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chKatze

德國魚貓一枚。 努力掙扎求生中。

[Matters 20] 夢遊馬特市1

發布於

真心覺得夢界與現實世界是交融的吧!作這個夢的時間,是元月5日早晨,算是來到馬特是第六天。當時其實也還不知道要怎麼經營自己的小空間(其實現在也是= =),只能且看且寫。當時對於產出的內容感到緊張,因為還蠻相信「文氣論」這概念,想想靈魂都被看透了比裸體還害羞啊,於是這部分可能就反映到夢中了吧!

記得5號當天剛開始作這個夢時,還很驚恐,因為我是先有種墜入深淵的感覺後,夢境才開始的。但夢的結果真的讓人又驚又喜!我從沒想到馬特市會出現在我的夢中!

那時的我雖然對馬特市認識還不深,然而真心覺得這裡的筆友們都很親切,正因為這份親切讓我漸漸敢嘗試把一些過往會以日記形式自己寫自己看的東西,漸漸地放到平台上給人看(一直以來都有記錄的習慣,有時間往往一篇日記都寫上五六千字 Orz 一種瘋狂碎碎念和記錄的概念。)

最初來到馬特市,雖然一度超緊張,因為覺得透過網路社交跟現實社交還是很雷同,但畢竟是透過文字,文字是最能讓我安心的存在,也是讓我最能夠不那麼害怕社交的媒介,所以也漸漸開始四處遊走、拜訪別人的創作空間,藉由別人的文字、繪畫或是拍照等等逐漸慢慢認識市民們的性格與模樣(是說,關於大家的模樣這部分保留到明天啦~各位的形象角色還在繪製中>”<)

作為第二十篇的特別版,原本是想將整個故事畫完整,但最近時間實在不夠,所以,就讓我先將第一部分放上來吧:)


記夢開始:

墜入深淵後,原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我,最後竟奇異地輕盈落在地上。我睜開眼,四周卻一片漆黑,這是哪裡?我什麼都看不見。我好慌。

然而,看不見周圍的我,竟神奇地能看見自己逐漸變得透明的身軀。看到自己逐漸變得透明,這讓我不禁思考著:這是否這就是傳說中的死亡?

如果是死亡,那也還好,然而,當我緊張地邁動步伐卻發現腳底傳來沙沙聲響,那聲響宛如枯葉被踩碎時會發出的聲音,然而,沙沙聲並沒有隨著我的步伐停止而歇息,反而突然漫天飛響了起來,霎時間,雖然我仍什麽都看不見,卻聽見了沙沙聲遠去,像群鳥般飛向了某處,讓我不禁有種直覺:那些我看不見的「它們」去通風報信了。

現在該怎麼辦呢?

我大力地吸著氣,發現週遭空氣好涼,然而肺的感覺彷彿跟身體的感覺剝離了,我並不覺得冷,我再度嘆了一口氣,開始捫心自問自己生前做過哪些壞事,想著是不是要見七爺八爺還是牛頭馬面了。

然而,漫天飛揚的沙沙聲又從某處傳來,這時,一道光閃現,緊接著,我感覺到地板開始滾動了起來,就像是機場常見的自動人行道,只是這兒是弧形的。

腿部肌肉早就僵硬的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能讓那弧形的自動人行道載著我,前往剛剛沙沙聲遠去的地方。

不久,先是一道光從我右側閃現,而後又是另一道光從左側閃過,雖然受到強光刺激,讓我更加惶恐,可是卻也發現四周不再像前些時刻睜著眼還像瞎子般,什麼都看不見了。

接著,我看見了許多數據機。(超級電腦那種直立的)

那些數據機從地平面上緩緩升起(或說,因為我還被弧形的自動人行道載著,所以越來越靠近數據機)一大的排數據機閃著光,或藍、或白、或粉的光閃爍著,並越發拔地升起。由於速度還蠻快,一時間我甚至以為那其實是架太空航母一類的,而非數據機了。

我嘗試轉身想跑,然而身體完全不聽使喚。我只能定定地看著整座數據機城不斷升起,而我莫名有種預感自己將會被它吞噬。尤其在幾陣強烈的綠色閃光後,那光芒仿若是舌,而我在它面前定是食物。

然而,我錯了。

當整座數據機城顯現在我面前時,我卻沒到城下,只能稍遠地望著它,看著它繼續閃爍著光芒,然而這些光芒卻不若綠色的光一般強烈,但是閃爍的光卻像是在讀取,又或是在思考些什麼。

夢中初見馬特市。

沙沙聲再度響起。朝我而來,又往城的方向去。

我應該進城嗎?

聽著那剛剛來了又去的沙沙聲,我再次感受了一下呼吸——「好吧,那就進城去吧。」

「—— ㄏㄧㄋㄌㄉㄇㄊㄕ!」不料,我腳才舉一半,一道渺遠且宛如包覆了整個天空的聲音也包覆了我「——ㄏㄧㄋㄌㄉㄇㄊㄕ!」又是一聲聲機器滴滴滴,又或是,外星人滴滴滴的聲音。

我縮起腳、蹲下身,對那一下遠,又一下近的聲音不寒而慄了起來。

(未完待續)


p.s. ㄏㄧㄋㄌㄉㄇㄊㄕ 是火星文,好拉,是注音符號,讀法轉譯應該可以這麼唸:「呵一呢勒嘚麼忒師」不過在夢中更接近這個聲音加上滴滴滴滴那種機器聲音。

pp.s. 自從夢到被外星人解剖(還是異形模樣的外星人,重點是他還用意志傳輸說:我要解剖妳囉,然後還很神秘讓我不會掛掉Orz... 我腦子都裝了些什麼...)我就超級害怕這種科幻劇情的夢,然而科幻類的夢境還是常常出現啊,而且總是得夢中出任務真的頗累,但後來抱持著好玩的心態去看,就覺得當成寫小說的素材吧!總得心智損益平衡(?) 一下的,是吧。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