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605 

關於唸碩士/研究所這件事

Danny Chew 周兆鴻

那為什麼要讀研究所?這應該是每一個萌生讀研的人,需要反覆自問自答的問題。雖然很多人笑說論文這個東西只有你的老師和你自己看而已,但我始終覺得,書寫就是一項紀錄歷史的見證,到了適當的時候,還是會對社會和自己起一點作用。

寫作,作為一種自白的行動:一個來自馬來西亞的招呼(遲來的新人打卡)

Danny Chew 周兆鴻

寫作對我來說,是一個需要付諸思想及自我對話的行動,甚至是很私人的一件事。相信多數有原則、理念和堅持寫作作為一種思想行動的作者,都不可能讓所寫的文字存有一絲的謊言。我想這也是很多作者在發布文章引來討論,面不改色的理由:我手寫我心,方能對得起天地良心。

1

你如何看待馬來西亞的多元族群?

Danny Chew 周兆鴻

我們不一定要摒棄社會中的種族元素,而是可以選擇善用種族的多元色彩,來共創百花齊放的社會。近代史上,沒有一個國家是可以徹底實行單元化政策,而相信位高權重的政治人物也明白這個道理。

1

馬來西亞沙巴州的無國籍人士,該怎麼「處置」?

Danny Chew 周兆鴻

中學時期,不幸地被他們搶劫過兩次。當下被刀口指在胸口上威脅的慘景,至今歷歷在目。這讓我很長一段時間非常厭惡他們,並且長期刻意羞辱他們。

3

伊斯蘭與東南亞華人

Danny Chew 周兆鴻

伊斯蘭與華人的課題並不會消失,而是繼續長時間並存於我們所處的社會。當華人皈依伊斯蘭,身旁的人大可以選擇尊重,而非猜忌與仇視。宗教本是私人的信仰,只要出於自願,改教(包括其他宗教)便不是一件難以啟齒、需要被放大檢視的事情。

5

7/4是美國獨立日,那和馬來西亞有關係嗎?

Danny Chew 周兆鴻

有些歷史,終將被遺忘,而有些人則賣力把它留住。一旦一個歷史事件掌握在另一個極權的手中,它將輕如鴻毛,或被打入歷史的冷宮。

隔離一年,好久不見

Danny Chew 周兆鴻

有多少留學生,在電話裡頭說出來的「我很好」,背負了多少的辛酸苦累,和看不見的淚水。在電話裡,大家講的可能都不是真話,不管是哪一方,我們都盡力表現出最好的一面,讓對方知道我們都好好的。

1

馬來西亞華社真的該急著承認獨中統考(UEC)嗎?

Danny Chew 周兆鴻

筆者希望, 社會大眾及各族群看見華文教育對於馬來西亞各領域的貢獻,而不是以族群、政治或語言的角度思考教育。

寮國札記

Danny Chew 周兆鴻

大二升大三的盛夏,一個人翻山越嶺,走了東南亞(新、馬、泰、寮、越)五個國家。當時在寮國的 Luang Prabang 租了一輛摩托車,出了人生最驚險的一次車禍,第一次慢動作看見人生跑馬燈(即使沒什麼人生)。好在大難不死,被送往醫院後所幸在寮國多待幾天養傷,延遲到越南河內的行程。

【捍衛,你不喜歡的聲音】

Danny Chew 周兆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