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嗅

我會永遠相信

記事 |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又及:我和我所管理的標籤)

發布於

2018年末一個人飛到香港聽 Clockenflap, 是為了安溥去的。

張老闆2015年在台灣辦 潮水箴言 | To Ebb ;安溥在2018年5月辦 煉雲 | Refine 時,W都飛過去了,剩下我一個人在島國等他分享。(W好像是對我說:總之就是要聽現場。ok.)

幸好,潮水箴言 | To Ebb 在Youtube上還找得到一些片段,比如高雄場的<秦皇島>,比如這個終場Encore,想看的時候可以解解饞。 而煉雲後來出了 CD,很好,那就先買CD再買 CD機。這個次序是迷戀無誤。

繼續談迷戀。是6月嗎?看到Clockenflap的名單上有安溥就馬上訂了票,接著訂青旅、機票,沒辦法,夜半就是腦波最弱的時刻。去的時候住在香港仔,青旅有人當成家在住,居家用品護膚品化妝品代購品一件沒少,走進去被分配的下舖被佔了。很好。我慫我睡上鋪。走出青旅就是海港,無敵海景,晚上的夜景也迷人,旁邊還有墳場。青旅依山傍水,果然是塊風水寶地。(附送出入不便)

買了星期五的票才知道青峰後來也會來,唱最後一天,卻也只能交臂而失之。其實,星期五那天青峰和黃玠瑋 | Zooey Wonder 都在的。 Zooey在其中一個舞台唱開場,接著換事後菸Cigarettes After Sex唱。好迷幻。好耽溺。好喜歡。

聽完就去佔位子看安溥。那時前方已經擠滿了人了。忘了帶矮凳。

燈暗下。開唱了。

Clockenflap 2018 , Anpu

聽著聽著突然就聽到了決定Cake. 是煉雲的歌。

然後就聽歌。喝酒。流淚。

是的,安溥的歌聲好催淚的,特別是這首。

決定
作詞/曲:葉樹茵

我決定讓自己快樂起來 不管窗外有沒有太陽
不管煩人的事有多少 不管愛情有沒有著落
我決定讓自己快樂起來 就好像呼吸一樣的簡單
我從來不曾試過這樣 快樂和自由非常的相像
只要我快樂起來 我一定很不一樣
我決定快樂起來 我今天就要做到


記得安溥也唱了Little Wicked Town,我回來後把歌詞抄了一遍。

邪惡的小鎮 | Clockenflap的就不放了

唱完這首歌後,安溥的演唱會變成了求婚大會。那個婚不知道要到哪裡結,不過先求了再說。求婚和被求婚的衣著全白,白衣白帽白外套的兩人,就站在我正前方。頓時成為全場焦點。我說他們。手機照相機閃光燈此起彼落,被求婚的明明很感動但只能蹲下來躲開焦點。不過現場真的很甜。很溫暖。很歡欣。

我常在想,香港真是個意料之外,卻在情理之中的城市。她對一切都包容都接受都融合。獅子山下的精神和新亞書院的學規讓人動容。茶餐廳的adaptability,民間的戲謔和Can-do精神,啊當然還有任白和唐滌生!還有很多的。比如臭臉一張其實是為了更好的服務。吃東西也要講規矩。有錢大晒呀

俱往矣

聽陳冠中的講座時,聽到陳說兩岸三地都沒在看彼此的文學作品。在香港的寫字的人還是能寫出幾千幾萬個字。一小圈人就為一小圈的人寫字。彼此不看彼此的作品。何來了解與共識。但我想說,兩岸三地的文字,會有人看的。好的文字,都會有人看的。比如新馬的人。雖然不一定能『對話』。但都默默在看的在吸收的。要相信。

應該說:我相信想讀肯讀的人還是很多的

其實我不能代表新馬耶但就是要用『我們』來壯大本來就不大的聲勢這樣可以接受?好寫到這裡我想要介紹我管理的標籤了但好像轉得有點硬不過就這樣吧(攤手)

曾經很抗拒標籤,現在就只是想如何把標籤的含義拓寬一些。再拓寬一些。實質的。想像的。都可以的。虛擬裡總有真實作底。總之,標籤不會也不要一成不變。只要我們用心了解用心寫,它們就會更豐富一些。再豐富一些。


嗯我很長氣。這篇的重點在這:

以下是我主理的標籤,歡迎投稿!

給死人的信   |  寫信

那些來得及卻說不出口,或是來不及說的話,就放這裡。總覺得有個訴說的對象,寫起字來才會更直接更有力量。也許我們可以一起練習寫信。讓時間走得慢一些。焦慮少一些。反正死人一直都在的(我們不一定)

LGBT  和更多

世界本不在框框之中。LGBT也是一個框。但我們可以把它拓寬。這標籤裏面有我們、你們和ta們的故事。其實我們都一樣。一樣曾為愛受傷流淚,也曾迷惘沮喪或是恐懼,在感情裡免不了傷害。有心或無意都好,那些傷害都是真的,也許要很久才能走出深淵。不過,『你和我的世界,痛褪去更清晰』。

讀書筆記 |  讀什麼 死人書 aka 古書 \ 糟粕 (?)

讀書時我們走進別人的生命。讀書時我們看見自己的成見。讀書不能光憑感覺,要把書讀活,自然要揣摩,要同情要理解,要知人論世,要以意逆志,要等待它如實地在心中呈現。老師說,讀(古)書要有個信念:相信我們能讀到作者的原意要相信人和人是可以(超越時空的限制來)溝通的

糗事講你知

糗事就是出醜的事,比如我釀恐怖茶就目睹了二氧化碳帶著恐怖茶私奔的事蹟。過去的當下再不好受,總是可以轉化的。付諸一笑是一種。當然,不是所有的糗事都硬是要變成幽默的敘事。面對自己的窘境,自己的傻氣和不足,要如何訴說才好呢? 歡迎來稿。

寫字的人 (先在這裡建標籤,請大家過後追踪)

我想我們可以在這裡介紹寫字的人。不用溢美之詞不用陳腔濫調。就用最簡單最實在的話來介紹自己很欣賞的,認真寫字的人/作者。他們可以是你我身邊愛寫卻不愛發表的,可以是Matters上的人(歡迎表白!XD ),也可以是自己的朋友或欣賞的作者。不一定要有作品集。或是沒什麼人知道的奇才也可以(被埋沒的好作品那麼多,總會找到的,而且我相信有很多)

我先開支票。我會寫定居新加坡的郭詩玲和馬來西亞的阿布。ta們都是我所敬愛的人。我希望能在這裡好好介紹ta們。

此時此地

『此時此地』發生的事情,其實也連結了他方、他人、其他時刻。此地亦是他方。

《字花》<開路>中,主編關天林說:

假使你仍有路可繞,荡失或許是珍貴的時刻。讓迷宮(Maze)成為繆斯(Muse),以書寫為羊毛線。失路之人是敏銳而自由的。

艱困之時,都想找同路人,但行走是一個人的事情。行走即殊途:我們為自己,跑上前方,在結界內衝撞,或者在崎嶇的山腹放慢步伐,又或者從地表之下潛行到廢墟,駐足遠眺天際線——像安全島上的燈號,每一個,先獨立地點燃。過去開闢過的秘道,讓你在白天重行,在深夜離散。我們每分秒,每天,年年月月都在尋覓,以至無限。這是不安所注定獲得的報酬。

殊途而同致。我們且走。


關於馬特市的價值

讀到@fide 發起的馬特市百科的活動時寫下的這段文字:

我們希望在馬特市上建立什麼樣的價值,怎麼建立一個更健全的生態,能夠讓百草百獸共榮,所有的好內容都能夠在其中蓬勃生長。
我希望我們樹立的是長遠甚且永續的價值。每一間公司都知道,能夠讓你公司增值的,是投資人,不是投機客。

@IrisChen 也指出:

公民社會的基礎是對公共事務有常識能獨立思考的公民,「去中心化」的概念也需要Matties主動去求知瞭解。「去中心化」雖然理想狀態在人性的弱點下看似遙不可及,但如果我們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走,不斷試錯,社區也給予建議和支持,而不是要求與責難,相信一定能開創新局。在「去中心化」理念下,社區發展人人有責,任何糾紛都希望Matters團隊解決,是舊式平台思維。

很切中要害的文字和關切。看了很感動。我沒有什麼文字/見解可以加入討論,只是想起了張懸\安溥曾說過這樣的話:

後來我終於意識到,不是一場傾盆大雨才能夠讓你感覺到雨的發生。
大部分時間空氣中都充滿了水,當時候到了,不管是憤怒還是愛,每個人都為着自己累積生命經驗。當時代共同累積的憤怒大於愛,或是愛大於憤怒,就會變成一場大雨。
我們若是需要一場大雨的發生,就不能忘記我們絕不是旁觀者,我們是組成這一切,讓雨發生的一份子。
沒有事情發生在我的生命以外,這世界發生的事都在我的生命中,每個人這樣做造成我們現在看到的現象。 —— 張懸/ 安溥
文字記錄 : W


就用這首歌作結吧

在這個世界,有一點希望,有一點失望,我時常這麼想

安溥的文字和聲音都迷人。可安溥說她不要歌迷,她要我們成為她可敬的對手。

一起組成這一切的,可敬的對手

願我們都能成為彼此可敬的對手。

5 人支持了作者

拋磚引玉:Matters社區公約初探討

【社區活動提案】共建馬特市百科,共創Matters價值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