大,但只要知道有海啸,就应该筑堤,哪怕因为成本原因,有的地方只能筑3层楼,有的地方筑10层楼,也比完全不筑要合理。制度设计也是如此。

--例子4:某地海啸,淹没了所有的村子。A村没有筑堤坝,B、C、D都筑了10层楼的坝,但他们都被淹了,说明筑堤坝没用

--分析:B的堤坝质量有问题、C筑得太慢,没等水泥干大水就来了、D所在地正好受到冲击最大,筑了堤坝也没挡住。但是A早有预警,位置绝佳,本是可以挡住的,A村被淹就是因为没筑堤坝。所有村都被淹了,但是原因各不相同。


很多时候,既不能说明原因A”不是“导致结果B的原因,也不能很肯定的说”是“,但是可以作出一个大约的程度判断。回到例子2里面的Y城,大商家完全没有权力,这是一个比较不切实际的假定,在皇朝时代,商人总是能找到一官半职来保障自己,也可以通过贿赂等等鱼肉乡里,但是他们对政策并没有什么决定权,也可以随时因为朝廷一句话抄没财产,这样大商家就不是最终的、最重要的因素。这种情况下,大商家是导致穷困和犯罪的原因吗?你可以说有这样的因素,但仍然不是主要原因,商家需要附着谁才能作用,那谁才是主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在Y城没有大商家仍然可以有大量穷困和犯罪,而在S城只要通过法律向大商家抽税或者阻止大商家发展过大便能解决问题。

那什么时候说这个是制度A导致的问题看起来可能性比较高?一般而言,制度A有运行逻辑,这个运行逻辑通过历史或者心理学,可以证明确实比较容易导致这样的结果。比如历史和研究都证明了公司工资高,就容易请到资质高的人,那我看到公司A请到资质高的人,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猜测是因为工资高,便是一个合理的猜测,哪怕之后发现公司A工资并不高,可能有更复杂的原因,但既然过去的经历和研究告诉我们工资和请到优秀人才的关系紧密,或者在心理上,多钱就是诱人,在盲猜阶段,这就比猜因为人人都爱老板这种理由要高。而网络讨论不少都是盲猜,也很少有人原因花精力去查资料,能查是最好的,如果要快速判断,没时间,那制度运行逻辑是一个比较好的标准,当然这种盲猜对于对制度运行逻辑和现实的认识有一定要求。

另外,因果关系还包含了自我实现的预言。比如经典经济学常假定,人是理性并且想最大化利益的,并放诸四海皆准(当然后来经济学似乎通过不断重新定义利益继续了这个假定,但我感觉有点搬龙门)。但是经济学是附着资本主义而兴起的,经典的经济学,是否能解释“获利是犯罪”的时代和民族,是存疑的,然而为什么现在我们觉得好像他解释了很多事情,这和很多人接受了这种假定,并且以此为自己的获利行为背书分不开的。不少人做一些事情,是以“人就是利益最大化的,我有什么错,这是大自然的规律”为理由的,当很多人都这么想,这种经济学的解释力便会增加,并不是说没有这种想法加持,原来的经济学理论便没有了解释力,但是这种把描述性理论变为行为伦理依据的现象,进一步增加了这些理论的解释力。同样地,通过自我实现的预言,很多人相信星座,便会行为和心理渐渐向星座的形容靠拢,等社会大多数人都这么做的时候,用星座去测性格便会很准了。

以上都是缺乏多因果想象,以及对于结果和作用原因缺乏“程度”想象导致的错误归因。接着讲下一个。

“既然结果一样,也就没有谁好谁坏问题”坑

凡是谁好谁坏问题都是价值判断题,到底谁该负责、谁该有错、谁应该褒奖,那涉及伦理原则。

1)”既然结果一样,就没有谁好谁坏问题“就隐含了这种原则假定。

--假定1:谁好谁坏由结果定,

这意味着,如果一个濒死的人,你无缘无故去走上去再劈一刀,是没有错的;因为你劈不劈他都会死;你有流感,但无缘无故跑上去对着一个很健康的人的脸咳嗽,他居然没有病,那你也没错,因为他最后还是健健康康的没病。

2)这种说法往往还带邻居:你不但去劈了濒死之人一刀,还说”你看邻居也上来踢了一下“,有时候邻居还”砍了一下“,这就涉及

--假定2:大家一起做,我就不算错

--假定3:坏事没有程度不同

3)基于2)的说法还有进一步延申:“大家都做得比我过火,被我砍应该感到幸福,因为我已经很努力、使用各种高级的技术、精致的刀法来砍”

--假定4:努力可以为伤害性行为加成

--假定5:技术和艺术可以为伤害性行为加成

上面的有些假定,抽出来看都十分荒谬,但是讨论时候塞入时、地、人,就显得很有道理了,所以也是很大的坑。

暂时就想到这些。上面的东西都很粗浅,稍微学过社科方法的一般都会接触到假因果关系等等的课程,伦理讨论更是另一个很大的领域。个人对于这两个领域认识也就只是入门,但即使如此还是在网上看到不少人讨论时连基本认识也没有。写这些没有查参考资料,因为我懒,我也不过是道理的搬运工。如果想更深入认识的话大家可能得自己去查书了。我是以一个普通人思考这个问题时候自然产生的原则作为依据来写的,所以涵盖的范围很小,但还是希望能帮助大家提高思考质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