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照立此

探寻者

向生而死与向死而生

记得看过这样的一幅油画,两条龙一样的生物,一升一降,一起一落,扭转着身子,纠结在一起,仿佛分道扬镳,也仿佛融合在了一起。

就像我现在的心情,一股倾诉的欲望,想要喷涌而出。话到嘴边,又被某种黑暗而压抑的东西阻遏回去,从咽喉憋入了肝胆。

一口气,缠绵而刚硬,横亘于胸肺之中。不吐,则不快。吐露出来,总觉得自身的话语,自己的笔力,胸腹内的生命激情,断断不足以支撑其中的内核。肉身也好,灵魂也罢,无所依归而不能出,无所逃离但不能入。颠倒荒谬之处,竟无语言可说。

恐怕这个就是生命,这个才是生命。小清新所缺之处,正在于此。小粉红所恶之点,有甚于斯。如果把话语比作货币,轻浮的语言,就如同没有保证金一般,摇晃在网络当中,一撼动即摇,一捅就破。它的创作者,还要摆出一副恶魔一样的脸孔,来吓唬正常的批评。

有一种恐怖作品中,恶魔是没有形态的,刚正之人凝视之下,便烟消火灭了。飘散在网络中间,应试教育、洗脑教育、奴化教育所洗出来的言辞,下场无非如此。

网络上,尤其是天涯知乎之流,多的是这般呓语。一群虚妄的人,被文字的某种形式上的神圣所诱惑,试图引导什么潮流,最终换来的,就是这样一类东西。

人活着,终究是要说些什么的,哪怕说出自己不说什么,都是好的。

同时,胸臆中,自然还是要有些东西的。否则,自我便不厚重。自我不厚重,人就无以安身了。

数年守困,此谓之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