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亦初

产品经理,前NGOer,前艺术行业从业者。 因过去的博客、微博都被封了,只好网络移民至此。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公开blog只能表达本人部分观点。

『科幻小说』《人件之face》

夕阳,还剩大半个,在地平线那边。“得抓紧了,再不赶快,太阳就要落山了”。路恒更加卖力的往前跑,但很难跑起来。他感觉到身体虚弱的很,像一个能源快要耗尽的机器,哐里哐汤的,歪歪斜斜,下一步也许就要跌倒。刚来的那几天他倒是很有劲,但周围密密麻麻、虚弱的人群,处在其中,他也很难跑起来。此刻他不想想那么多,趁着太阳还没有下去,快点跑吧!

远处天边,太阳又下去了四分之一,变得更红艳了,周围的天空像被染成血的颜色。一群野人,对,就是一群野人,在戈壁滩上疯狂的跑着。向着大概三公里的不远处,一小片绿洲奔跑着。这片戈壁,经过一整天的暴晒,还炙热着。这些跑着的人,脚底快要被烫破了。皮肤嫩的,似乎已经滋滋冒着热气了。但他们丝毫不敢停下来。停下来就意味着,今天,都不会有食物,也许明天,再也爬不起来。

路恒,比较幸运,在一棵树的树梢找到了,一串果实。饿极了他,狼吞虎咽,不小心,失手掉了一颗。“哎呀!”有个人被砸到了脑袋。路恒心里也“哎呀!这颗果子别想要回来了!”那人赶紧一个扑地,护住那颗果子,捡起来,慢慢站起来擦擦。他啃着果子抬头说“谢谢啊!哎?这不是路恒么?”路恒也惊讶道“老陈!”

老陈是路恒前同事,开发,比他早离开公司半年。所有开发都比路恒早半年离开公司,作为产品经理,路恒是最迟离开公司的人。

“哎,路恒,你什么时候离开公司的啊?”

“也就比你晚半年吧”。

老陈真的有好多事想问路恒。

“你怎么也走了?我们开发被开除是因为有了开发机器人,你们产品怎么也会?”

“嗨,你们开发失业是因为有开发机器人,我们产品失业是因为有了需求机器人。需求机器人会自动给开发机器人布置需求。”

“我靠!这也行!那现在还有人上班吗?”

在科技行业大裁员之前,所有行业已经经历过了裁员,这些行业的人类员工,全部被机器人所取代。

“没有了。产品经理是最后一批被裁的人。”


大裁员前,科技行业不仅制造了各种取代人类员工的机器人,甚至开发出了需求机器人。需求机器人会像人类一样消费,所有人类有的需求都可以在需求机器人身上定制出来。这种需求和消费,显得更加理性,让商业运营风险降得更低。生产端,机器人可以将生产率提高到人类的数百倍。而人一旦投身于追求无止境的生产力的提升,就没有精力消费了。消费端的乏力,导致商业运营无的放矢。人类成了商业化社会的最大弊端。

于是,一场前所未有,有预谋的大裁员在所有行业展开。裁员的同时,物价飙升上万倍。所有人的资产,被短期内掏空,被裁员就意味着返贫。科技行业是最后一个被波及的行业,产品经理又是科技行业最后被裁员的人。路恒刚刚被裁员一个多月,迅速返贫。政府的救济金还不够支付通胀后的城市租赁费。(题外话讲一讲,城市租赁费是怎么回事。城市不仅包括高楼大厦、柏油马路,还包括所有周边优质的生态资源。只要你存在于这些地方,就必须每月缴纳城市租赁费。只有那些生态贫瘠的地方、鸟不拉屎的地方,才不会收你城市租赁费。)于是裁员潮难民全部涌向城市边缘的戈壁滩。这里白天异常炎热,人类根本无法正常活动,只能躲在山洞里。待太阳下山后,再涌向周边非常小块,又有果实的绿洲觅食。因为食物短缺。人们为了不落人后,常常等不到太阳下山了的那一刻,就跑起来,跑向绿洲。

“老陈,怎么就你一个?你老婆孩子呢?”

“别提了,小孩几个月前摘果子的时候擦破了手,感染无法痊愈,病死了。老婆伤心过度加营养不良,来了场瘟疫也死了。”

“啊!怎么会这样!你节哀啊!”

出城后的第一次与老熟人重逢,就这样丧气地结束了。后来路恒便常常和老陈一起,路恒刚出城,身体还好,抢到食物也总是分点给老陈,老陈才不至于衰弱的太快。路恒虽然也常挨饿,但不用日日加班,每天睡到饱,为了争夺食物还要奔跑。从城里带出一瓶复合维生素,也还没吃完。所以竟然,整个人反比过去更加精神些。


就这么过了俩月。有一天,竟然一个机器人来派发纸质传单。传单内容如下:



路恒振奋了!“老陈,我B型啊!可以进城,也可以洗澡了!做志愿者,也可以吃吨饱饭吧!哈哈哈!”

老陈也为路恒开心,“那你明天多加小心啊!”


第二天,城门口集结了得有上千人。有个很像界王神随从杰比特的机器人在挑选候选人。面黄肌瘦的,out. 身体指标不健康的,out. 相貌太差的,也out. 最后只剩下十来人,路恒侥幸过关。

机器人带大家进城,洗漱、换衣、发早餐。路恒一边吃一边听机器人发话:一会儿投资人M先生,将给大家面试,都精神点!

轮到面试,却只叫了路恒一人进去。她第一次见到媒体上早已熟知的M先生和M太太。

“M先生、M太太你们好!”路恒落座。

“我的时间宝贵,就长话短说了。最近市面上有一款新机器人,用的是某女星的容貌,恰恰和我太太非常相似。这给我们带来很大困扰。所以我决定买一张独特的脸换给我太太,这张脸要好看而不轻浮,眼神有精神、有内容,不能太年轻,和我们的整体气质太突兀;要像一件艺术品那样,表达独特的东西。我们从候选人中选择了你,你看是否答应?我们将给你具备诱惑力的条件。”

路恒听闻很是一惊,问到“你们打算开什么条件?”

“我们可以送你一具年轻的身体和新面孔。面孔只能是市面所流行的,身体指标你可以自由选择。另外赠送你终身城市租赁费、一份顶替机器人产品经理的职位。除此之外,还有家人赠送,一个伴侣和一个孩子,各项参数可调。只有这么多不能讲条件。”

路恒想了想,马上就能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还有点激动,就说好。身体她仍然选择自己原有的指标,只是选择了更为年轻化的。面孔本来想选马斯晨,可惜没有这个选项,最后选了克莱尔·丹尼斯。

换面孔到善后的注射各种试剂,用了半小时完成。路恒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脸的全貌,还是在别人脸上,感觉有点奇怪。

M太太问M先生:“你看我,好吗?”“不错,不错!”俩人就再没看路恒一眼。


杰比特送路恒出府。

“你伴侣和孩子都在家等你了。想怎么回家?要我给你预约辆车吗?”

“啊,不用了,好久没回城了,我想自己走着看看。我走了,再见!“

没走多远,杰比特在身后喊到:

“记得自己的责任,做好一个机器人该做的。”

————————————————————

谨以此文献给马云先生。


欢迎给待业中的作者打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