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https://travelwithbook.com/

週末雜談|一團混亂中過了年中

依然是一篇寫得很雜的雜談

搬家找出的第二本書

本週進行搬家,整整七天還沒安頓好。

在大學畢業前,我從來沒有搬家過,讀的大學就在台北老家附近。養成閱讀、喝咖啡的習慣,除了是家庭培養外也是生活在那個街區的緣故,之前有提過「巴黎之於我很熟悉」,那裡是走幾公尺就有一處公園綠地的社區,還有密度最高的獨立咖啡廳,一條路上有兩間誠品和其他小書局⋯⋯總感覺在我所及之處,巴黎是和台北最接近的地方。

但這樣的景況似乎在十年前有了改變。

不過我是要說因為在一個地方住了二十多年,累積了許多有型的廢物——那裡有太多好的壞的回憶,也是我最舒適的地方,從小沒事就喜歡到公園散步、溜直排輪或騎自行車,雖然住在都市卻有很多類似鄉村的美好回憶(暫時忽略黑暗的回憶)——所有的有形物對我而言都是很難割捨的,即使我幾乎不會拿出來看也不想讓他們消失。

第一次搬家,感覺自己似乎丟了幾百箱從小到大出國旅行及親朋好友帶回來沒意義的紀念品,但隔年的第二次搬家又好像還是丟了十幾箱。本來以為早丟光了22歲之前的一切,但在這次搬家(好像是我第四次搬)卻找出了許多意外的東西。

上週日找出泛黃的長笛練習曲,那些譜都是當時的長笛老師從歐洲帶回的,不論是否準備檢定考試,每天都從長音、琶音、連音、吐音開始,那個練音曲包含了許多技巧,要練指法、氣息⋯⋯那是一段無法省略的過程,所以我也不相信任何的速食法。

過幾天,又找出小時候外公送我的筆,試寫了一下竟然還有水。但太過珍惜,以前從來沒有用過那枝筆,就一直裝在紙箱裡跟著我搬到各個地方,還好它還在!

今天,找到了《在青春迷失的咖啡館》!


這是本我以為在第二個住處某次颱風天淹水時被泡爛的書,確實是被泡爛了,然後他也絕版了,但大概是我太喜歡這本書,所以當初買了兩本而完全不記得,就在這次搬家時奇蹟式的重新出現。之前很懊惱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書怎麼就不再印刷,畢竟這本書也有我青春的回憶啊。

其中還找到國中時期買的傑尼斯的眾多團體的日版CD跟海報,也不記得當初怎麼沒有丟除,或許在沒錢的時候還可以拿出來賣錢。我一直不想承認自己小時候喜歡那些東西。

竟然在第三或第四次搬家時還能打包出個人物品二十箱,可見離極簡主義還是很遠。

其他的瑣事

這幾天過的還是挺瘋狂的,忙著搬家整理雜物、購買需要的傢俱,同時又剛好要寫候選人的競選文宣,就是這幾天大家都在發參選宣言。

所以一整天的行程大概就是:七點起來喝咖啡就到原住處深度打掃,再去購買新住處需要的東西——可能是走路到超市或是搭Uber到傢俱行——回到新住處再叫Ubereat吃下午餐,然後再去附近的什麼地方採購。

一方面還要注意手機的訊息,是否有新的文案要寫,原本使用「台哥大」在新住處網路不通,我還要一直轉移陣線的寫稿,昨天還一邊在從超市返回的路上收到重要通知,就坐在路邊的椅子上完成了一篇參選宣言。

過了忙碌的一週,寫了一篇很雜亂的文章。

在這混亂中過完了六月,昨天本來到百貨公司要買書櫃卻在途中買起衣服,等我回過神時已經九點五十分接近閉店時間,來不及再採買需要的東西了,而我的假期也結束了。

另外,之前荒廢了很久,上週也開始重新在社群媒體上固定發文,但Instagram還是一發就會掉粉,粉絲頁則是沒有辦法觸及到多少人,大概是之前停耕太久或是缺乏個人特色吧。


停耕許久又恢復的粉絲頁
和Instagra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那場誤會

Chin

可以討論創作的意義/價值 平日書寫的書評、影評、劇評 固定創作系列:在巴黎的那場誤會/千年家族

13232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