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德

www.GentleMedicine.info

疫苗後遺症及其順勢療法處理的思路

發布於
修訂於

疫苗創傷,在順勢療法的歷史,有個專有用詞,叫 Vaccinosis。近日不少朋友問,疫苗(新冠肺炎或其他)的長期後遺症怎處理,急性反應怎處理,怎樣「預防疫苗毒」或「排解疫苗毒」,有否任何補充劑或方法呢?

筆者專長是順勢療法,本文就主要談順勢療法的概念的處理。

疫苗跟順勢療法的概念有點相似,但其實是不同的哲學基礎和實踐方法。疫苗的理論,是滅活、減活病毒 (完整或部份),在體內引發免疫反應,產生抗體,預備身體日後遇到相同的病毒時,會懂得應對,不易重病。順勢療法有類似的防疫理念,卻是用已經曾用以治癒本社區中相同疫病相似症狀群的主要療劑,給予未有發病但有高風險的人士口服相同的順勢療劑。 三大差異是: 病毒為基礎 vs 症狀為基礎;原材料「通常」為病毒(減活、滅活、部份) vs 非病毒物質的其他療劑;療劑製煉方法上亦截然不用。


【急性反應】

注射後即時的嚴重反應,請衷心信任現場的醫護,立即通知求助,不要太快離開注射現場。非註冊醫生人士,強烈建議不要在此時作任何醫療介入,也不要給予任何順勢療劑、草藥、營養補充劑之類。現時醫學框架和政治現實下,眾所周知,任何「嚴重不良反應」皆不會跟疫苗有任何「直接關係」;萬一出現更嚴重後果時,期間任何「其他治療或介入」都會被指為元兇,承擔法律後果。

如果身在印度或某些歐洲國家,有註冊順勢療法醫生在疫苗注射現場而有法律保障及相關專業醫學及順勢療法訓練,則作另話。

而「較輕微」的即時反應,如果可判斷為疫苗預期的免疫反應 (「正常」引發抗體的反應),預期可兩三天內完成消散,表示身體已能應對者,亦不建議任何療劑。此有如平常的感冒或流感,如果身體可自行處理,除身心休息、減少活動、飲食不加負擔,給予身體空間自癒外,不宜妄加干預,minimum intervention,請信任身體。


【長期後遺】

  1. Similia by symptomatology . 假設有一堆症狀群於疫苗後出現 (時間線上,清晰沒有其他因素),順勢療法的處方是「個人化」 的整體症狀群 (individualized, characteristic symptoms)。多數情況,首選是已有準確的藥效鑑定 (homeopathic proving) 瞭解其症狀群的古典療劑,病者可能是腦神經創傷、可能是血栓、可能是長期疲累、可能是異常的肌肉疼痛等,按個人的反應處理,找出可產生相似症狀群的古典療劑(similia of characteristic *symptoms*, usually with classic remedies)。此類順勢療劑,在各其他疫苗的後遺症狀上,很多可能性,較常見的有 Mercurius, Alumina, Belladonna, Stramonium, Lycopodium, Calcarea carbonica, Hellaborous, Opium, Baryta carbonica, etc.
  2. Isopathic / potentized vaccine. 如果,按症狀相似而古典療劑後不奏效,可再考慮用致傷的疫苗經順勢療法稀釋後製成的順療療劑 (isopathic, by potentized vaccine)。例如,MMR 疫苗針後持續多年的疾病,用過多種古典順勢療劑後而罔效,可能會適合嘗試用 MMR vaccine 製煉成療劑,如此類推。今次的新冠肺炎疫苗,可能會按病者所接種的疫苗品種,用科興、Pfizer、Moderna, OxfordAstraZeneca, Johnson&Johnson 的疫苗稀釋製煉後去處理。

按順勢療法的邏輯,前者 (similia by symptomatology)是正道,後者 (isopathic / potentized vaccine)是權宜 -- 除非有嚴謹的傳統順勢療法藥效鑑定實驗 (homeopathic proving),去鑑定各品牌疫苗能引發的症狀群鉅細靡遺。


【排疫苗毒】

坊間一直有提出不同的「排疫苗毒」補充劑或草藥,如 三豆湯、甘草、charcoal, glutathione, vitamin C, chelation, hyperbaric oxygen, etc. 等等,筆者沒有意見。又或者說,大家先該問,這些技術、方法,排是的甚麼毒素呢?各疫苗成份不同、技術不同,每個人的「中毒」反應也不盡相同,這一切「解毒」說法的效用由何何說起呢,如果該「療法」是無副作用的,也許是一試無妨,但其實這些說活都沒有理性基礎。

也有論者提出於注射前、後,服用該疫苗稀釋製煉成的療劑 (potentized vaccine as remedy),筆者有所保留。畢竟,人世間本有萬千種「毒」可以共存,每人對毒的「反應」迵異,「治療」的焦點,首務為個人對毒的「反應」,而非「毒」本身。


【按語】

疫病沒怎樣,但疫苗似已成了今世代的必然之惡和共業,疫苗對防控疫情有多少作用不得而知,但疫苗創傷之個案將必會出現,大眾未必要對此太大恐懼,也不要成為疫苗創傷而亂服補充劑,而藉疫情而推銷「防疫產品」、「防疫苗創傷產品」、「解疫苗毒產品」是同樣的厭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