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兒

只是一個喜歡寫作的靜態女子。

阿昌,你是誰?

你是誰?我認識你嗎?我應該認識你嗎?
某個早晨


這天,小夜加了班,

忙到凌晨兩點多才離開公司,

走出醫院的大門,

街道已然沈睡,

整個城市籠罩在深沉的漆黑與寧靜中。


剛解放壓力空空的胃,

此刻極需要熱騰騰的美食療癒, 

於是我掉頭往家裡的方向前進,

心裡饞著父親做的椰漿咖喱飯和南瓜湯,

回到爸媽家躡手躡腳地裝了湯和飯,

又再度驅車返回住所,

準備今夜用美食和Netflix,

 來撫慰剛剛留下來加班那個倒霉又狼狽的自己。


騎車回程的路上,

雖然剛下班,腎上腺素仍然高漲,

但緊繃的情緒已經放鬆了不少,

畢竟這工作交接後就不需要再掛心太多工作上的瑣事,

我聽著耳機裡傳來舒服慵懶的爵士音樂,

開始想念起家裡那瓶白葡萄酒的香甜。


在快到家前面的轉角紅燈停了下來,

耳邊的音樂聲也同時嘎然而止,

奇怪,耳機沒電了嗎?

出門前才充了一整天呀!


這一個瞬間的寧靜,

我開始注意到身邊有個持續不斷的聲響,

循著聲音往右邊騎樓望去,

那是一個喪家正在守喪的誦經聲。

我立馬把頭轉回來,

默默地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同時緊盯著紅燈希望它快點轉綠。


此時,一個老婦人忽然從右邊朝我衝過來,

死命地拉住我的手,近乎歇斯底里的叫喊著:

「就是她,我們要找的就是她。」

無論我怎麼掙扎她都不肯放手,

後面有個中年男人跟過來拉住她:「媽......」

她仍然沒有停止,嘴裡依然不停唸著:

「她......她就是阿昌喜歡的媳婦的樣子。」


我一時驚呆了,

抬頭望見老婦人守喪的那戶人家。

靈堂中掛著的照片,

是一個擁有陽光般燦爛笑容的年輕男子,

他正在.....對著我笑......




突然間,耳邊一陣輕柔樂聲響起,

老婦人嘶喊的叫聲瞬間消散,

我卻嚇得猛然坐起身來,

驚恐地環顧四周確認環境,

是我熟悉的小睡窩無誤。


我大口喘息,

讓急促的呼吸漸漸緩和下來,

然後趕緊離開被窩,

走向窗邊拉開窗簾,

陽光親切和煦地灑進房間跟我打招呼,

趕跑了剛剛如此清晰而真實的惡夢所帶來的身歷其境的恐懼。


面對如此不平靜的早晨,

我好像劫後重生一般,

從來不曾如此感謝那每天早上叫我起床上班的鬧鐘鈴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