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綠
陳曉南
主理
1 人追蹤
23 篇作品

薄荷綠—Chapter 7.2

陳曉南

在這段備考的苦悶日子中,記得那時午後常下大雷雨,放學後我拉著同學,兩人撐把傘跑到中正紀念堂,週遭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不停的風雨灑落四周,彷彿天地間降下雨幕,把一切都遮蓋住,只剩傘下的寂靜空間。就這麼一圈又一圈地繞著走,裙子淋濕不說,鞋子被我穿得都快散了,只覺得水從腳的一邊溜過腳底...

薄荷綠—Chapter 7.1

陳曉南

我們開始忙著拍照,為畢業紀念冊準備,各自分組自行取景。我們這組到中正紀念堂,大家說好服裝一致,裡頭白色套頭,再穿上制服黑長褲,春寒料峭卻讓我穿出一身汗,十七歲的我們被定格成一幀幀的照片。日子就這樣緊鑼密鼓的過去,我們即將面臨畢業後的大考。

薄荷綠—Chapter 6.4

陳曉南

高三就在唸不完的書考不完的試中反覆度過,回老家的時間更少了。同住的幾個學妹來自桃園,通常每個禮拜她們都會回家。有一次閒聊,我們幾個遠地生從來沒去過桃園,於是興起週日全室友一起桃園一日遊。我們一行人跑到中央大學踏青,其中一個學妹,熱情邀請我們去她家玩,去到她家看到她母親,簡直驚為天人。

薄荷綠—Chapter 6.3

陳曉南

升上高三,學校是否有什麼不同的安排?很抱歉,除了多一個暑期輔導,課程安排沒什麼太大變化,但是老師和同學的心態很明顯的不同,各科都會在早自習或多出的第八堂安排考試。最特別的是物理化學課,雖然我們是社會組,大考確定不會考理化,但課還是照上。

薄荷綠—Chapter 6.2

陳曉南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大哥到高雄接受新兵訓練即將結束,收到通知可以家屬會面。接下來要分發到部隊,萬一抽中外島,未來兩三年就幾乎沒什麼見面的機會。於是老媽要我週六中午一下課,立刻坐火車到台中跟老爸老媽會合,我們約好在火車上碰頭。因為時間很趕,我一路從學校狂奔到火車站,氣喘吁吁地趕...

薄荷綠—Chapter 6.1

陳曉南

接下來一年是高三,這一年說什麼我都不想再搬。之前參加救國團營隊的一位隔壁班同級生也是外地生,她租的公寓全是租給我們學校的學生,我立刻問她租屋處是否有空位,結果剛好有人畢業搬走,我二話不說直接訂了下來。那是位於南門市場旁邊巷子的五層樓公寓頂樓,三房一廳一衛的格局,客廳...

薄荷綠—Chapter 5.4

陳曉南

國文女老師離開後,一位戴著眼鏡身材瘦小的中年男老師接任。他一開頭就說我們班非常幸運,由他擔任我們新的國文老師,他不諱言地說自己在補習班兼課,還得跑到南部去教。後來聽同學說,才知道他的確是補教界名師,只不過是用化名,一些明星學校的老師都是用化名來規避督察。

薄荷綠—Chapter 5.3

陳曉南

救國團活動雖然結束了,但幾個台北的小組夥伴不時約著碰面。我們興奮地去師範大學找隊長和隊友蹭了一頓飯,在大學校門口看著隊長慌亂地介紹一下學校,在其他幾個師大隊友不時的調侃中,大哥哥般的隊長變得靦腆甚至結巴;跟高一的乾弟弟去陽明山健行,因為有不速之客突然來找我,人小鬼...

薄荷綠—Chapter 5.2

陳曉南

新年,兩個哥哥照例跟同學一年一度的聚會,老媽去她狡兔無數窟的其中之一打牌,我照樣陪著老爸守著電視有一搭沒一搭地看過年晚會。今年汽水還是有,只不過變成了一箱,水果照樣好幾種,數量終於減半,我還是努力地嗑,只是心裡沒什麼壓力。隔兩天二哥回去工廠繼續實習,大哥被同學叫去幫忙趕貨,晚上帶回一位客人,要借住家裡。

薄荷綠—Chapter 5.1

陳曉南

隨著臨近寒假,我跟兩個同學打算一起報名救國團舉辦的寒假活動。那時候救國團獨攬高中大學寒暑假的各種營隊,每個學校都有限制名額,熱門營隊很難報的上,比如東海岸健行隊、中橫健行隊。我們決定參加最遠的南海岸健行隊,沿著墾丁恆春半島縱走。

薄荷綠—Chapter 4.4

陳曉南

放假回老家,我主動跟老媽提起做學校家政課教的點心給大家吃。家政課內容五花八門,舉凡縫線打毛線烹飪所在多有,我學到一個特殊點心,之前讓我怯步的黃澄澄爛糊糊的咖喱,居然可以做成咖喱酥餃,味道還不錯吃,一改我對咖喱的反感。很少做點心的老媽,第一次充當我的助手,興沖沖跟著...

薄荷綠—Chapter 4.3

陳曉南

老爸居然請假上來台北!我被這個消息驚呆了,那個作息不變萬年不動全年無休的老爸。據說是到大哥的學校找老師談點事情。週六下午,我坐客運車一路塞去大哥的學校找他們兩人,大哥已經搬出宿舍,跟社團同學合租房子。沒有人跟我多說什麼,老爸疲憊的躺著休息小憩,大哥無語地背對著我面向...

薄荷綠—Chapter 4.2

陳曉南

高二跟高一最大的不同,就是因為分組換了一些同學,也幾乎全換上新老師,高二高三的老師基本上保持一致不再變動。新任導師也是一位戴著黑框眼鏡不假辭色的女老師,不同於高一時常神隱的那位,單身的她教我們社會科,雖然上課時數很少一週只有兩堂,但是不影響她對我們的督導,常見高高瘦...

薄荷綠— Chapter 4.1

陳曉南

隨著高一過去,迎來了第一個暑假。我想要像大哥以前那樣,跟同學跑去山上打工摘水蜜桃,錢多又可以吃個爆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得住在山上工寮,這點立刻被老媽否決。為了打消我上山的念頭,老媽把表弟塞給我,讓我幫他補習他那無可救藥的數學,大家都覺得我看起來很有耐性,應該很適合...

薄荷綠—Chapter 3.4

陳曉南

感到不習慣的除了我,還有老媽。高一上學期開學後大概兩個月,有天晚上房東太太突然告知有人來找。大哥帶著老媽來訪,我趕緊下樓三個人走在外面漆黑的巷弄間,拖著一路長長的影子,那種感覺很突兀,總覺得老媽應該在家裡,不是在這陰暗陌生的馬路邊。

薄荷綠—Chapter 3.3

陳曉南

台北的小吃其實還算可以,比如青蛙下蛋就深得我心,可惜搬走後就沒再看到,不像現在珍珠波霸滿街都是。花枝羹對山裡來的我,挺新鮮的,老家只有肉羹,更多的是一攤又一攤的肉丸。我們家旁邊的大樹下就有一攤,是從小到大最常報到的小吃攤,回到老家當晚必吃。

薄荷綠—Chapter 3.2

陳曉南

來台北生活了快兩個學期,住的方面,畢竟租屋不是自己家,無所謂習不習慣,唯有吃的,是怎麼都不習慣。並不是說台北没啥好吃,只是對阮囊羞澀的學生來說,沒多少選擇。除了學校萬年不變的食堂,最常吃的就是自助餐。自助餐没啥好說的,大部份菜色都差不多,只差這家鹹點那家油點,餓的時候免費的湯多喝兩碗。

薄荷綠— Chapter 3.1

陳曉南

告別了溫暖的冬日,又回到陰雨連綿的日子。感受三個禮拜無拘無束的寫意生活,但一回到不知何時有人闖入的空間,無所不在的束縛如影隨形。在一次半夜中我猛然驚醒,耳邊彷彿還迴盪著報紙翻動聲,無形的毛線捆綁著我讓我快喘不過氣。開學後沒幾天,我忍不住問班上一個外地生,問她在哪租屋。

薄荷綠—Chapter 2.1

陳曉南

開學了,昆蟲館的食堂...

薄荷綠—Chapter 1.3

陳曉南

半個多月後,我獨自北上。老爸要上班,老媽暈車最怕坐車,大哥又出門不知忙啥去了,二哥還在工廠實習,帶老媽還不如我自己去,於是變成我自個兒去台北。兩個死黨一北一南,都唸五專住學校宿舍,只有我要開學了還不知住哪兒,連個聯絡方式都沒法給。

薄荷綠—Chapter 1.2

陳曉南

但不是所有的船從此就一帆風順。那天家裡來了一通電話,我接的。「喂,請問這裡是陳家嗎?」一個說話很快很幹練的聲音傳來。哇,挺有禮貌的,我們這裡大部分都直接問「你姓陳嗎」。我一說是,對方飛快說了一大堆我來不及消化的訊息。噼哩啪啦說完一大串聽我沒反應後,她才說: 「那妳家大人在不在,可以請妳爸接電話嗎?

薄荷綠—Chapter 1.1

陳曉南

一個初到陌生城市的15歲少女,高中三年搬了六個地方。她如何在這座城市摸索,讀書,生活,成長,度過她的17歲。高高築起的圍牆隔絕了外界的視線,一群努力活在當下的少女們,不受色彩的拘束,散發青澀薄涼的味道。

薄荷綠

陳曉南

一個初到陌生城市的15歲少女,高中三年搬了六個地方。她如何在這座城市摸索,讀書,生活,成長,度過她的17歲。高高築起的圍牆隔絕了外界的視線,一群努力活在當下的少女們,不受色彩的拘束,散發青澀薄涼的味道。