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0 篇作品累積創作 43207 
阿嗅

我他媽的就是個神經病

剛剛在告解室説了這樣的一段話,其實我那是我第二次在CH説話。第一次説話很緊張,説的零零落落。第二次也許好一些。説了前任和現任。前任讓我認識到自己他媽的就是個神經病。而那個暴走、不穩定、不安、脆弱、傷人的自己,有時候也會跑...

阿嗅

2020年度問卷 |文字的重量 Word, matters.

一開始意識到文字的重量倒也不是從書上。那時讀書只會滑過。是老師教會了我,文字是有重量的。有些時候,文字很重很重。最重的時候,它們是一棒一喝一巴掌,或是一道道淚痕。太重的時候需要時間消化。

阿嗅

馬特市書店地圖 | 結果只能貼圖貼地址

我寫了快6小時的文稿。只為了刪一張圖片。然後就。全。沒。了。天意嗎。誰!能!體!諒!草!稿!太!快!保!存!我!需!要!看!小!鮮!肉!日劇《大叔的愛》中的我的愛劉藝婉 月樹 (馬來西亞

阿嗅

留下什麼 | 回到日常

最近重新練習打坐,從調整坐姿、手勢、了解打坐的意義,到現在的數呼吸階段。自己安排清晨七點半的早課,每天10-15分鐘。過程每每心猿意馬,導師說數到十就可以,不要執著於計數,好好的覺察自己的一呼一吸。

阿嗅

[死要帶走] 活動總結

Stevens Schroeder Like Trees Walkin【死要帶走 】社區活動一共收到了39篇稿件,包括3封給往者的信。這次的活動收集了市民們臨行前的不忍、不捨、愛和思念,令人動容。

阿嗅

記事 |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又及:我和我所管理的標籤)

2018年末一個人飛到香港聽 Clockenflap, 是為了安溥去的。張老闆2015年在台灣辦 潮水箴言 To Ebb ;安溥在2018年5月辦 煉雲 Refine 時,W都飛過去了,剩下我一個人在島國等他分享。

阿嗅

死要帶走 | 給阿嬤的信 [活動加碼/增設新獎]

阿嬤: 記得你剛走時,道士總是對你說:「放心。放手。記得保佑子孫。」每一個七都說這樣的話。說了七次。彷彿你死了以後突然就有了超能力(好啦沒了病痛算),能夠做超出你生而為人的事。他不知道你活著的時候就已經是超人。

阿嗅

社區活動 | 生不帶來,【死要帶走】中期報告

我Neueu Museum, Berlin活動至今已有12篇文章參與,看到大家分享要帶走的愛情、記憶、緣分、經驗、肌肉、靈命,還有精彩的鬼故事和觀落陰的體驗,發現原來可以帶的東西那麼多。

阿嗅

後來我築起了城牆

有些時候雨是不會停的並不管你是否有傘 葉青 大雨那段日子暴雨來得又急又猛。我躲進夢裡想躲開雨。後來雨跟著我進了夢裡。醒醒睡睡之間,分不清哪個才是夢。或是。我傾向哪個現實。『有些時候雨是不會停的。』她說。雨只是下着。並不管你是否有傘。醒着的時候勉強解決一餐。

阿嗅

社區活動提案 | 生不帶來,【死要帶走】

有一陣子痴迷於死後世界,轉世的靈魂,埃及法老的陪葬儀式。對陪葬品和屍體的處理有興趣,也是因為小時候看了《發現者》。也曾想過當考古學家,挖古人的墓,看看能挖出什麼寶。很怪吼。今天是農曆七月十五,晚上聽鬼故事,自己嚇自己時,我想起有陣子很喜歡讀的《子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