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cthelion1993/ 美術史是研究美術品與時代文化交涉互動下的歷史研究,而當代讀者的閱讀及傳播也參與了美術史的形塑。五丁目期待透過不同形式的短篇筆記,提供關心文化、喜好藝術的各位一個富知識性的生活提案。

受到政治影響的藝術:蔡雲巖《我的日子》

發布於
蔡雲巖1943年的《男孩節》,繼國美館「經典再現」展後,這次來到畫家的故鄉臺北跟觀眾見面。趁這個機會來回顧一下五丁目5月在FB發表的舊文。這幅畫可以說是「藝術呼應政治,政治影響藝術」的最佳範例作品。
蔡雲巖,《我的日子(男孩節)》,1943,膠彩,173.7×142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5月5日是日本的「子供の日」(男孩節),據說與中國的端午節有所關連。在這一天,家中庭院會豎起象徵逆流而上的鯉魚旗。有些人甚至會泡菖蒲湯,據說可以防病、祛寒。

蔡雲巖的《我的日子》,正是以男孩節為主題所繪製的膠彩畫。擺設精緻的屋堂內祭祀著像是鍾馗的神像。几案上的花瓶插著盛開的菖蒲花。畫中母親手捧玩具軍機,一旁的男孩雙眼滿是好奇地望向飛機。母親低頭看著他,似在期勉孩子能成長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這幅畫完成於1943年,在日本大東亞戰爭如火如荼之際,畫家在作品中穿插戰爭元素,以符合政府的審查好尚。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當年照片,可知畫中軍機機翼上原本畫有日章旗圖案。但隨著政權轉移,畫家將日章旗改成了青天白日的空軍國徽,並且在畫面左下角添加了民國年款。像這樣會因應政權轉移而修改作品,在經歷兩代政權的臺灣畫家上時常見到。

蔡雲巖《我的日子》在1943年府展圖錄上的黑白照片,可以看到機翼上仍是日之丸的圖樣

此畫之前曾在國美館「經典再現」大展中展出,並引發有關畫中神像身分的論爭,以及對於此畫是否隱藏著反戰意圖的諸多詮釋。有些人認為:畫中母親並未將軍機交給孩子,而是緊握在手上,而孩子的態度似乎有些困惑,折射出創作者與一般民眾不認同軍國主義的心態有些人則認為:母親正在向男孩灌輸軍國主義,而畫中神像的武士刀正好指向母親頭頸旁,暗示畫家實際上反對軍國主義。

上述對畫作意涵的不同解讀,仍有待研究者對畫家史料及時代脈絡進行更深入的研究,方能有所定論。也有可能根本沒有結論,但這些解讀與論證的過程,或許正是藝術史研究的趣味所在吧。附帶一提,這幅作品在2021年10月,於北美館「走向世界」中展出。


原文刊載在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粉絲專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國美館「經典再現-臺府展現存作品特展」:空有臺府展空殼的名作大拜拜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