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母亲在电话里,向我要一张教师资格证

我的回答是,“够了!”

今晚,母亲在电话里

向我要一张教师的资格证书

可我只在小说里偷偷地想过

要如何当一名老师。我

既不能逃往高地,在低洼处

又时常被她的洪水所淹及。

就在母亲将要施展她的法术时

我的回答是,“够了!”

但在她自己世界的中心,

风暴力图改写一切,包括我的命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水上书

Lola

人间此地,我是风前客。

392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爱你,可你是谁

形色

下班带回一枝白芍药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