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n

主業為學生,副業為寫作家。 涉獵心理學、資訊工程等知識領域。 喜歡中文文學裡蘊藏的細膩情感。目前主要紀錄身心狀態日常,希望能慢慢找回寫作的熱情。

省思 - 何謂活著的意義

(edited)
像踏在水上,每邁出一步都沒有聲響、沒有痕跡,只剩自己與自己的對白。

最近常有這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受,纏繞在自己身上,揮之不去。不再像往常一樣,一本小說、一款遊戲,能快速地帶我離開這種狀態。

取而代之的是,

像踏在水上,每邁出一步都沒有聲響、沒有痕跡,只剩自己與自己的對白。

自從大學「憂鬱症」病發後,與學校諮商師開啟了長達三年的心理諮商。即使偶爾會有狀況,沒有到場;但那段時間的諮商,的確培養了「與自我對白」的習慣。

如今已畢業快一年,恍然發現或許是太久沒有「與自我對白」。所以最近一靜下來,心就叫囂著想說話。

經濟穩定、壓力驟減,現在的我不用再去為「活下去」這件事費力。

像一隻葉舟從踏上旅途,就不斷遇到暴風雨,於是目標 always 設定「逃離暴風圈」;當真的離開暴風圈後,就只能張著茫然的雙眼,望著一片風平浪靜的海洋,頓失方向。

我覺得我該享受難得的風平浪靜。回憶起痛苦日子裡想做的事,開始睡到自然醒、看完預定的小說、玩一直眼饞的Switch遊戲。

於是,葉舟停在原地,而放下槳的我,愉悅地沐浴在陽光下哼著歌。

但越是滿足了自己所想做的各種事項,反而越是迷惘。補眠總有一天補滿、小說總有看完的一天、Switch 遊戲也總有破關的一天。

當我在每個項目上到達「那一天」,生活變得更加「索然無味」。

這一瞬間,頓悟了「烙印勇士」漫畫裡「格里菲斯」說過的話語:

「不管你是生於何種階級,能否達成夢想會使你焦躁不安。夢想支持著人,使人繼續生存,亦使人痛苦,更可置人於死地。被夢想遺棄的人,心裡只剩無止境的憂鬱,大概直到死期為止。是作為名字叫「夢想」的人的殉教者的一生」

「因為生了下來,便沒辦法地只管活下去。那樣的生存方法,我是不能忍受的。」

【烙印勇士 第六卷】

我大概就像凱茲一樣。

姑且算是活下來了、並且說服自己有找到想做的事。卻在某個瞬間,意識到自己始終沒有屬於「自己的夢想」。

為了「自己的夢想」,即使那前方佈滿暴風圈也會毫無猶豫地一往無前。不是只達成「馬斯洛金字塔」底層需求,而是向著「自我實現需求」去尋找自我價值。

我想,「活著的意義」大抵是這樣的。
追逐一個能讓你看見自己價值的「夢想」。

但是我想前提還是「先能活下來」,就像金字塔是從最底部一層一層蓋上去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