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y Chew 周兆鴻

馬來西亞「北婆羅洲」亞庇人,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畢業,現就讀於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碩士班,《大馬青年》專欄作家。作品可見《大馬青年》、《中國報》、《星洲日報》、《獨立評論》。 曾任影音工作者、獨立書店員(唐山書店)、議員助理、研究助理。 平常喜歡、攝影、音樂(阿卡貝拉)、旅行、閱讀。曾幸運獲得台灣政大金旋獎(歌唱大賽)重對唱組冠軍,也騎腳踏車橫跨東馬、越南、柬埔寨。 「君子莫大乎與人為善」。

寮國札記

發布於

大二升大三的盛夏,一個人翻山越嶺,走了東南亞(新、馬、泰、寮、越)五個國家。當時在寮國的 Luang Prabang 租了一輛摩托車,出了人生最驚險的一次車禍,第一次慢動作看見人生跑馬燈(即使沒什麼人生)。

好在大難不死,被送往醫院後所幸在寮國多待幾天養傷,延遲到越南河內的行程。

民宿老闆免費給我多住兩天,希望我痊癒了再離開。在不說英語的地方患著傷生活,坎入一個陌生的環境假裝「自己人」,只能自我密集訓練學了一些寮語自保。而且當下我頹廢的儀容配上短褲拖鞋,當地人應該不會認出我是外國人。

那幾天,幾乎一整日坐在民宿外附近的河邊,網路不好,只好鬱鬱觀察河川,觀察寮國人的生活:慢條斯理、隨性、快樂、實在。這裡沒什麼高的建築物,所以可以看見後方隔層迷霧的高山,還能感受高山送來的風,輕撫我麻痹的身軀。我不記得,當時具體思考了什麼,但這樣的記憶至今仍迴盪在我腦海。

當初是看了村上春樹的《你說,寮國有什麼》,我才斗膽決定到這個陌生的國度尋找自己。在海灣和山脈之間成長的我,對天空和風有特定的記憶和認同。相較高聳入雲的建築物讓我感覺壯觀,我更嚮往在山脈下體驗渺小,覺悟而思考:山外有山,何以謙卑而行?

「如果我當初有看好路,就不會受傷了」、「如果不來寮國…..」、「如果……」。

悲天憫人沒啥作用,想辦法繼續走吧。帶著行李,帶著在琅勃拉邦買的書,搭上那台耗時24小時的巴士,前往越南河內,前往下一個未知之地。

#太想旅行了

#寮國

#回顧過去

#防疫下的喃喃自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