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亦初

产品经理,前NGOer,前艺术行业从业者。 这个公开blog只表达本人部分观点。

[搬运]新疆断网不利维稳(09年11月)

發布於

     7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回答新疆部分地区互联网和手机服务曾中断的提问时说,乌鲁木齐暴力事件发生前后,境外势力频频使用手机和互联网进行策划、煽动、串联。事件处理过程中,自治区有关部门对此采取措施,是为了处理事件,维护当地社会稳定的需要。时至今日,四个月过去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称新疆总体事态稳定,形势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可新疆的互联网服务距离全面恢复,仍然是遥遥无期、手机短信服务依然不能使用。

      11月10日据新疆卫生厅11月9日通报,新疆兵团报告1例甲流死亡病例,此为新疆自甲流发生以来的第四例死亡病例——新疆已成为我国内地甲流死亡病例最多的省份。据新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称,目前新疆的疾病防控部门几乎都全力在做甲流的防控工作,开通的疆内网上有许多甲流防控的知识。但是也仅有甲流享受网络的特权,而对艾滋病这个新疆感染人数排列全国各省前几名的疾病的防控,则无暇顾及。而在艾滋病防控领域起到无可替代作用的民间组织,因为依赖网络传播咨询、建立联接,工作则陷入全面的停滞。

      新疆地域辽阔,一个城市距离另外一个城市少则几十公里,多则近千公里,在城市之外的人们想要得到合适的医疗,比内地许多省份更加困难。所以在甲流或者其它疾病的防控工作中,预防是格外重要的环节,这离不开正确的信息资讯的及时散播。价格低廉、方便高效的互联网则是新疆疾病预防的福音。如国内其它的省份,新 疆网吧和网络也已遍及了村落,不用离家几十公里,在村子里,那些急需的知识便触手可及。

      而现实的状况是,在甲流已经扩散的边远小城市,每天在各种小道消息中不明真相的人们已经开始恐慌,消毒水和口罩都早已脱销。除了每天电视上倏忽即逝的新闻,人们得不到更多关于这场世界级流行疾病的资讯,被世界抛弃的孤独感(除了电话和传统邮政通信,没有任何与外界联系的方式)更增添了恐慌。

      疾病防控的困难只是互联网缺失所造成的众多麻烦中的一个而已。失业者需要用腿代替鼠标,从“7.5事件”重创后孱弱的经济中去寻找就业机会;依靠互联网作为商务联络的中小企业,不得不在内地寻求昂贵的网络代理,很多面临亏损,有些小企业已经倒闭;往日丰富的网上资讯,如高考、其它医疗信息等和生活息息相关的资讯,一概全无,新疆像是从互联网世界蒸发了。

      之前在答记者问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曾说为了控制局面,对互联网实施了管制,这是世界各国都会采取的措施。但世界上遭受过恐怖袭击,发生过骚乱事件的国家和地区,没有哪一个像新疆这样,在中国国土约六分之一之大的面积上,进行了超过130天切断互联网的措施。通常各国政府的做法是,开设负责网络反恐的安全部门、与国际网络反恐组织进行合作、与相关民间团体保持有效的沟通和合作。

       新疆继续断网,不利於疾病防控、不利於经济复苏、不利於人民群众的生活需要,资讯不通畅容易造成恐慌,和更大面积的疾病与流言的流行,只会对维护新疆稳定造成更大的麻烦。古有闭关锁国,已被后人认为是愚昧的国策,闭网锁疆也只是反恐手段匮乏的显示。努尔・白克力说网络管制的时间不会太长,然而明日复明日, 新疆网络依旧没有开放的迹象。热比娅后面还会有冷比亚,断网不是维稳一劳永逸的做法。希望新疆自治区政府能权衡利弊,尽快开放新疆网络,至少是在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部分开放网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