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照立此

探寻者

冷眼旁观键政圈

發布於

大众政治时代的媒体,照我看来,是要比前现代极端的。

在前现代社群,或者说熟人社会中间,大家对政治家和意见领袖的判断,是基于日常相处的。

在日常的相处中,一个人的好和坏,说话靠谱与不靠谱,自然而然会显现出来。并不需要更多的技术手段。

交通和通信的发展,大众政治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此时的政治家也好,政论家也罢,或多或少的,成为了某种程度的交易者。选民付出选票,政治家回报以相应的政策。

在这种情况下,意识形态就是品牌,口号就是品牌,主义就是品牌。

政治家的政治论点,越来越成为一个抽象的、标签化的品牌包,而政治家的人格,已经隐没不见,展现出的,是个类似竞选团队共同人格,不精确的说,像是一个法人的东西。

在我看来,无论政治立场如何,乔拜登和希拉里之不讨人喜欢,正是因为这一点。

而桑德斯和特朗普,则和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被精选策略诱导了这么多年的选民,总有希望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时候。

哪怕这个人是特朗普。

---------------------------------------------------

中国的键政圈,和美国的情况大有不同。说成是一群小知识份子的自嗨,并不为过。

大家背后没有什么社群,没有什么社区。没有真正靠得住的根脉。

大家所谓的阶级立场,无非是多被剥削点,少被剥削些。官商勾结的早与不早。

总而言之,不是帮忙,就是帮闲,帮忙的少,帮闲的多。

所谓的文责自负,只要不被强力机构找上门来,大致上是没有的。

有的,只是一些有点思想,又不大敢说的人,在网上找到一些同道而已。

---------------------------------------------------

交流是个很有趣的事情。它能够确认人与人的爱,也能确认人与人的恨。

键政圈的人甫一接触,就能发现世界上有多少人恨着自己。

于是键政党们就开始抱团。

同时,开始向自己的对手,宣战。

建政党党徒们手里并没有什么实在东西,只能借力打力。

一部分人,选择了欧美的普世价值,这部分人被叫做公知。

另外一些,则选择了某种更鸡贼的做法。

大家把他们叫做五毛。

早期的公知,充斥着各种历史真相党之类的人,内容十分混乱。

有些只是单纯的崇洋,有些本身就是资本家的喉舌,还有些,是说些平时不让说的,借以圈一波人气。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先驱者。

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不过是调转了枪口的老红卫兵而已。

-----------------------------------------------------

早期的五毛,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和公知在认知方法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最重要的区别,如果说起来,大概是互联网的意识形态藩篱竖起来的时候,他们站在了另一边而已。

他们中间有毛左、有新左、有西马,后来风靡一时的工业党,和他们呢相比,不过是小字辈。

其中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群体,叫做自干五。

在后来的时间线上,自干五被后续的事实抽肿了脸。

但在当时,他们还是很真诚的。

------------------------------------------------------

在那时,无论是公知还是自五,其实都觉得自己是个什么人物。

也真诚的相信,对方就是邪恶而可怕的敌人,对着伟大的中华民族,包藏着不可告人的祸心。

于是,网上的纠葛,往往从火爆的争论开始,到火爆的谩骂告终。

他们是从洗脑教育开始的,也真诚的相信,社会上都是一群愚民。只需要一些意识形态的口号,就能实现某种形态的为己所用。

真实天真的愚蠢。就像那些跑到原始人中间,妄图仗着现代科技装神弄鬼的人一样。

最后他们都被吃了。

---------------------------------------------------------

过了大概七八年的样子。新一代的知识分子毕业了。

这些人中,相当一部分是所谓的学霸,屠龙之术掌握的十分扎实。

于是,在他们眼里,不管是公知还是自五,都是某种程度的垃圾。理论方面乏善可陈。道德方面,也有着严重的缺陷。

作为新时代的利己主义者,他们有着更巧妙的理论构建,能够在不触及红线的同时,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

或者退一步,圈到更多的粉丝。

工业党就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尽管很多工业大佬几年前就在网上活动了。

在我现在看来,他们说的话,反应的更多的是社会情绪。并且加了一些自己的包装。

但是对于那个时代的公众来说,已经足够新鲜了。

于是乎,网上掀起了一股工业党的热潮。

某种被压抑已久的天朝上国的傲慢,也就飘然而起了。

-------------------------------------------------------------------

再往后,就是现在这几年了。

该狂热的,估计已经看清楚了。

剩下的,不是有恶意,就是要骗钱。

在这里,我都不想详细加以论述。

论述起来,让我感到十分的恶心。

----------------------------------------------------------------

这就是我知道的历史。

我没有理想的未来。

也没有什么乐观主义。

我衷心的为某种乐观主义而祝福,只要这种乐观主义,是真正出于幸福而产生的乐观。

我也真心诅咒我见到的种种丑恶。

尽管 我见到的,只是豹之一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