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追蹤
53 篇作品
Saki

我憧憬中的自己 | 如果你想窺探一個性別認同障礙者的內心

可能是受了太多漫畫的影響,我憧憬的自己有點太過完美。我希望自己不必太高的身高,最好是矮一點,大大水汪汪的眼睛,又長又翹的眼睫毛,小小的臉丶鼻和唇,白皙透嫩的肌膚,楚楚可憐的樣子。也不用太強壯,最好是瘦小的骨架,即使穿起男裝,剪個短髮,看起來也可以很嬌小可愛的。

mayyyonnaise

On the evolution of my dating app bio

Photo by Jiroe on UnsplashMy online dating journey started last September and there are some funny stories as ...

5
秋凉

向母亲出柜时,她问我:“是不是因为妈妈做得不好,离过婚?”

本文首发于三明治。-- 一母亲是个“来事”的女人,在我老家的方言里,这个词是夸人有主见、会办事。她的长相是八十年代画报里最常见的那种浓眉大眼的漂亮,又有生意头脑,十八岁跟小姐妹坐公交车去上海,卖的是同一批绣花枕套,上海人偏偏都围着她买。

Terry

「LR访谈」|“两个妈妈很爱宝宝,和其他家庭一样”

原文链接:“两个妈妈很爱宝宝,和其他家庭一样”引言​在成都生活的拉拉情侣原子和大白,从2018年相识、相爱,现在共同养育着一个女儿。和她们的线上聊天谈话中,明显地感觉到她们对彼此的珍惜和付出,也透露出对生活的满足和幸福。

陈三辰

我想谈恋爱,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始——非二元性别者的约会困境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Purple.Instagram @bugbrite当我在朋友的怂恿之下又又又一次在手机上安装了Tinder(流行约会/炮app),面对手机屏幕上的性别选项和身旁朋友的催促,我感到紧张,又有点恐慌,在...

k粒码

社区活动总结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2020年骄傲月过去了,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也已结束。感谢活动参与者分享了众多性少数群体的故事,用文字的力量帮助更多人看清楚标签下的一个个真人真事。特别感谢这次的异性恋参与者,是你们的贡献让这个活动超越了一小群人内部的狂欢!

阿Q公民對談

三百五十万个横渡海峡的年轻的人

⒈ 站在能分割世界的桥 还是看不清 在那些时刻 遮蔽我们 黑暗的心 究竟是什么 我的微信里有近三千个好友,其中近两千人来自性少数社群,这当中又有八成是公益相关。很多时候,由于从事性平公益,我所涉猎的圈层信息...

雷大大

Memoir of a Friendship

“在Couchsurfing中邂逅爱情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如果你遇到你的沙发主有任何不恰当的行为举止,请及时向我们报告。” Couchsurfing是一款沙发客软件。出去旅游,但budget又有限,可以选择选择入住沙发...

梓鹤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 学妹

Michelle Obama 十分钟前post了一条instagram,一转眼最高法院同性婚姻合法的判决已经过去五年了。我想到我的学妹,她是个小T,五年前的今天,也曾在最高法院门前将手中的彩虹旗抛上天空,庆祝自己和团队值得骄傲的这一刻。

Terry

“我不会是同性恋吧?”|同性恋身份认同模型

//原文链接:同性恋身份认同模型著名脱口秀主持人Ellen的妻子Portia De Rossi在分享她的心路历程时,曾经说过:​ “能明白自己是多么独特、生动的个体是件超级棒的事” Portia De Rossi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