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照立此

探寻者

淡然

据说,学问有三重境界。到达最后一重境界的时候,看山它就是山,看水它就是水。

这话是有道理的。如果把学问比作行路,路上的惊险奇崛,归根结底,还是经历太少的缘故。经的见的多了,惊险也就不成其为惊险,奇崛便不复作为奇崛。

到了这一境地,所看的东西,大致就是一种平凡中的广大了。

平常的道理,用一颗真心去看,往往能看出更长远的趋势。因为,这道理是平凡的。因为其平凡,所以能够致久远。因为其平凡,所以大家能够实行。因为其平凡,反倒能够集中人心。

认准了平凡,积跬步而致千里,才是所谓的大道。

我看到的社会上,肯从平凡当中,踏踏实实做事情的人,少之又少。少数几个这么做的,又难免陷入于僵化死板,靠着拼苦拼累拼命,希图超越别人。

忍人之不能忍,看着好像踏实,骨子里依旧是一种奇崛。无非是把伤敌的法门,变化一下,变成先伤己,再伤敌。自损八百的时候,想的依旧是伤敌一千。就此一节,已经相当不仁了。

仁,按照小学的方式训一下的话,其实就是人。如此说来,忍人之不能忍的这种法子,是一种直愣愣的异化。

就是把自己不当人的同时,也不将别人当人。

这种人多了,社会是什么样,可想而知。

如何祛除这种人,我不知道。至少在这个时代,这些人被批量的产出着。

我所知道的,大概就是独善其身,然后冷笑着。

冷笑这个时代,也冷笑我自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