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2 articlesIn total 65491 words

自學日語靠譜指南

世々之友

我相信網路上不少朋友是自學中or準備自學日語的,貓老師當然希望有更多的人來我這裡報班,但總會有友鄰因為經濟、時間問題無法實現,為了顧及這一部分自學者,在這一篇中我來細緻地講講如何自學日語。學好語言的先決條件:毅力 如果沒有毅力能持之以恆,真的不如不要開始,哪怕拿這個時間娛樂一下...

【譯】中國的菓子與茶

世々之友

幾十年前的茶點,與今日有什麽異同?

關於如何申請日本的碩士/博士

世々之友

可視爲申請日本的研究院的全面指南,最後附有一些日本生活tips。

日语教学心得(持续更新中)

世々之友

這是我個人在最近的2-3年内從事日語教學的心得總結,因爲語言學習的共通性,很多的體會也不僅適用於日語,希望會對 對語言學習感興趣的 朋友有所幫助。

日本古典詩歌的世界

世々之友

除了俳句與和歌,日本的古典詩歌我們還該知道哪些?

1

千年間的文化紐帶——訓讀

世々之友

日文中的【訓讀】是什麽?爲什麽它能起到鏈接中日文化的作用?

1

【譯】《亂髮》——與謝野晶子和歌選譯

世々之友

日本的近現代是一段很有魅力的時間。由於開始全面學習西方社會,推動了東方古典和西方現代的全面融合。同時因經濟開始快速發展,女性開始擺脫以往的束縛走上社會,這種積極向上的熱切力量也反映在了每個人的身上。與謝野晶子是我很喜歡的一位女流歌人,古典素養出眾,其翻譯的源氏物語至今仍然盛於坊間。

【譯】文語譯方丈記

世々之友

漢文與日文間有千絲萬縷的聯係,既然日本的古人可以以漢文訓讀的方式享受漢詩文,今天的我們能否用更貼近原文的方式享受日本古典?本文以《方丈記》做了一個嘗試。

1

WHAT IS EJU(日本留學考試)

世々之友

什麽樣的學生才適合參加EJU去日本讀大學?希望這篇可以涵蓋一些基本問題的解答。

爲什麽我推薦學習古典?

世々之友

我很喜歡《千與千尋》這部動畫,其中有一個鏡頭給我的印象很深。當惡臭的腐爛神在小千的幫助下洗去污垢重獲新生時,一張老人的笑臉從水中浮出,感嘆了一句話。基本上所有的字幕都翻譯成「真好啊!」或「真舒服啊!」之類。但若稍微知曉一些古典,就會發現原來河神感嘆的是「善哉。

大問題與小問題

世々之友

非主流?不知道喜愛日本文化,追尋日本潮流的朋友是否知道きゃりーぱみゅぱみゅ(中文有譯為彭薇薇)。一位日本的潮流歌手,以網絡直播出名,不僅在日本擁有眾多粉絲,甚至聞名歐洲。其形象風格如下。頭一次看到其mv、宣傳海報的觀眾一定覺得不可思議,覺得她的風格欣賞不太來。

流行的與經典的

世々之友

最近一段時間看了一些流行的網絡文學,十分吃驚。我對網絡文學的印象還停留在十多年前,那時候在我的觀念中,網絡文學還屬於不務正業的娛樂,可能如今思考方式也有變化,覺得看到了許多不一樣的東西。有的網文構思精巧,背景知識紮實,讓人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學識和想像能力;而有的作者一看就善於觀察思...

日本漢字音的世界

世々之友

上過我日語課的學員都知道,在最開頭,我會給學生介紹日語的總體特點,包括華人學習日語有哪些優勢和難點。難點的其中一條就是日語的漢字音。日語中漢字讀法常常讓人眼花繚亂,這也是華人看懂日語不難,但是想要說好、寫好卻特別難的原因所在。1、什麼是日本漢字音?

為什麼成人後很難學好外語?

世々之友

我相信這個問題一定能引起很多朋友共鳴,因為我見過實在太多外語苦手的人,有的人明明討厭外語還因為工作不得不學,難上加難。我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成年後很難學好外語。以我自己為例,在進入大學後,本來想學習法語作為二外,但堅持了不到一個學期就放棄了。

記大魔王教授

世々之友

最近夢到k教授又發郵件問我電視劇里的台詞是什麼意思,以至於醒來後傻笑,於是知道我該詳細寫一寫這位特別的老師了。那是k教授退休之前,我碩士第二年的某天,在圖書館打工的我偶遇來裁書的教授。語氣沉穩的他以少有的嚴肅的口吻問我:你定了研究題目了嗎?

我們所面對的世界

世々之友

學過歷史的人都知道,課本上是如何歌頌工業革命的。確實,工業革命給人類社會的生產力帶來了質的飛躍,多虧了各種工業生產,人的壽命、生活質量都有極大提升。想想中學學過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再看看今日的羽絨服、羽絨被加電暖器,古人要知道今天的城市生活是這般模樣,一定羨慕得涕泗俱下。

日語文字的源流

世々之友

教日語已有很長時間,接觸到不同的學習人群,很多人雖然學習日語時間不短,可是由於信息源的問題,反而對日語文字、整體感覺這類基礎常識認知有偏差。例如絕大多數人都知道日語中存在假名,但假名和中國到底有什麼關係,就眾說紛紜了。有人認為假名就是中國傳過去的,有人說假名是日本人獨創的。

日本文學的脈絡

世々之友

我以前大學時候開始學日語,學校里所用的教材是《新編日語》。那時候這本教材還沒出重排版,是那種小開本書,裡面文字全是豎排。剛開始的時候老是會讀串列,老師說的句子也不太能馬上找到地方,學了一年後才慢慢適應。這本書里的語言也有一種時代感,現在再看,彷彿民國時期給洋人編寫的國語教科書的感...

從【食彩王國】看中餐的國際化

世々之友

這段時間被困在家裡,饞蟲難耐,於是我在網上看了許多集【食彩王國】,本意在解饞,加深對日本食文化的理解,同時卻也讓我對中餐日料產生了一些思考。看過食彩王國這個系列節目的人都知道,精美的食物,匠人的追求,配上藥師丸阿姨親切舒緩而又帶有磁性的旁白,完全就是日料的形象宣傳片。

日本移居+留學指南

世々之友

基本問題篇 Q:日本永住是什麼?和歸化的區別 A:簡單來說 永住=綠卡;歸化=入籍=改變國籍。因為日本不承認雙重國籍,所以入日本籍的同時也意味著放棄原有國籍。Q:有中介說買房可以拿日本永住,是真的嗎?A:這是不對的,日本官方並沒有這樣的規定。

寫在SARI肆虐的2020年初

世々之友

有人說2020是庚子年,註定不平凡。確實,在開年就如此多的新聞令人應接不暇。SARI病毒下的割裂因為一些事件,2019年開始,我就感覺到了無聲的割裂,很多人雖然彼此都相安無事,但可能早已互相拉黑。而在SARI事件中,這樣的割裂爆發了出來。去網上瀏覽一遍信息就能看到不少指責武漢人的...

「譯」徒然之事—日本古典文學

世々之友

某高僧,與一戶人家小姐私傳尺素。歲末,將往山寺修行,寄於女子,「請借筵、墊、盥、水注器以作旅具。」女子遂備齊長筵云云。此事教女子師傅聽去,思「我亦借物幾件。」行文遣去,因其文辭有趣,余亦抄錄,但與其名頭不符,實屬淺薄。唐國、新羅之人,遠世之人,我國中山賊、乞丐之類,可曾聞此?

「譯」貝合—日本古典文學

世々之友

季秋未明之月迷人,藏人少將挽指貫之裾,止攜一童僕出。霧迷阡陌,不見人影。曰:「若能尋得意趣頗深之處則妙哉。」 不多時,至某人家,林木秀美,又傳來幽幽琴聲,心甚悅。繞塀而行,欲尋破敗處潛入,不得。嘆道:「不知何人奏琴…」雖心中不甘,然束手無策,與往常一般使童僕詠之:未明時分的這妙音...

1

「譯」門當戶對—日本古典文學

世々之友

蓋葵祭時節,萬物皆顯風情,蓬門蓽戶以葵飾之,甚悅人心。童女盛裝,貼符化妝,不甘輸於他人,魚貫而行,頗有意趣。至於小舍人、隨身等心有所慕,也自然而然。然此刻一時言歡亦難長久。其中,不知何處童女,著薄紫衣,發及身長,容貌身姿皆不凡,頭中將處小舍人心有所許,取帶碩果梅枝,又以葵飾,向這...

「譯」續—日本古典文學

世々之友

白晝望春雨,台盤所(御膳處)仕女竊竊私語,「蓋宰相中將至矣,其熏香異於常人。」果然。至中宮帳前,中將道: 「昨夜侍奉父君,今晨即參,取中宮大人手埋東廂紅梅樹下熏香奉之,聊慰徒然。」言畢,獻一樹枝,意趣不凡,枝上附二銀壺。中納言君承之入帳,又備香爐,年幼仕女紛紛試香不提。

「譯」折櫻少將—日本古典文學

世々之友

玉輪明如白晝,深夜離開心存些許不忍,卻也不宜折返。悠悠而行,周圍人家尚無動靜。月光如水,眼前櫻花若春霞般漸迷人眼,較先前人家分明有意趣,遂不能行,駐足詠歌一首:這櫻花讓我無法前行,不禁越走越近念及此處曾有舊相識,逡巡間,破敗牆垣內走出一身影,身著白衣,聽得咳聲,於是急忙藏身,所幸院落荒涼,未被發現。

失去理性議論的我們將迎來怎樣的未來?

世々之友

自從懂得思考後,每一年似乎都故事很多,但2019年似乎顯得尤為不凡,在這一年,我深深地感受到撕裂。上周大陸網上鬧得紛紛揚揚的北京醫生被無情殺害的事件,其熱議讓我十分困惑。在大陸網絡上,我所見到的大多數言論都是要加强醫院安檢、派駐警察。但這個邏輯十分可笑,難道保得住醫院平安,醫生就安全嗎,醫生難道不會離開醫院嗎?

我的2019

世々之友

2019年對我來說是人生的一個重大轉折,辭職的想法甚至可以說是我突然的決定,自由職業在matters上可能並不稀奇,但對我個人而言還是很值得記錄的。我本身就職於一所私立貴族學校,待遇在眾多私立學校中待遇絕對算上層,平心而論,這樣的工作很難放棄,促使我辭職的是我眼見的一些內幕。

东亚语境下的男性——关于性别歧视的一些思考

世々之友

最近《世界性別差距報告》的發佈又讓性別話題火熱了起來,在該報告中,中韓日三國以106,108,121名列於153個調查對象的下段。“東亞三國手牽手,誰先平權誰是狗。“這是網絡對於東亞三國性別歧視的無奈揶揄。我本人是一個絕對的平權支持者,但我仍然有一些關於這個話題的思考。

雁過也,正傷心——記念F爺爺

世々之友

兩年前的年底,我突然接到以前老師發來的郵件,告訴我以前在系裏執教的F爺爺於12月13日在東京仙逝了。一時間我竟有些茫然:12月13日不是整一個月前麽。為何現在才接到通知;再轉念想到前天剛剛把給F爺爺的信寄出去;我曾天真地以為手術後的F爺爺不說康復,至少能夠邊做理療邊頤養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