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照立此

探寻者

国家随笔-法兰西

最近,我对法国的好感日益淡薄。然而,在小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反而就是法国。

这种好感,和从小受的教育是分不开的。如果说,我们教科书中的共产主义教育有一条道统的话,可能就是法国革命-俄国革命-中国革命这一条主线。

于是乎,我们无论从文化上、法律制度上、意识形态上,都受了法国很多影响。

但是,最直观的感觉,莫过于法国大革命,以及一系列的革命史观。

可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的缘故,当我看歌剧悲惨世界的时候,看到一群年轻人,摇动着三色旗,藏身于街垒之后的时候,我反而有一些心潮澎湃,并且觉得,这就是我心目中的法国。

新潮澎湃归澎湃,骨子里面,我只是躲在电影院里,让一群演员替我慷慨激昂了一番。鲁迅所说的,又英雄,又稳当,大概说的就是我的这类行为。尽管我可能没有鲁迅真正要批判的对象那么卑劣。

看的法国历史多了,对这个国家的观感,渐渐复杂了起来。

网上所谓的什么辱法小段子,我也看了不少。尽管讲的东西好像是宏大的历史,但内容在我看来,相当低俗。

无非是把嘲弄地对象,换成了一个在亚欧大陆另一端的国家而已。本质上说,和嘲弄一个人或者自嘲的脱口秀,高级不到哪里去。

更何况,脱口秀背后,是相通的人性。法国小段子背后,是某种非我族类的幸灾乐祸,这种情感,古已有之,而且并不因为它的古,显得更加高尚。

但话说回来,脱口秀的低俗,并不意味着法国这个国家,没有它的问题。

如果说真正的问题,在我看来,就是和理性主义一脉相承的傲慢。

法国人的傲慢,来源已久,至少也能追溯到路易十四身上。然而这种傲慢并不是我说的那种。

我说的那种,是自以为掌握了人类发展的真理,试图用自己,或者卢梭伏尔泰什么人的一孔之见,来改造乃至于带领其他人进步的那种傲慢。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更深层次的堕落,它将自己,提高到了某个拯救者或者类似的位置上。与此同时,又将其他人,放在了一个待拯救,待改造,待扭转的位置上。

人把自己当作神明的时候,他的堕落,就已经无以复加了。

体现到法国身上,就是它的政局,变得单薄而动荡。

我不想列举第三、第四两个共和国换了多少个总理,尽管这查起来并不困难。

我想强调的是法国人给人的这种印象,这是一个被激情牵引着的国家,常常被她的理念激动,做出一些看似伟大的东西,不考虑这些伟大往往像烟花一样收场的话。

我曾经以为这是一个国家的浪漫,后来才发现,这并非国家之福。

再后来,我才进一步发现,这是人类共同的罪孽,能够超越这种罪孽的群体,反而让我更加崇敬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