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德

www.GentleMedicine.info

石牆隔離異見,藥物屏障靈魂

發布於

人月不再團圓日的碎碎念。兩個似乎無關的逸事。


* * * * * * *

太太告訴我的小故事,新來的五歲小朋友 很喜歡玩riddles (也可以說是禪機) :

一問:冷氣機 + 涼風 是甚麼?

再問:靈魂 是 甚麼?

三問:人 減掉 靈魂 是甚麼 ?

智慧小孩的自答:

一,啟動的冷氣機。 { 沒開動的冷氣機,沒有功能,沒有意義 }

二,靈魂 就是生命最寶貴的東西。

三,人 缺乏靈魂,就是死了的人。


* * * * * *

網友提問:毒苗 會否 破壞 靈魂?

哲學家:請先定義 靈魂,再定義 破壞,定義 會否。

科學家:靈魂是甚麼?怎樣觀察、衡量? 既然我不懂靈魂,所以不去深究了。無法衡量、觀察的,無法證偽的,都是偽科學,if not 反科學 (如果你繼續根據非科學方法去描述你所認識的世界 再 說三道四)。

某甲:我感到,毒苗之後,心翳著,也許沒有心肌炎、心包炎,但靈魂失了一角。

某丙:我感到,毒苗之後,肉身失去了跟靈魂的連繫,sense of desolation。

某乙:他染疫,死了。他打完針,又死了。我心很痛。我心很慌。我的掛念,我感到迷失。

科學家:Tons of bullshit! 沒科學證據,勿聽道聽塗說。

醫官:你沒心肌炎,你的心翳是幻象,甚麼松果體萎縮 沒法剖開研究 更是一派胡言。 再吵的,就轉介精神科,給你鎮靜劑、抗抑鬱藥、止痛藥,讓你暫時或徹底的,對生命麻木,對謊言麻木,對愛麻木,降低你對幻象的質疑力,害怕追求真相,就會沒事。

社會科學家:藥物阻隔靈魂,石牆隔離異見喧鬧,社會變得寧靜、太平,就如上星期日的咩咩木偶選舉,悄悄進行的,沒多少人關心,也沒有人在場內場外擾嚷亂屌,很寧靜,很好。(吵的,只在牆內和城外,管他!)

木偶高官:沒甚麼,悄悄告訴你,眾所周知,我的靈魂,早早已賣掉,有如扁桃腺、蘭尾、卵巢、乳房、前列腺、大腸再造口,都差不多,上帝做多左的就割掉,沒甚麼,人生不過一場木偶戲,忠於導演、国家,入戲最重要,不需要超然,不需要靈魂、不要自由意志。 (其實我也不肯定上線是誰,再上面誰是大導演、誰是編劇,我沒能力理解。只知有句對白:我被揀了做一個很高難度的角色,我就試試玩玩,害了伴侶和子女,我繼續扮演無悔,OK的)

哲學家:我都係先打毒苗,科學家說沒有證據毒苗破壞靈魂,我不懂的東西,就自然相信扮演專家的木偶。我要返工。 (其實我都係驚,驚染疫會即死會重症,驚不打針會失去工作,驚檢測好L煩。 Well,哲學家都係一份工,不需要研究自己的恐懼。)

某丁:腦袋是萬惡之源,保持純真就對了,聽話打毒苗,可以返工開學,社會可以恢復正常,yeah!! 我學習臣服,surrender, ignorance is bliss, seeing the silver linings. 太對抗不好。那些喊 "I shall not comply" 的,都是跟自己對抗。

科學家:思考毒苗是否傷害靈魂,都是怪力亂神,固執橫蠻,反科學、反社會。

煩膠再問:毒苗 會否 破壞 靈魂?

Who damn cares!

【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