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没什么才华,也不想卖弄了,纯记录。

D18:翻越3900米的觉巴山|骑行川藏线

發布於

教授客栈的厕所,很有特色。江边搭起个吊脚坑,四周木板一围,俩蹲位,坑也是木板搭的,蹲在那里有点儿心惊肚颤。但即便是这样的蹲位,也是很稀缺的资源。住的人多,早起排队入厕,本来就不是个能悠哉悠哉的所在,外面又有人对你的排泄功能充满期待,重压之下只能草草了事。从厕所到江面,高差上百米,坡度虽然陡峻,水平也有相当距离。而这恐怕也是这个厕所能被允许建在这里的原因所在,不然,每天人来人往,屎尿入江,成何体统?现下,人类排泄物无论怎样渴望着江水,途中千难万险,终是无法到达。零落成泥,护些花花草草,倒是功德无量。

早饭一人吃了一大碗面,难以下咽,但不能剩,中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吃。

整装从客栈出发的时候,七点二十,同屋里那些喝酒吵闹到半夜的伙计们,还没起床的意思。

延续昨天的行程,出门就爬坡,距澜沧江越来越高。五公里之后,突然意识到,江没啦。脚下取而代之的换成了一个村庄,觉巴村。村子位于山坳里,绿树环绕着金黄的麦田和错落的民居。

此后就一直沿着觉巴山一侧山体盘旋而上,直到18公里转头拐入另一面山体,觉巴村才又消失在视野中。

昨晚睡得不好,可是上午的状态却不差,虽然比小N同学晚了将近一个小时登顶,但平均速度达到6公里/小时,也算是个明显的进步。

行程至此,已经将近一千公里,爬了N座山,有点看厌了高山草甸。觉巴山虽然垭口海拔达到了3900米,但318一路之字形蜿蜒,山间云雾缭绕,越往高处植被越好,和一路走来的高海拔山体很不一样。道路完全是从陡峭的山壁上抠出来的,一侧常见落石堆积,一侧为陡峻山崖,又没有护栏,一边骑一边往外看,都会觉得眩晕。也正因为如此,爬到高处停车,俯瞰自己辛苦走过的路,不堪回首却也有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早上的天气一直很给力,没太阳,没雨,细碎的蓝天。18公里的时候我停下来和觉巴村告别,其时阳光穿透云层,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真想躺下来,就那样看着对面仿佛触手可及的雪山,以及雪山之上纯净的蓝天,想象着松鼠在松林里抱着松果嬉戏,随手摘朵棉花糖放入口中……

我到达垭口的时间是十一点整,比小N晚了五十分钟,比小黑晚了半个小时。垭口海拔相对于教授客栈提升1100米,行程22公里。照了张相,和如美镇遥相对望片刻,打道下山。

十三公里的下山路坡陡弯急,比上山自然惊险许多,速度不敢稍高,到登巴村十二点整。在一个乐山人开的饭馆吃午饭,骑友很多,上菜速度很慢,吃饭花了一个小时,小黑甚至在等着上菜的时候趴桌子上睡了一觉。可能正是这一觉,让小黑受了点风寒,以至于他在到达容许兵站前的最后两公里,连推车都力不从心。

午饭后开始爬坡,目的地为十四公里外的容许兵站,海拔要提升600多米。还没开爬,我已经累得不行了。你说你说,把人当猴耍好玩么,好不容易爬上去,一杆子下到底,又要爬!

可还不是你自找的,哭着也得继续。暗自在心里拟定方案,2.5公里休息一次,严格执行。小黑睡了一觉似乎满血复活,一路狂奔,连小N都甩在了身后。小N说感觉不太好,要跟在我后面慢慢骑。我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领骑,一步一步往前挪。

最终小N还是受不了我的龟速,一马当先到达终点,提前给我们订好了客栈床位。而小黑满血复活没多久后,血量迅速耗竭,被我赶上。此后我们俩一路,骑两步,推三步,再坐路边休息四分钟。直到下午四点钟,才到达位于荣许兵站前2公里处的藏家客栈,结束了当天的行程。

离客栈一公里时,大雨突至,浇了个透心凉。

客栈叫朱吉之家,海拔4100米,是此行最高的下榻处。休息一夜,第二天要翻川藏线第二高山,东达山,垭口海拔5008米,27公里到垭口,然后34公里下坡到左贡。

觉巴山下的小村庄


山路险峻,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石头来


回望来路


这不知道是什么花


今晚下榻的“酒店”


我们的N人间,还不错,通铺之间有塑料帐子隔开


我们的厕所,这次没那么惊险


这里应该也是个小村庄,民居散落路旁
客栈老板家的小孩,穿的棉衣,光的脚


PS:本文原写于2012年6月18日,2021年2月27日编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D17:芒康~教授客栈,往澜沧江里来一泡|骑行川藏线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